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58章 血祭妖笛

    虚大回到家的时候,小悠已经完成到最后的阶段,一只外表很萌但是表情十分狰狞恐怖的小狐狸被小悠雕刻到短笛上。这只笛子通体雪白,大概只有巴掌长!狐狸的嘴含着短笛的嘴,狐狸的尾巴抱着短笛的后端!

    小悠把笛子放在自己的面前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确认上面的狐狸和古妖文都刻全了,这才放下笛子。笛子刚掉到床上,就自己嗡的一声,在床上站立了起来,好似真的有了灵性一样。

    小悠招呼哥哥道“哥哥过来,给点血,等会儿我先滴,然后是你。”

    说完小悠随便在伸出一只手在另外一只手上一划,她的那只被划的手的中指就破了一道小口子,几滴鲜血低落到笛子上,每低落一滴,笛子就嗡的一声,发出一种清扬激烈的轻鸣声。

    大约滴落了四五滴血,小悠才停止,然后看着哥哥道“哥哥最少十滴血。”

    “使用我自己的血,我就能够使用它?”看到这笛子如此妖异,长徵内心对它产生了深深的渴望。

    “嗯,是的。”

    刷,长徵干脆把自己的手心花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低落到了笛子上。笛子猛的一弹,干脆将长徵洒落在周围的血迹都给吸收了去,还直接飞落到长徵的掌心,鲜红的血和雪白的笛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了,可以了。”小悠指着哥哥的伤口道“哥哥不要太纵容它,这种妖器个个是傻瓜没有节制,你要是总是让它吸食大量的鲜血,它就容易反噬影响你的心智。”

    “来,把它给我吧。”小悠伸出手去要走了长徵手上的笛子,笛子摇摇摆摆的站在了小悠的手上,十分的乖巧听话。

    “小悠,这支笛子以后还需要不断滴血养着吗?”

    “需要啊,大约十天一滴血。”小悠拍拍笛子道。

    “小悠,妖器需要怎么养呢?”长徵表情异常认真的咨询道。

    “妖器一般都是成长型的,只要底子好,不断喂养,就会最后变成强大的妖器!拥有巨大的威能!就想这个笛子”小悠拿过笛子放在嘴边一吹,几个音节之后,这支笛子居然放出了好几缕风旋。

    看得长徵跟虚大一副惊奇状。

    能够发出异能的笛子?我天,这跟基因兽演变出来的基因战甲差不多了。

    小悠又吹了几个孤立的音,小悠整个人就那样慢慢的消失在长徵跟虚凌天的视线之中,他们的明明能够感觉到小悠就坐在床上,但是视觉之中却是空了。床上没有人!

    太神奇了!

    “这就是这只笛子的能力吗?”好强!虚大在心中暗暗吃惊。

    “是的,不过是初期的威能,这个时候的妖器是最弱小的,最容易坏掉的。想要让它不坏掉,继续成长就必须靠坚持不懈的喂养。喂养呢,不能惯着它,必须教会它节制。哥哥要是不教会它节制,就会被它反控制。妖兽的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妖器之间也是如此,妖器跟主人之间也是如此。

    妖器之中,强的吞噬弱的,那是稀松平常。妖器反制主人吃掉主人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你别以为你养大了它,他就会跟你生出感情,一旦它超过你,反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哥哥一定要记得,即使是喂养也要考虑自身的实力,一旦发现控制不了它了,那么就彻底毁了它,绝对不能让它反噬。

    主人被妖器吃了,那太挫了。”小悠霸气的道。

    到是虚大听完之后,真心的觉得长徵还是不要它比较好,这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啊!

    还能够反噬主人,还能够吃掉主人,这还是工具吗?这不是在养个怪物吧?

    一点都木有基因兽安全啊!

    “嗯,要不,这种东西太危险了,小悠还是别给你哥哥了。”

    “爸爸好逊,居然因为妖器危险就不敢让哥哥用。爸爸胆子只有一点点,好小。”小悠举起了小手指尖的一点点给老爹看,笑话他。

    “……”

    到是长徵轻笑出声“父亲,您放心,我会谨慎的使用和喂养这支笛子的。”见过了它的威能,长徵一点都不想放手了。

    “那还需要什么血祭吗?”虚大赶紧问。

    “需要啊,爸爸。没有血祭这支笛子就不是完整的妖器!”小悠指着小笛子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

    “等着哥哥弄来血祭的活材料。”小悠瞪着大眼睛道。

    不出半个小时,沈天阳就把好几个大金属笼子给弄来了,跟来一起来的是虚大的嫡系小队的成员,包括光头老六等人。大家一听说小悠又开始玩了,顿时一个个灰常踊跃的报名来了。

    即使不让来的,也混到车上跟着噌来了。

    其实就是上次小悠玩的那个白骨塔山,被大家传了回去,没有见过的好一顿失望啊,居然没有看见那奇特的白骨塔山!

    于是呼啦呼啦一大堆悍兵,运送了三十来只好多大型野兽来。

    大型的野兽被带进了虚大的房子。小悠干脆站在室外游泳池的前边,指挥大家怎么做。先野兽一个个灭了,然后把他们全部都扔进游泳池,等到游泳池快要装满的时候,小悠拿出了笛子,又开始开口好似唱歌一样的念出一段一段的古妖文,随着小悠的吟唱,游泳池内的鲜血最先沸腾了起来,汩汩的冒着泡泡,随着泡泡越来越多,那些野兽的身体慢慢的彻底融化在血池之内。

    血池之内的溶液变成越来越浓稠,好似某种胶质,缓缓的冒着泡泡,蠕动着。

    小悠最后把笛子投进了血池,笛子一瞬间化成了一只小狗大小的狐狸,投入到血池之中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噬着血池中溶液!

    随着它的吞噬,整个小狐狸都变成血红血红的!

    一股浓浓的血气在它的周围凝聚起来!

    等到最后小狐狸把血池里的溶液都给吃光了,小悠停止了吟唱,静静的站立在血池旁边,看着浑身血气的小狐狸痛苦的哀嚎,然后在地上打滚,每滚一次就大一圈。大了足足有七八圈的左右,才停止打滚,慢慢的站了起来,嗯嗯的叫了几声之后猛的朝着长徵跳了过去,等到它扑入长徵的怀中,狐狸又变成了笛子,只不过原本雪白的笛子彻底变成好似被鲜血染了一遍似的。但是等到长徵彻底的将它抓在手里,鲜红的笛子又变成了雪白的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