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9章 待会好好补偿

    简直是气死人了!

    她的身份本就比福晋低,要是不得宠的话,府里基本就没她什么事了。

    看来,她必须得“有所表示了”!

    比起李氏的生闷气,若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把四爷这冷酷男搞定了,不容易啊。

    此时,她正两眼放光地看着面前色泽红亮的泡椒牛蛙,由于膳房用的是泡红辣椒,卖相超级好!

    若音夹了一筷子后,细细咬了一口牛蛙腿子,满足地道:“爷,牛蛙就得这样做着吃,肉质细嫩,且香气浓郁。”

    “喜欢就多吃点,叫膳房常做。”四爷没所谓地道。

    看来他的福晋是个馋猫,而他偶尔也能一饱口福。

    夏天本就热得很,再加上若音和四爷吃着酸辣过瘾的菜,自然是又辣又热,浑身出了不少汗。

    待两人用完膳后,若音就叫来了巧风:“你把水备好,这天太热,要凉的,洗得爽快些。”

    结果她话还才说完,四爷就打断了,“不许凉的,要温热的。”

    一时间,巧风有些左右为难,一个是直系主子,一个是顶头主子爷,得罪了谁,她都没好果子吃。

    最后,若音对上四爷正儿八经的脸,打算退一步,“行了,那就听四爷的,你快去吧。”

    “是。”巧风如释重负。

    待巧风走后,四爷就训话了,“你身子本就弱,往后不许用凉水洗了,容易湿气重,会体寒。”

    “爷不说我还不知道呢,放心吧,我记住了。”若音乖巧地回,末了还不忘拍马屁,“不过四爷懂得真多,好厉害~”

    四爷斜眼瞥了她一眼,接着转头看了看外面,“陪爷在庄子走走,消消食。”

    “好哒~”若音起身,上前就挽着四爷的手臂。

    四爷被她挽着的手臂顿了顿,但下一刻,他的手心微微握拳放在腰间,手保持臂弯曲的姿势,由着她挽着。

    紧接着,两人才走出漪澜小筑,耳边就传来一阵知了,青蛙,蟋蟀的混合声。

    鼻尖也有各种花香和青草的味道。

    若音抬头看着满天繁星,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她知道,这种感觉挺好。

    这一次,她很乖,一直挽着四爷,没有东看看,西瞧瞧的。

    然后吧,在小道上拐弯时,有些不凑巧。

    因为若音远远地瞧见对面也有一队人。

    仔细一看后,才发现就是李氏,李氏身边跟着好几个奴才,有个奴才还抱着孩子,瞧着应该是大格格了。

    这时,若音瞧见本来两手空空的李氏,居然将奴才手里的大格格抱在怀里,朝这边走来,脚步看起来还有些急。

    不一会儿,李氏就走到若音和四爷面前了。

    她一走近,就抱着大格格灿笑行礼:“给四爷和福晋请安。”

    “起。”四爷大掌一挥,李氏就在奴才的搀扶下起身了。

    “大格格有些认床,平时这个时候早睡了,这几天夜里有些哭闹,我便带着她到庄子里走走。”李氏不问自答。

    说完,她那双尖刻的眸子,就停留在若音挽着四爷的手上,好似恨不得冲上去分开。

    若音将李氏的眼神看在眼里。

    这一刻,她没有刻意的和四爷亲近,或者炫耀。

    只是照常挽着四爷的手,并没有因为李氏的仇视就松开。

    反正她是个正室,挽着自家男人的手臂,又不是什么出格的事情。

    四爷也没有松开若音的手,只是自然的保持着手臂弯曲的姿势。

    他看了眼李氏怀里的大格格,道:“夜里有点凉,还是早些带大格格回去歇着。”

    闻言,李氏微微一怔,声音柔媚地道:“四爷说得是,我这就抱大格格回去。”

    话虽这么说,可她那双眼睛,却含情脉脉的朝四爷暗送秋波。

    那眼神好像在说:快留我~

    结果四爷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吩咐李氏身边的奴才:“还不送你们李主子和大格格回去。”

    “是。”

    于是乎,李氏就在失望中,抱着大格格离开了。

    她本来还想着拿大格格在四爷面前露露脸,最好是截了福晋的胡,让四爷去她那儿歇下。

    唉,要是她膝下有个阿哥就好了,说不定一切都会不一样些。

    反正福晋又生不出,否则正常人哪里会五年没有动静。

    若音看着李氏悻悻然离开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滑稽。

    她刚刚可是把李氏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的。

    待李氏走远后,若音和四爷又散了一会步。

    若音不仅是个馋猫,还是个懒猫,吃饱喝足是最容易犯困的。

    她挽着四爷的手臂,将一部分的力量靠在他身上,“四爷,我困了~”

    四爷脚步一顿,低头看着身旁的女人,见她美眸低垂,还打起了哈欠。

    “下午才睡过的,这会子就犯困了。”说是这么说,但四爷却转身往回走了。

    就在这时,若音只觉得身前被四爷的手肘撞了一下。

    当下她的身子就微微一颤,柳眉微蹙着,皓齿轻-咬下唇,努力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本来吧,她挽四爷手臂时,刻意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尽量不产生某些暧-昧不明的效果。

    可四爷一个转身,带着些许惯性,导致若音身前毫无防备地撞在四爷手肘上。

    这个时候,四爷也是懵的,因为他也没想到自己一个转身,就撞到了女人。

    他低头就见若音眉头微蹙,脸蛋就算在夜光下,都透着异样的红光。

    便温和地问:“痛么?”

    “......”若音没说话,只是脸红得更厉害了,她抬头无辜地看着四爷,带着些许嗔怪。

    说痛的话,后面该怎么聊?

    边上还有一堆子奴才呢!

    说不痛的话,那是假的。

    因为大概是要来月事了,她的身子本就有些痛的。

    这下被四爷一撞,更是疼得不行。

    四爷见她俏脸通红,却不说话,而美眸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知道她是害羞了。

    他眸光微转,二话不说,就把若音打横抱起,而后低沉道:“爷不是故意的,待会好好补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