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章.想让我们死(8000字目标达成!)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三百章.想让我们死“咳...这就是我和英助叫北川小哥过来的最主要的原因。”田中高志干咳一声,解释了原因:“北川小哥的素材之所以那么逼真,并不是特效一类的东西,而是因为他本身就出入各种心灵景点,那些心灵景点可能有比这一次急士乐园还要凶恶的地方,有他带队的话,我们也能更加放心。”

    这些话听得户部田都是一脸懵逼。

    他看着北川寺犹豫了好久,才小声地吐出了一个称呼:“北川...法师?”

    静——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面色一变,两个人嘴巴对着户部田张了张,最后又闭上。

    刚才还活跃的气氛一瞬间压抑下来。

    似乎户部田碰了一条绝对不能去触碰的底线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北川寺才看向宫本乃琴说道:“你刚才说你有事情要找我商量对吧?具体来说是什么事?”

    他平淡的语气让宫本乃琴微微一愣:“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不知道方不方便,我们去外面谈。”

    看来应该是宫本乃琴的私事,不然也不用避嫌了。

    北川寺点点头,随后又回头看向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我去去就来。谈完再确认我们那天合流的地方。”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就与宫本乃琴走出cure咖啡厅,剩下户部田与山口英助、田中高志三人。

    一见北川寺离开,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山口英助就看向户部田,语气讶异:“我真没想到,户部田你竟然敢对北川小哥说那个称呼。”

    “那个称呼?啊,是北川法...”户部田恍然大悟,刚要把那个名称说出来却被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死死地捂住了嘴巴。

    “快住嘴!你难道真想让北川小哥把你一个人扔在急士乐园里面吗?”

    田中高志双手死死地捂住户部田的嘴巴,声音惶恐。

    呜呜呜!!!

    户部田挣扎好久才勉强从田中高志还有山口英助手下脱身。

    他一边呸呸呸着,一边喝了口咖啡,不理解地说道;“有那么夸张吗?”

    “那可是北川小哥绝对不想听见的...咳咳...总之只有‘法师’这个称呼是禁止的。”山口英助神色严肃。

    见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满面认真,户部田也没犹豫,连连点头,许诺自己绝对不会再去用‘法师’这个称呼去叫北川寺。

    与此同时,另一边。

    宫本乃琴带着北川寺来到路边,看向北川寺:“北川君,实不相瞒,我有一件事想要你帮忙——”

    她话还没说完整,就已经被北川寺结结实实地打断了:“是关于彼岸花的事情?”

    宫本乃琴一脸讶异:“你怎么知道?”

    她话还没说完,北川寺就已经猜测到她的想法了?

    难不成是未卜先知亦或是读心的能力。

    可这样也好!越是这样,宫本乃琴越能相信北川寺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能力。

    但似乎连她这一想法都被北川寺完全看穿了,北川寺继续说道:“这并不是未卜先知亦或是读心一类的能力,而是简单的分析观察。”

    北川寺指了指喉咙,不徐不疾地说道:“首先是声音。你与彼岸花应该是亲人关系,你的声音与她差不多,很有辨识度。”

    “再然后就是神情观察,我早就注意到了,在提到前面山口英助、田中高志他们提到‘彼岸花’三个字的时候,你的手指会下意识地抓紧自己的挎包——就像现在一样。”

    什么?

    宫本乃琴顺着北川寺手指指向看向自己。

    不知何时,她的手指已经紧紧地抓住了挎包的另一端。

    看着宫本乃琴松开自己的挎包,北川寺继续说道

    “这可能是你紧张时的小习惯,也有可能是你感到不安的信号,总之不管这信号代表着什么,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了,为何你听见彼岸花小姐的名字你就会有这种反应呢?”

    宫本乃琴面色微变。

    她本以为北川寺拥有一些特殊的读心能力亦或是未卜先知能力,结果对方反过来和她讲走近科学?

    这也太不灵异怪谈了。

    在宫本乃琴这种表情下,北川寺将话一口气说完:

    “答案也很简单,我听山口英助说过,灵异怪谈博客主彼岸花有一个写恐怖的姐姐,她之所以从事这一行工作,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姐姐灵感。”

    北川寺的目光直接注视着宫本乃琴,那炯炯有神的眼神让宫本乃琴犹豫万分,最终吐了一口气:“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彼岸花是我妹妹。她在一年前接到那份邮件,一个人前往了急士乐园,失踪到现在...”

    “我想请您帮助的事情也很简单,麻烦您帮忙寻找...”

    “抱歉,做不到。”北川寺拒绝了。

    他回绝的速度让宫本乃琴的神色微滞,过了好一会儿宫本乃琴才手忙脚乱地拦住准备重新进入咖啡厅的北川寺:

    “请、请等一下!北川君!我会给您报酬,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这两年我在写书方面也积攒下了些许积蓄...”

    北川寺摇了摇头:“不行,这并不是钱的问题。”

    他想了想,多少还是为宫本乃琴解释了两句:“首先,宫本小姐你得去冷静思考,今天距离你妹妹失踪的期限已经有一年之多了,普通人在急士乐园能不吃不喝活到现在吗?反过来思考,彼岸花小姐若是依旧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她会不给你打电话,亦或是不去求救吗?”

    宫本乃琴手臂颤抖,她捂住自己姣好可爱的脸蛋,以一种痛苦万分的语气说道:“其实北川君您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了。但要是没有亲眼见到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爸爸、妈妈都在哭泣。

    坟墓里面躺着的是自己妹妹生前最喜欢的小玩意儿...连她的尸体都没有。

    为什么当初不劝阻自己的妹妹呢?

    宫本乃琴心中满是愧疚,一直生活到今天,她都在一直调查着急士乐园。

    她不断追寻着妹妹的身影...想要挖掘当初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在一次无意中,宫本乃琴发现了北川寺的都市灵异怪谈主页,那逼真的感觉让她一瞬间就确认了。

    这个博主遇见的都是真实的东西。

    若是这个博主,是否能在急士乐园中发现什么东西?

    她也曾经在北川寺的主页下留过言,甚至私信找过他。

    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回信。

    很快这件事就过去了,直到今天北川寺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她半蹲在地上,以手掩面,反复抽泣的样子,北川寺也是摇头。

    不管宫本乃琴怎么说,他的目标都不会改变。

    这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生存下来这一先决条件之下。

    这才是最关键的。

    要让北川寺去腾出多余的精力寻找生存几率为零的宫本乃琴的妹妹,说实话,那未免也太拿其他人的性命不当回事了。

    “无论怎么样...都不行吗?”

    宫本乃琴将手掌移开,泪眼婆娑地看着北川寺。

    “抱歉,我暂时无能为力。”

    北川寺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决。

    “...我明白了。突然麻烦你这么多,真是对不起了。”宫本乃琴心碎摇头。

    北川寺的考虑她其实明白,但刚才感情一下子上来,让她实在控制不住。

    “你能理解是最好不过的了,不过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倘若存在你妹妹生存下来的痕迹的话,我会尽我的能力协助你寻找到你妹妹的,如何?”

    “非常感谢!”宫本乃琴拼命地点头,带着哭腔地说道:“谢谢你!真的十分谢谢你!北川君!”

    北川寺能说出这句话,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宫本乃琴也是知道的,因此她也没有继续去强迫对方,亦或是去提出一些让北川寺为难的要求。

    她在外面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态,稍微清洁了一下面部后,重新进入咖啡厅中。

    “啊,要谈的事情已经结束——呃...?”还打着招呼的山口英助奇怪地看着宫本乃琴红肿的双眼,奇怪地问道:“宫本小姐,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宫本乃琴勉强露出一抹笑容:“刚才和北川君讨论一些事情,说到忘情处的时候就哭了起来,请不要在意。”

    她那病弱,再加上梨花带雨的表情,这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

    可是——

    三个男生看向站在宫本乃琴身边的冷面青年。

    他们都沉默了。

    北川寺。

    这可是尊大神。

    特别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谁愿意为一个妹子去得罪北川寺呢?

    待到北川寺与宫本乃琴重新坐下,话题就又开始展开了。

    值得一提的是,宫本乃琴那边其实也有发现。

    “我其实一直都在调查急士乐园的事情,也去过好几次实地,不过基本上每次都是无功而返...至于调查急士乐园的理由...请允许我稍微隐瞒。”

    她还是没打算她妹妹的事情全部说出。

    “我特意去问了曾经在急士乐园中工作过的员工,他们也告诉了我关于当初负责人自杀的原因。”

    宫本乃琴神情一凛,缓缓地将自己亲自调查的所见所闻全部说了出来。

    急士乐园被勒令封园距今已经封停两年左右。

    “鬼屋负责人之所以上吊的原因...其实就发生在那个时候的这个时间段。”

    宫本乃琴声音压低:

    “五一黄金周。”

    “是吗?这事儿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过。”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对视一眼。

    宫本乃琴点头,干脆地将自己的手机取出:“这是两年前的急士乐园宣传视频,你们可以看看。”

    “...你是怎么找到的?我记得急士乐园的官方网站都已经停站一两年了吧?网络上有关于它的视频基本上也全部下架了...”

    山口英助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我找到了当年在急士乐中工作的员工,他的u盘里面还保存着这份资料。”宫本乃琴冷静地回答。

    找到了工作的员工?这还真是...宫本乃琴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调查急士公园的啊?

    正当他们好奇想问的时候,北川寺却是二话不说将手机拿过来,打开了视频。

    蓝天,白云,花纸礼炮。

    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下,画面跳转,画面音也随之响起。

    这是当年正在对外接收游客的急士乐园,看上去感觉还算不错。

    快乐谷,u型滑板,探险海,鬼屋...

    “那个时候的急士乐园发展得非常不错,也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可是好景不长,在那之后,发生了一次重大的安全事故。”

    宫本乃琴将视频滑到一处游乐设施之上。

    人们被固定在安全座位上,作为连接着高处的另一端,在空中犹如玩具一样甩来甩去。

    “宇宙怪手...应该是叫这个游乐设施,据说是安全座位出现了问题,有几个游客直接被从空中甩了下来。不过还好,在这宇宙怪手底下就是水池,因此游客只是轻伤...可就算是这样,对于一个游乐园来说,这也算是非常严重的安全事故了。”

    “在那之后,急士乐园经过长时间的安全检定与整顿,终于在五月黄金周重新迎来开园的日子。”

    宫本乃琴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但是已经出现过一次事故,是难以在人们的脑中抹消的,而就在这时,游乐园的负责人想到了一点——名人效应。去邀请一些直播主、论坛主前来游玩,让他们对各个设施给出评测,从而吸引游客。”

    “可谁又能想到,在这期间,安全事故再度发生,在乘坐u型滑板的时候,由于一个直播主处理不善,导致他从高空坠落...”

    说到这里,宫本乃琴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急士乐园的口碑再度急速滑落,而游乐园的总负责人...也就是那个鬼屋的负责人最终在鬼屋中上吊自杀。”

    “那之后,游乐园中就经常发生很多怪事。”

    “鬼屋中的怪声,愈加严重的安全事故...急士乐园终于在一片骂声中闭园了。”

    “这或许就是对方五月黄金周邀请我们进行评测的原因。”

    是的,上吊自杀的总负责人是在五月黄金周。

    而上一次彼岸花,棒球帽子他们接到邮件的时间也是五月黄金周。

    或许这就是理由。

    宫本乃琴下意识地想要继续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诡异的拉长,竟然形成一种非常恐怖的回音:

    “他想让我们死。”

    “想让我们死...”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