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大魔王北川寺

    看着身边横七竖八倒着的人,濑树与池上两人直接软倒在地上。

    “北、北川,这事儿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就只是路过!没错!我们纯属路过!”濑树高声叫道,疯狂给身边的池上打眼色。

    “没、没错!我们只是路过!没有动手!”

    “......”他们汗毛倒竖,就差没磕头求饶。

    确实,濑树与池上作为学长,对于向学妹动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屑一顾。

    他们也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对麻宫瞳动手动脚,不然北川寺估计二话不说就要开始揍自己了。

    不是濑树和池上不反抗而是根本反抗不了。

    北川寺刚才怎么动手打人的他们都看不清楚,就算他们出手又能怎么样?反正就是一起被打?一起被对方安排得明明白白。

    那还不如怂一怂!

    “你们俩等一下,等我处理完这件事。”白凡声音平淡,可带着一丝煞气。

    他一步一步地向着傻傻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水树唯走去。

    “北、北川!我是女生,你不能...”

    啪!!!!

    一道巴掌印出现在水树唯的右脸上。

    那力度十足的巴掌,就连倒在地上的麻宫瞳都完全看呆。

    再看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学员,她好像明白北川寺今天手背为何有血迹残留了。

    “不、不要——”

    水树唯只感觉脑后一疼,北川寺面无表情地竟然单手捏住了她的头发。

    “你、你想干什么?北川!你想杀了我吗?!”水树唯尖叫起来。

    她的胆子原本就不大,现在更是被白凡吓破了胆。

    白凡没有搭理水树唯的话语,他将目光转向麻宫瞳。

    麻宫瞳苍白的右脸留有指痕,红肿起了一大块,一副任人欺凌的可怜样子。

    这都是自己造成的问题。

    怪他与麻宫瞳接触,这些校园霸凌者就会对麻宫瞳动手。

    白凡回身,又是一巴掌掌掴在水树唯脸上。

    水树唯脸都痛得抽动起来了,她嘴里哀求道:

    “不、不要,北、北川,你放过我吧!再打下去我会死的!”

    “北、北川同学,放了水树吧,再打下去真会出事的。”

    看着水树唯边叫嘴边喷出血沫的凄惨样子,濑树和池上都有些坐不住了。

    白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松开了水树唯的头发,似乎是劝说有效了。

    但过了片刻,他冷淡的声音才响起:

    “...你们两个过来。”

    “把她架住。”

    “啊?”听到前一句大喜过望的濑树与池上,听到后一句的时候都愣住了。

    恐惧压不住地从心底涌出。

    池上不可思议地指着白凡,牙齿上下打颤:

    “你还、还要打?”

    这也太狠了吧?

    “如果这次我不过来,你们会那么简单放过麻宫同学吗?”白凡的声音越发冰寒。

    确实白凡一开始只是把麻宫瞳当作好用的‘充电宝’,但不可否认的是,麻宫瞳确实让他了解到很多京北高中的事情,况且对方还是因为自己才被弄成这个样子,怎么说都得让她出口气。

    白凡向前走了一步,下一刻就被浑身发抖的濑树和池上给拦住了。

    “不能再打了啊,再打真的要出事的,北川同学。”

    “......”白凡。

    “麻宫同学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水树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让北川同学放过她吧。”

    这两个人的语气中都带着哭腔。

    身为高中生的两人都还不明白什么叫做来自社会的毒打,今天这一幕总算让他们对这一定义有了了解。他们从来没见过下手这么狠的人,似乎根本就不把死活当个问题。

    以后指不定他们俩看见北川寺就会想到今天的事情出现心理阴影。

    “我...我也觉得差不多了,北、北川同学。”

    再打下去确实要出事。

    水树唯虽说只吃了白凡两个巴掌,但这两巴掌势大力沉,她已经被打得神志不清。再继续打下去,说不定对方还会留下后遗症。

    在濑树与池上胆战心惊的目光下,白凡总算停下了脚步。

    再出气就是私怨了。

    白凡沉默着摇头,既然麻宫瞳都开口了,他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他沉吟一声,把身后两人叫过来:

    “你们两个扶她去医务室。”

    “是!”濑树和池上巴不得现在就离白凡远远的,他们急忙走过来,架起水树唯,仓皇地向教室外逃去。

    可是白凡的声音却又追赶上来:

    “你们两个等一下。”

    “......”濑树、池上。

    他们身子一下子僵住,连大气都不敢喘。

    “今天的事情——”白凡稍微拉长了音调。

    “我们保证不会乱说!”濑树高声地保证,而一边的池上甚至伸手用力地扇了自己嘴巴一巴掌表示决心。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见人就说,最好把这件事到处宣传。”

    “啊?!”听着白凡冷漠平静的声音,濑树与池上更加害怕了。

    这个人...难不成是魔鬼吗?

    一般这种事情不都应该让他们瞒住的吗?怎么北川寺还让他们宣传?

    难不成是今天还没打够,到处宣传一下让别人知道,好再过来给他打?

    他们越想越觉得恐怖,到最后直接脑补出一个大魔王的模样。

    那下一个讨伐这个大魔王的勇者又是谁呢?

    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保证道:

    “我们一定把这件事宣传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

    “那你们走吧。”得到这个保证后,白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濑树与池上急忙飞一般地夹着水树唯离开教室。

    目送着这两个人的背影,白凡只是揉了揉太阳穴。

    他让濑树与池上宣传是有理由的。

    昔日的北川寺一直都被霸凌,从而也留下了不少麻烦。白凡不希望自己三天两头就打一架,索性就让濑树与池上把这件事曝光,让那些霸凌过北川寺的团体也稍微忌惮一些。而他也不会与这些‘同学’怎么接触,顶个残暴冷血的名头也没什么。

    从现在开始,来一个不良打一个不良,来两个不良打两个不良。

    白凡眯起眼睛。

    不良就像牛皮糖,只会害怕比他们更能打的。

    只要把这些小部分人都给打怕了,那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破事发生了。

    思及此处,白凡回过身,关切地问道:

    “脸上的伤痕没多大问题吧,麻宫同学?需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