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零一章.出发(4000字)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三百零一章.出发时间流逝,很快就来到四月三十日这一天。

    事实上山梨县距离东京并不是特别远,具体近到什么地步呢?搭快车五十分钟便可以到达山梨县,就算是搭高速巴士,也只需要一个小时五十分钟能够到达目的地。

    而山梨县还有各种优美的景点。

    所谓的‘富士五湖’就在山梨县,是日本长年以来都非常有名的景点。

    也因此,许多露营地也在此应运而生,现在正好是旅游、露营、观景的大好时节,再加上黄金周的加成,所以周围的民宿房间都已经爆满。

    要不是田中高志他们找人托关系提前订了三间房间,北川寺他们估计只有尝试露宿街头了。

    “寺哥!寺哥快看!富士山!富士山戴帽子了!”北川绘里趴在车窗边,满脸兴奋。

    “嗯。”北川寺点头,多少还是扫了一眼富士山的景色:“确实不错。”

    也难怪日本有那么多人喜欢留一些诗句去称赞富士山,就算是从狭窄的车窗这里看过去都能觉得富士山十分漂亮。

    下了车,到达河口湖站,北川寺将北川绘里以及中嶋実花的行李交给她们两人,嘱咐道:“你们两个过去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尤其是中嶋,你稍微注意一下你自己的影响力,不要抛头露面。”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你把我当小孩子吗?我可比你大啊,北川。”中嶋実花摆了摆手,语气不满。

    她现在又是标准的外出装。

    她戴着大墨镜,头发被收到帽子里面,露出光洁的颈子,看上去有些都市丽人的感觉——前提是把大口罩给取下来。

    北川寺也懒得理会中嶋実花的发言,这个天后级歌星经常做一些无厘头的事情,她的保证北川寺一向都是不放在心上的。

    三个人又走了一路,随即就在出站口看见了大友爱她们。

    “去吧。”北川寺拍了拍她们两个人的肩膀。

    “好!寺哥过几天再见了!不要担心!”北川绘里冲着北川寺挥了挥手。

    接着...北川寺看着北川绘里一边挥手一边拉着行李箱撞上了旁边的承重柱的样子,禁不住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要不是他到这边来是有要事需要去解决,他肯定会跟上去的。

    这两个人不管从哪里,哪个方面,都充斥着让人不安的因素。

    目送两人出站,北川寺取出手机,看了一眼line上面的消息。

    集合地点在急士乐园周边的一家民宿,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已经到达了。

    “那我也差不多了。”北川寺喃喃自语,向着另一个出站口走去。

    按照导航,北川寺搭车约莫半个多小时总算到达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他们所说的那个旅馆了。

    一下车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便是迎了上来:“北川小哥,你总算来了。人都已经到齐了。”

    “走吧。”北川寺点了点头,挎着自己的旅游大肩包跟在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他们身后。

    在田中高志他们的带领下,北川寺很快便办理好了住宿手续,来到了大房间。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一共订下三间房间,一间小房间,两间大房间。

    小房间肯定是给宫本乃琴使用,而北川寺则是与户部田一个房间。

    等到北川寺完全落座,其他的人目光就都看向北川寺,一个个瞪大好奇的双眼:

    “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他们所有人都没有除灵的经验,这种时候自然是大眼瞪小眼,全部推给北川寺了。

    北川寺也不在意,放下旅游大肩包后,他干脆地说道:“首先让我确认一下你们的准备。”

    “我买了驱灵的符咒!”

    “据说十分灵验的辟邪念珠...”

    “我偷偷地把神社里面用来隔绝外界的注连绳剪下来了一段...”

    一开始都还算正常,但是越到后面越不正经,让北川寺禁不住挑了挑眉毛。

    桌面前摆上了各种各样的道具。

    念珠、符咒、平安御守、断掉的注连绳...

    还有一个过分一点的干脆就抱出了一尊佛像。

    北川寺粗略地扫视了一眼,随后便收回目光,语气有些古怪地说道:“你们就没人买手电筒或者工兵铲这些东西吗?”

    “工兵铲?手电筒?”

    他们面面相觑。

    怎么这么唯物主义?

    灵体不应该是唯心主义的东西吗?

    我们和你讲除灵,你和我们讲走近科学?

    看着他们满脸懵逼的样子,北川寺也是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平静:“首先,这些东西...这也不能说没用吧,但按照这一次怨灵的等级来看,念珠、符咒、平安御守...这些都没有用。”

    是的,也不知道这些主播从哪里来的门路,这些念珠、符咒、平安御守上面还真的缠绕着一些淡金色善念。

    不过那股淡淡的善念...北川寺感觉自己只要把自己已经升级过的死气稍微撒上一缕上去,就会将其完全扑灭掉。

    可一听这话,户部田却变得兴高采烈起来:“那我的佛像和注连绳就很有用咯?!”

    是啊,北川寺可没点他的名,这也就是说自己找到的这两样道具都对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帮助咯?

    正当户部田高兴着的时候,北川寺毫无波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注连绳已经断掉,自然也就失去了它‘隔离’的作用了,至于佛像...那就是单纯的废物,派不上任何作用,我不希望你把这两样东西带上,感觉会很拖后腿。况且佛像应该也挺重的。”

    呃——

    户部田得意洋洋的脸色收敛了。

    他灰溜溜地将佛像与注连绳收起来,不再摆在桌子上,看上去还有些委屈。

    想必是为了入手这些东西花费了不少的代价。

    见他们将桌子上面的道具全部收了起来,北川寺也是继续开口说道:

    “你们的准备情况我都已经了解了。”

    他伸手将自己的旅游肩包拉过来,把自己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强光手电筒两支,压缩饼干,小水壶、工兵铲、信号棒...

    简单的几样东西。

    看上去一点都不唯心主义。

    也就是日本这边的车站不安检,不然北川寺带着这些东西铁定是过不了安检的。

    呃...

    另外四人嘴巴张了张,都有些想吐槽的意思。

    但是他们的想法却被北川寺全部洞悉。

    北川寺将强光手电筒拿起,平静地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拿着御币,嘴巴里面念着各种各样你们听不懂的咒语,然后花里花哨冲上去,把暗处的怨灵给封印?”

    “一般来说不都应该是...”户部田张开嘴,但在北川寺的目光下,他却一句话都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用眼神喝退户部田后,北川寺也是将自己放在旅游大肩包里面的折叠式背包取出。

    随之被拿出来的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布偶以及一柄神乐铃。

    “这就是你们要的唯心方面的东西。”北川寺将西九条可怜与神乐铃放在桌子上,开口解释道:“可怜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保护你们,不过你们最好不要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神乐铃会在怨灵袭击的时候响起来,这一点你们也要牢记。”

    这才像样嘛!

    见北川寺终于唯心主义起来,其他四人都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总不能让他们看着北川寺物理除灵吧?那也太不靠谱了。

    北川寺并不在乎他们的眼神,他只是一板一眼地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收进背包里,最后才伸出手指向门外。

    “这些就是我带来的所有东西了,至于你们,现在就按照我这个配置去周边的体育运动店里面去买就可以了,等会儿我们就可以过去看看情况。”

    “好。”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回答。

    不管怎么样,跟着北川寺总不会有错,他是自己这些人里面最有经验的人。

    北川寺目送着他们一一离开,最后看向满面犹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宫本乃琴。

    见北川寺看过来,宫本乃琴有些局促,她抬起姣好可爱的脸蛋:

    “北川君...”

    “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不会去做。你去准备吧,等会儿我们就去看看情况。”

    北川寺轻缓地说道。

    “我明白了。”宫本乃琴松了一口气,她站起来,对着北川寺鞠了一躬后才恭敬地拉上门离开。

    这一下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

    北川寺将折叠式背包背上,一拍神乐铃与还在装死的西九条可怜,以一种格外淡然的语气说道:“我们出发吧。”

    是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与宫本乃琴他们一起去查看情况。

    准确来说,是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决定单干了。

    毕竟带上四个拖油瓶子,肯定还是不如他一个人行动比较稳妥。

    之所以与田中高志、山口英助他们商量,是因为北川寺觉得还是先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比较稳妥,让他们在自己的注视下,他们自然也就不好作死了,而北川寺也能起到保护这群拖油瓶子的作用——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午夜鬼屋评测这一活动已经在规则上面写明了必须要五人一起参与。

    倘若北川寺不去管他们四个,直接一个人跑到山梨县这边却又无法发现灵域亦或是怨灵的痕迹,要再回头找他们四个人就显得特别麻烦了。

    北川寺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能用得上的工具人...咳咳...能用得上的人,他当然也不会放过。

    事实上这一次他一人前去随随便便把这件事解决掉了,户部田他们也不用继续提心吊胆,更不用以身试险了。

    这不更加可喜可贺吗?

    因此北川寺打算先一个人过去看看情况,能够解决的东西他一个人解决。要是没有什么头绪那就先行退回来,等待五月一日的到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北川寺带上西九条可怜与神乐铃,一路向急士乐园的方向走去。

    走了约莫七百米,北川寺远远地就看见了急士乐园的轮廓。

    “这就是急士乐园...”

    北川寺看着面前的狰狞的建筑,双眸眯起。

    经过风吹雨打,满是污渍的白色横牌。

    在这白色横牌底下,便是一排铁门。

    低矮的铁门旁边便是保安室,在保安室的右前方就是那一棵光秃秃,已经完全枯死的老树。

    这棵老树在棒球帽子的视频中出现过,而且上面还悬挂着一个表情怨毒的女性怨灵...

    北川寺从口袋中取出手机,拍下这棵老树后,转过头走向游乐园的方向。

    低矮的铁门并不难越过,北川寺单手撑着便能翻过去。

    翻过铁门,进入眼帘的便是已经完全荒废的花坛景色。

    泥土四散,花朵已经消失,在花坛里面挤着恣意生长的野草。

    有些花坛干脆地直接摔碎,看上去一片狼藉。

    这个地方似乎已经完全被人们所遗忘,就连涂鸦都没有,一切都保持着被风雨摧残过的样子。

    谁又能想到,当年在出入口这里,经常会有穿着各种皮套的演员出来迎接别人,给他们表演一些才艺节目。

    北川寺绕过花坛,继续向里面走去。

    走过这重叠而起的花坛便是分岔路口。

    分岔路口有三,分别通往欢乐谷、冒险谷、惊吓谷。

    欢乐谷大部分都是旋转木马,碰碰车、情侣咖啡杯、摩天轮一类的女生、小孩子喜欢的游乐设施。

    冒险谷则是在一定时间段内才会开放的夏季水上乐园区域。

    北川寺要前往的鬼屋在惊吓谷,那边偏向云霄飞车、u型滑板这种惊吓游乐设施。

    “最右边吗?”

    北川寺扭过头,双眸之中自然而然地闪出死气。

    在死气视角之中,空气中荡漾着淡淡的怨念。

    果然。

    北川寺抬起脚,一步一步地向着惊吓谷那边走去。

    而就在他完全踏入惊吓谷这一岔路口的那一瞬间,寒意也随之缠绕上来。

    春日的阳光似乎不能照射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之上一样。

    北川寺下意识地扭过头。

    不知何时,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小丑布偶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背后。

    那猩红咧开的嘴角以及滑稽阴冷的大红鼻子,让人止不住心生凉...

    嘭!!!!!

    棉絮四处飞舞。

    北川寺收回工兵铲,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少了个脑袋的小丑布偶,继续向惊吓谷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