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零二章.没抓到机会的北川寺(8000字目标达成)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三百零二章.没抓到机会的北川寺北川寺继续向前走了两步,接着二话不说一铲子向后的甩去。

    嘭!!!

    无头小丑再度躺下,北川寺将工兵铲重新握在手中,看着对方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动作,不在意地向内继续走去。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前三次就相当于警告一样,第四次的时候它就摆出一副狰狞恐怖的模样,想要阻拦北川寺继续踏入其中。

    不过基本上每次它出现,北川寺手里面的工兵铲总能带起一阵血腥气息将其脑袋瞬间砸倒。

    在走了差不多三分钟后,北川寺回身干脆将再度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狰狞小丑布偶脑袋拍飞掉。

    第五次。

    北川寺已经决定了,要是对方下次再出现,那就直接上死气把它撕得稀巴烂。

    他倒是要看看,这么一个小丑布偶究竟能不能挺住自己的死气侵蚀。

    可事实证明北川寺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似乎是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阻止北川寺前进的动作,这个小丑布偶干脆化作黑色的怨念,随风飘逝而去。

    见对方好像没有继续下去的想法了,北川寺也是将工兵铲再度折叠好塞回背包里面,持续进入内里。

    铺着十字方砖纹路地面向前蔓延。有些十字方砖少了一半,有些甚至干脆的缺掉一整块,枯枝散落一地,看上去一派荒凉。

    伴随着北川寺继续前进,他也看见了依旧耸立在乐园之中的废弃云霄飞车等游乐设施。

    由于太久没有保养、更换器材的缘故,整个游乐设施的铁皮翻卷,锈迹斑斑。

    就这么看过去感觉有一种摇摇欲坠的迟暮之感。

    “按照当年的pv...鬼屋应该就在云霄飞车不远处。”北川寺回想起宫本乃琴展示pv视频一幕,再结合棒球帽子的视频,心里面稍微有了点数。

    他站定,以自己的位置为圆心看向四周。

    应该就在这附近了才对。

    北川寺打开视频文件对照了一下,再度抬头。

    别说鬼屋了,周围连其他的游乐设施都没有,有的只是一派废墟。

    曾经失事过的宇宙怪手以及海盗飞船都已经被拆除,只剩下满地还没来得及搬运走的锈迹斑斑的废铁。

    可能这里以后还会被人收购,去用作别的用途,但那些都与北川寺无关了。

    对于他最关键的是——

    鬼屋呢?

    他开始迈开步子,四处查看。

    没有。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难不成...

    北川寺停下脚步,看向面前这一片空荡荡的区域。

    难不成鬼屋已经被拆除了吗?

    这也算是拆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北川寺看着脚下这片地面有过施工痕迹,估计现在都还在四处查看。

    “鬼屋已经被拆除了,那么那个发送邮件的...究竟想让我们评测什么呢?”

    北川寺看着这明显空了一片的鬼屋地块,心中思索。

    既然现实之中的鬼屋已经消失,那么想都能想到,要去评测参观的鬼屋了。

    灵域。

    据说在负责人自杀后,这个游乐园中又发生过几次严重事故,最后才导致闭园。

    可能正是因为那些因为怨灵殒命的人,他们的怨念滋养了灵域的生成吧?

    和镜中公寓一样,这个灵域估计也要达成某种条件才能进入。

    北川寺取出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的邮件。

    五个人...午夜鬼屋评测。

    北川寺将手机重新收回,又将神驻莳绘与西九条可怜叫出来,随后又使用死气附着在自己的双眼之上。

    但就算是三管齐下,北川寺也没有在这一片空地发现灵域任何的踪迹。

    北川寺将死气收回,心思微动。

    看来现在是不得不与田中高志他们一起过来了。

    那么接下来也就得好好儿盘算了。

    北川寺重新背好背包,向外缓缓地走去。

    可是下一刻,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回过头看向远处。

    在一个经过风吹雨打,泛出黑痕的小丑大浮雕下,北川寺看见了站在浮雕底下的漆黑身影。

    他正伸出细长的手臂,对着北川寺挥着手。

    好像是说再见,又好像是在说快来这边一样...

    他挥手约莫两秒钟后就消失了。

    因为北川寺已经浑身黑气,双脚嘭嘭嘭地踩着地面碎砖从远处冲了过来。

    “晚了一步吗?”北川寺皱眉站定,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石台,手中泛着浓重血腥味的兼定也钻入袖底。

    既然晚了,那也就没办法了。

    北川寺摇了摇头,重新踏上离开的道路。

    这一次他刻意走得很慢,而且四处观察,似乎在等对方再冒出来一次。

    可这一次那道模糊的黑影像是学乖了一样,完全没有半分出现的意思。

    这也让北川寺大感遗憾,保持着这种步调一直走到门口。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时地看向其中,希冀着那道黑影能再次出现。

    “没出现。”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念叨了一句,脚下一动向着回去的路走去。

    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街角另一端...

    然后——

    然后北川寺去而折返,这个过程他只用了两秒钟。

    北川寺再度深深地看了一眼急士乐园。

    空荡荡的急士乐园前只有低矮的铁门,以及紧紧关闭着的保安室,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看来对方是真不会出来了。

    北川寺拉了拉自己的背带。

    本来还想佯装离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结果对方像是被自己吓到了一般,不管怎么样都不出现。

    既然这样那就真没办法了。

    北川寺这一次是真打算走了,毕竟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是个办法。

    只不过走的时候他还是时不时地扭过头来看情况。

    看来北川寺自己还是比较在意自己刚才没能抓住机会。

    从急士乐园回到民宿之中并不需要多久,北川寺这一躺出去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其他的人都已经把应该买的东西全部买回来了。

    一见北川寺回来,田中高志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北川小哥,你去哪儿了?我们刚刚回来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先我们一步去急士乐园了。”

    “我就是去急士乐园了。”

    北川寺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我一个人就能解决,那你们也就不用涉险的必要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带着田中高志他们这些拖油瓶不管做什么都不太方便。

    “是、是这样吗?”山口英助他们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那么结果怎么样?”

    “不怎么样。确实是看见了一些东西,不过让它跑掉了。”

    北川寺将西九条可怜放在小圆桌上面,不徐不疾地继续说道:“那边的情况我都已经查探过,目前来看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我个人建议你们今天晚上养好精神熟悉各种道具的使用,不用再去实地探索。”

    毕竟最关键的鬼屋都已经被拆掉,灵域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进不去,去急士乐园也就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那么还不如在这里休养生息,养足精神,等待明天午夜到来。

    “如果是北川小哥这么说的话...”

    剩余的四人略微合计,都同意了北川寺的说法,决定今天待在民宿准备,哪里都不去。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当然简单了许多。

    该给手电上电池的上电池,该洗澡的洗澡,该吃饭的吃饭,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谈。

    不管怎么样,明晚都必然会出结果。

    但正当北川寺睡前打开手机按照惯例清空邮件的时候,一件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邮件没有了。”

    北川寺敲了敲桌子。

    在他身前摆着的是他的手机,手机邮箱空荡荡的,一封邮件都没有。

    但问题是北川寺特意保存了那封邀请他过去的‘午夜鬼屋测评’邮件,甚至还专门在草稿箱里面备份过了。

    可现在邮件没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的邮件还在。”宫本乃琴第一个发声,并且取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的也在。”

    “我的也...”

    众人取出手机一一确认,最后全部转过头看向北川寺。

    “会不会是北川小哥你不小心按到了清空邮件箱...?”户部田提出一个可能性。

    北川寺摇头。

    他怎么可能做那种糊涂事?而且就算要清空邮箱,那也要进入确认页面进行二次确认才行。

    “是否能把邮件删除看作取消资格的意思呢?”宫本乃琴举手道。

    烟嗓的金属质感嗓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她小声地分析道:“虽然我也觉得可能不太靠谱,但说不定是那个游乐园里面的怨灵发现了北川小哥的威胁,从而将他的邮件删除...这样也就相当于取消了他参加这次评测的资格。”

    静——

    姑且不论户部田的反应,但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却觉得很有可能。

    毕竟那可是北川小哥...说不定还真像宫本乃琴说的那么一回事。

    就在他们安静下来的时候,北川寺也是开口了:

    “我觉得不应该这样。”

    他摩擦着手机,神情坦然;“我并没有做过什么让对方害怕的事情,我也不认为怨灵是那么简单就被恐吓到的东西...不管事情怎么样,明天晚上我都会陪你们一起过去看看情况的。”

    北川寺对于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自信。

    “也对。”宫本乃琴点头,也觉得自己刚才说岔了。

    既然是怨灵,自然不可能因为北川寺做过什么,就暂时放弃了它的想法。

    ......

    一夜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时间转而来到五月一日。

    北川寺姑且陪着他们去了一趟白天的急士乐园。

    这一次,除了惊吓谷外,欢乐谷与探险谷他们也一同探索了。

    不过与惊吓谷差不多,另外两个地方大部分的娱乐设施都被拆掉了,喷泉水池那边的水一片乌黑,乍一看还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荒凉的地方确实很适合做关于灵异怪谈方面的视频。

    “五人一起过来也没能够进入那个鬼屋。”北川寺沉吟一声。

    看来现在必须在午夜十二点钟再来这个地方了。

    “先回民宿吧。”北川寺做了决定。

    继续在这一块儿绕圈子也没办法,先回去再说。

    几个人重新回到民宿。

    “鬼屋竟然被拆除了。”户部田毫无形象地躺在榻榻米之上,深深地叹息着:“这还要我们怎么去测评嘛,倒不如说我现在都想回家了。这个邮件该不会真是一个电脑黑客发送过来的吧?”

    他发着牢骚却没有引起其他几人的在意。

    户部田是典型上的嘴巴上花花,真要说的话,他才是最不会离开这里的人。

    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北川君,你怎么看?”宫本乃琴看向北川寺。

    北川寺的回答也十分简单。

    他只是简短地吐出了一个词。

    “等。”

    不错,现在除了等之外就没有别的方法了。

    午夜才开启的鬼屋灵域。

    莫名其妙被删除的邮件...

    北川寺心中微微一动。

    他没有对这些午夜主播解释灵域的事情,因为进入‘隐世’之中这本来就是让人无法相信的,再加上在这种节骨眼上还去告诉他们这种足以勾起他们恐惧情绪的事情...

    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划算。

    不管怎么样,接下来属于等待的时间。

    见北川寺都这么回答了,宫本乃琴也只能点头同意。

    她其实恨不得现在就跑进鬼屋里面查看情况,想从里面找到关于自己妹妹的线索。

    但...

    还是要等!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中途吃饭,上厕所,之后又吃完饭——

    晚上十一点钟了!

    北川寺将浅层睡眠中的几人叫醒,与他们对了一下时间,开始说明需要注意的事项:

    “邮件里面说过,禁止携带手机,禁止拍摄。我建议你们把手机留下,时间靠手表来掌握。”

    “可到时候的联络问题...”

    “相信我,进入里面之后,手机的联络是肯定无法继续使用了的。”

    雨之馆那一次北川寺虽然打通了北川绘里的电话,但是那边与这边说出去的话是无法通过手机这一媒介传达的。

    与其去挑战怨灵的忍耐限度,倒不如把手机留在这里。

    “还有一点。”北川寺再度竖起一根手指,神情转为严肃:

    “不要离我太远,若是你在里面不幸落单,一定要制作一些让我能听见的动静。”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们出发吧。”

    北川寺招了招手,带着一众灵异怪谈论坛主、主播、作者,浩浩荡荡地走向了急士乐园。

    此时。

    月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