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56章 母名项明华

    周太保紧急把周民给找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劈头盖脸就把一叠子文件都砸到他头上。

    “叔,叔,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了吗?”

    “你还敢再蠢一点吗?”

    “怎么了叔?”

    “是你去造谣,说是我让你辞职的事儿是因为虚凌天借用赵世杰的势挤兑你下课是不是?”周太保眼神冷厉的看着他。

    周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我……我那也是心里头有口气过不去。”

    “你心里头是有口气过不去,然后你就让我有一大口气过不去是不是?”周太保真想撬开周民的脑子瞅瞅,他那脑子里头装的是稻草吗?

    这货简直就是一个大草包!

    “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我其实就是想黑黑那个姓虚的孙子,我就是不想让他顺顺当当的当上副团长,怎么的,我也得让他栽个跟头!”周民一副咬牙切齿的道。

    周太保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你还让人栽跟头,首先栽的就是你。本来我打算给你申请调任到第四军区后勤部做个副部长。现在你就别指望了,恶意造谣同袍的人,人家后勤部可是打过天讯来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所以后勤部你进不去了,军区你也不指望了,我只能给你调到其它星球的安全戍卫中心!”

    周民一听这话,顿时脸色苍白。

    “叔……”

    周太保再次冷哼,越看这个草包,他就越生气!可惜,他又不能掐死这蠢笨如猪的。

    “你想搞臭虚凌天,没有想到吧,人家赵世杰来了一招乾坤大挪移,直接把雷动给挪移到了军区特战团的常务副团长的位置上。

    又让赵君豪负责军区监察部的工作,再把军区安全戍卫中心的主任交给虚凌天。

    他这么一挪移,虽然牺牲了虚凌天一个,却一下子控制了三个要害部门。不仅如此,因为你的愚蠢,对方还得到了道德制高点。你是陷害同僚的恶人,我这个周司令就是个帮凶!

    我就是个嫉贤妒能放任你戕害同僚的那个保护伞!

    傻瓜嘛你?被人玩了一个狠的!你这是一手成全了虚凌天啊,人家如今成了悲情英雄,成为被同僚陷害的无辜受害者!你知道外面的人如今是怎么说你的吗?

    你还给人家造谣?人家不用给你造谣,就有好多双眼睛看着你,知道你的那点水平,知道你那点底细!你还跟人家造谣,你都不知道自己成了整个军区最大的笑话了。”

    “我……”周民听到了这里,彻底的激动了起来“我……”

    “牺牲一个虚凌天,赵世杰几乎一下子收拢了整个第四军区的中下层军官的军心。他虚凌天没有当上特战团的常务副团长怎么样?你知道接替他的雷动是怎么说的吗?

    人家在就职演说中就说,我是虚凌天的兄弟,以后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

    周民一听雷动居然能够公开说这话,这不就是说,人家雷动是打定主意要站在虚凌天的一边了,也就是赵世杰的一边了。而且这话是说给谁听,不就是说给自己和自己的叔叔,周太保?!

    “我……我是跟虚凌天不对付,他雷动参合进来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猪脑子吗?你黑了虚凌天,他自己上不去,就一力举荐雷动,亲手送他走上了一条青云路。相比于你的抹黑陷害,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兄弟情,袍泽情!不在乎功名利禄,是为一个铁血军人的典范!

    你跟人家一比,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唉……”

    周太保大声的叹气!

    “叔……”

    “你出去,我看见你就气不顺。”

    ……

    长徵一个人推着小车在军区的服务社里面选择各种想要购买的商品和蔬菜,肉食等。偶然间就看见了正在水瓶去徘徊的厉云殇!长徵眼神一眼,主动推着小车走了过去。

    “您是厉云殇厉叔叔吗?”

    厉云殇其实早就看见长徵了,但是他没有想到虚凌天的儿子会走过来跟他说话。“你好,我是厉云殇。你是……”

    “厉叔叔,我叫长徵,我父亲是虚凌天,我父亲说你是他一个很值得尊敬的战友。”

    厉云殇听了这话,心中一动。

    “你父亲也是一个很好的军人!”

    “呵呵,父亲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厉叔叔,你是来买杯子吗?是想买保温杯,还是想单纯的水杯?”长徵体贴的问道。

    “我……是想买一个保温杯。”

    “那我帮厉叔叔挑一个吧,以前在家里爷爷整天要工作,都是我管理家里的事情还有照顾妹妹。”

    “凌天经常出任务,可是苦了你们了。”

    “父亲是个好人,我母亲很早就不在了,舅舅也去了很远的地方,爷爷还出事儿,如今生死不明。是父亲看在战友的情分上收养了我跟妹妹,若不然我跟妹妹就只能进孤儿院了。”

    长徵放下推车,开始帮厉云殇挑杯子,一边挑还一边说道。

    什么?他们竟然只是虚凌天收养的!

    “那你们的父亲或是母亲以前是凌天的战友?”也不知道为什么厉云殇忽然感觉心头一跳,这句话不自觉的就问了出来。

    “我的亲爸爸是谁我到是不知道,爷爷说,亲爸爸不要我了,可是母亲还是要我的,我有爷爷跟母亲爱就可以了。父亲跟母亲到是曾经做过队员!

    我母亲也是第四军区的人,我爷爷说我母亲当年可是个很优秀的女军人!她可是全家人的骄傲呢!”

    “是吗?那你说说她的名字,也许我还认识她呢!”厉云殇看着长徵那副得意洋洋的小样子,那张清秀的小脸,带上粉扑扑的颜色,忽然觉得这个孩子还是挺可爱的。

    “我的母亲叫项明华,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她可是曾经的军区特战精英团的人(⊙o⊙)哦!”

    我的母亲叫项明华……厉云殇一瞬间就被这句话给震住了。以长徵的年纪,从小是爷爷和母亲带大,母亲是项明华……项明华,他的脑子里就剩下了这三个字。

    我的天啊!他在心中奋力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