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取怨气就和打针一个道理

    神谷未来承诺今晚就回家取钱给白凡。

    对此白凡也没有说什么,他不觉得神谷未来这个精明的小女生会因为钱这种事与自己交恶。

    下午的课程过去。

    白凡与神谷未来走到多媒体室。

    这里除了一些特定的部团或者老师讲解的时候会用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无人闲置的状态。所以这里也是解决掉神谷未来身上缠绕着的两股怨念的最佳场所。

    白凡是跟着神谷未来后面进的教室,他还没打量完四周环境,就听见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回头,目光有了略微变化:“你在干什么?”

    只见神谷未来早就已经将蓝白色制服上衣脱掉,现在正在动手拉藏蓝色裙子的拉链。

    听见白凡的声音,神谷未来的动作依旧干净利落。

    她飞快地把裙子也褪下,回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种祛除邪灵或者怨念的时候,不都应该保持全身清净,不能有外物吗?寺君?”

    “我记得我似乎没说过这话。”白凡面不改色地回应。

    “嘿嘿,寺君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害羞了吧?”神谷未来格外自信地挺了挺胸,“不是我说,看见我这个样子的男生就只有寺君了,你会害羞也是正常的!”

    出乎神谷未来意料,对于这种调侃,北川寺的反应还是十分平静。

    他甚至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搭在自己的衣服上,用那双格外深邃的双眼看着自己说道:

    “反正都这样了,干脆我帮神谷同学全部脱光吧。”

    “等、等等!我只是开个玩笑!北川同学!北川同学!!!!”

    神谷未来慌了。

    她刚认识北川寺而已,下意识就往调侃对方的方向去了。

    但神谷未来还是没想到北川寺竟然这么狠,竟然伸手就过来要脱自己的衣服。

    “神谷同学。”白凡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几度,他面色冷淡:“你要是真认为死者怨念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五万日圆我也不要了,你该回哪儿去就回哪儿去。”

    不管怎么样,态度都必须放端正。

    白凡收了神谷未来的钱,当然会帮助她把怨念祛除,这是各持所需之道。

    但这并不代表神谷未来这个当事人的态度可以不端正。

    生命不是儿戏。

    前世医学生身份的白凡,对这句话的理解远超常人。

    就算长得再可爱,再漂亮那又怎么样?

    死了之后不过也是一捧黄土。

    对于神谷未来如此不配合的‘病人’,白凡并不介意让她另寻名医。

    似乎是察觉到白凡语气之重,神谷未来也是小身子一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道歉:

    “对不起,寺君。我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神谷未来知道自己玩闹的行为是对北川寺的不尊重,也诚心诚意地认错了。

    白凡的面色稍缓,他点点头。

    “你身上一共有两股怨念,一股怨念由于时间太久而且并不是针对你,所以残留下来的效力并不是太多,估计你很久之前也大病过一场或者倒霉过一段时间吧?至于另一股怨念,那就是星野奈奈死后残留下来的怨念。”

    “星野同学留下来的怨念?可是我和星野同学之间并没有矛盾啊。她为什么...?”神谷未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纯粹的恶念产生怨灵,星野奈奈并不是针对你,而是单纯针对‘生人’。或许你还认为怨灵是星野奈奈,但那其实是错误的想法。”白凡声音平淡,他顿了顿又道:“怨灵只是单纯非人的存在,她其实是可以通过你身上这一丝怨念来与你建立起若有若无的联系。”

    “如果我今天不祛除掉这丝怨念,那成为怨灵的她迟早会在有一天去你床头叙旧。”

    神谷未来面色一白。

    一想到自己有一天睁开眼会看见一脸死不瞑目的星野奈奈躺在自己床边,她就浑身一阵恶寒。

    还好现在有北川寺在。

    神谷未来小心地抬起头看向北川寺。

    “放心吧,收了你的五万日圆,这件事我就会给你办好。”白凡似乎感应到神谷未来心中所想回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寺君能不以金钱衡量我们的友谊。”神谷未来有些无语。

    自己都这么死皮赖脸想和他做朋友了,怎么这个家伙一点面子都不给?

    就算自己长得不可爱,但自己也是一个女生啊。

    她这边心里面嘀咕着,那边的北川寺竟然还真的经过思考后点了点头。

    “确实,和你这样的女生谈友谊有些伤钱。”

    “北川同学!!!!”神谷未来发出埋怨的叫声。

    “我开玩笑的。”白凡冷淡地把这件事撇到一边,拉过来一张椅子:“坐。我尽量快一点,不会让你觉得痛。”

    “......”神谷未来嘴巴抽了抽。

    要是其他人说出这句话,她可能还会以为对方在故意搞黄色,可北川寺说出这种话来,那过程估计不会让她轻松。

    “寺...寺君。”神谷未来一脸悲壮地看着白凡,“你、你下手轻一点。”

    听着神谷未来这基本上和前世进医院病人一样的说法,白凡心下也有些缅怀。

    他点点头——在神谷未来刚放松下来的哪一个瞬间,五指之间涌出黑雾,竟然是凭空插入她脑后的空气当中!

    神谷未来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白凡就已经反手将对方扯出。

    这就和血样采集或者扎针一个道理,在你还想对医生说‘轻一点’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干脆利落地抽出采血针一下子扎在你指头上,你根本还没感觉到痛苦血样采集或者注射就已经结束了。

    事实上与那过程差不到哪里去,神谷未来只觉得脑后一凉一疼。整个人莫名地全身放松许多了。

    那种感觉仿佛是一直压在身上的巨石卸下一样。

    神谷未来整个人都畅快了不少。

    小女生侧过头好奇地看向白凡的掌心。

    只见一大一小,两团淌出猩红丝线的雾气团在白凡的手掌中盘旋,彼此拉扯。

    看着这两团雾气,神谷未来不知为何竟阴冷缠身,还小小地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