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43章 我想去见见那个人

    周薇脚步踉跄的走出了周太保的办公室,就看见厉云殇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走廊的窗户边,背靠着墙抽着烟。那副表情,是她从未看过的寂寥和沮丧。

    她缓缓的走过去,眼角含着泪花,怯怯的伸出手臂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云殇,对不起。”

    厉云殇看了她一眼,冷冷的。那表情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这种眼神还是那个时候,她死乞白赖应跟厉云殇告白的时候,厉云殇望向她的眼神!她刻骨铭心的记得,那个时候厉云殇冷酷的对她说道“我有爱人了,这辈子除了她我不会再爱上别人。”

    周薇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自己那种心碎欲死的感觉。

    “云殇……”

    还没有等到周薇说完,厉云殇就挥手扯开了她拉着他袖子的手,转身,表情冷漠的走了。

    ……

    虚凌天眼神阴郁,他可以理解赵叔的决定,放过周薇那个女人。但是……心情却好不到哪里去!

    同样偷听了他的天讯内容的长徵心情也是超级坏!

    给妹妹小悠切好水果,哄她去吃东西,长徵给虚凌天端了一杯茶。虚大看见他,心中一动,忽然间有了些谈性,招呼他坐下,一大一小只面对面的隔着桌子坐在椅子上。

    “今天心情不好,过几日就是我母亲的忌日了,对不起,可能影响到你和小悠的情绪了,等我调节一下,明天就会好的。”

    虚大头一次对着一个小孩子承认错误了。

    可是,你心情不好的理由真的是这个?

    长徵看着他,忽然出口道“我小的时候,因为没有父亲,大家又知道我母亲是未婚先育,就说我是小杂种,小孽种,野孩子!小贱人,小混蛋,私生子……

    是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多余品!”

    长徵没多说一个名词,虚大的身体就微微的抖一下。

    似乎那早已经深深的掩埋在记忆深处的过往正在渐渐的清晰……那不绝于耳的谩骂声!

    但是对面的小少年一直保持着冷静,或者说是冷漠的表情。

    偏偏给人一种被冰山压制的奔腾纷涌的岩浆的感觉~!

    “虚叔叔……啊,不,父亲,你说,这是我的过错吗?”

    “不是。”虚大口气肯定的告诉他。“做错的人,总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的。”

    “可是我都不知道那个做错了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虚大被长徵定定的眼神看的十分狼狈,最后干脆站了起来“长徵,你好好在家写作业,明天我代你们去学校报名。”说完就疾步穿上外套走出屋子。

    “不告诉我吗?这难道就是大人式的慈悲为怀?”长徵轻轻的低语。

    ……

    回到自己的房间,长徵看见妹妹正在床上啃水果,还啃的十分的兴奋,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容。也许父亲牺牲在战场上的她才是幸福的吧!

    长徵还记得那一日,襁褓中的小妹妹被抱了回来,以及母亲的骨灰!曾经慈爱的母亲,虽然不常见面,却能让他深深的感觉到她的关怀的那个白痴爱唠叨的女人也没了。

    爷爷老泪纵横,哭着说妹妹父亲死在了战场上,如今母亲也走了,自己和她都成了孤儿了。

    想到这里,长徵就忍不住心头发酸,爷爷……可能也没了。

    看,大家都没了,他的亲生父亲居然还有心情让自己的新妻子出手算计他!

    小少年自嘲的呶呶嘴角,然后阳气头强行逼回了眼中的泪水。

    不该哭的,如今家里没有了长辈,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哥哥……”

    发现异常的小悠从床上蹦下来,拉着哥哥的裤腿。

    长徵看着她毛绒绒的小脑袋,出手捏捏她肥嘟嘟的小脸颊。“小悠,帮哥哥点忙可以吗?”

    “好。”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好!

    长徵说完拉着妹妹坐到智脑前,开始查询。咦……那个人的家也住在这边的军官公寓。

    “小悠,看看这俩人,帮哥哥查看一下,他们住在军官公寓的哪栋房子里。”

    长徵用手指头点着智脑上差出的人物照片,交代小悠。

    小悠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张口,一股奇异的超声波,从她的口中吐出,几乎瞬间就横扫了一万米方圆之内的一切。然后小悠的眼神一滞!“哥哥,找到那个女人,男人没有。”

    “告诉哥哥方位!小九!”

    “嗯。”

    ……

    距离虚凌天的公寓不太远的一处靠近人工小湖边的一栋独栋的三层小别墅中,周薇坐在房子的大客厅里,背靠着软软的沙发,身前的茶几上摆着一盒子纸巾,外加一团团的被她用来擦泪的纸团。

    她的哥哥周民刚刚走到别墅的大门口。

    叮铃,周薇听到哥哥门控中哥哥的声音,赶紧给他开了门。

    周民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刚一坐下就愤愤不平的道“小妹你知道吗?叔叔非逼着我辞去特战团副团的职位,你知道他有多狠吗?那赵世杰想要拿权,给他就是了,反正叔叔也是要走的。但是那副的位置为什么要我让一定要让出去?明明他走了,我还得靠副团的位置站住脚跟。

    没有了那个位置,我在军区还有什么话语权?谁还会把我的话当回事?”

    周薇听了他的话,原本哭得小花猫一样的脸上,眼神霎的一闪。

    “哥,我看叔叔是怕了,他马上就要走了,自然不愿意再得罪那赵世杰,就想着一味的退缩好平稳的渡过这段时间。但是若是任由虚凌天接替你成为特战团的副团,先不说我们兄妹俩要让人耻笑个底掉。

    就说那虚凌天一旦掌握了重权,叔叔又不在了,他还不得把我们欺负死?”

    “虚凌天,他,不是那种人,他不是那种一旦掌权就仗势凌人的。”周民先是一愣,然后继续出口否决,可以看得出虚凌天有多么的得人心了,及时是敌人也相信他不会使出什么下作的手段。

    哈!周薇做出一副哥你怎么这样傻的嗤笑的样子。“哥,一旦虚凌天掌握了重权,人家欺负我们那不叫仗势凌人,那叫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