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0章 双方面的补偿

    若音攀着四爷的脖子,嘴角抽了抽。

    她什么都没说,四爷却主动给她补偿。

    可是为什么,她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不怀好意呢?

    四爷体力是真好,抱着若音都能脚下生风。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两人就到了漪澜小筑。

    柳嬷嬷醒目,远远地见四爷抱着若音回来了,立马叫人把水放好。

    到了漪澜小筑,四爷就把若音放下了。

    片刻后,待水放好后,若音就伺候四爷更衣了。

    大概是天太热,水也温热的原因,这一次,四爷倒是没有诚邀若音一起洗了。

    若音是伺候四爷沐浴完,才让奴才伺候自己沐浴的。

    一番洗漱下来,若音便吹熄了蜡烛,准备躺下。

    结果她才躺下,就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四爷的手臂枕在她的脖子间,那双属于男人的大掌,从她的腰间往上,再往上......

    那英-挺的鼻尖,正贴着她的雪颈,细细嗅着,就像是猛虎细嗅蔷薇的芬芳。

    紧接着,他的鼻尖就窜入一股淡淡的幽香。

    那是她身上氤氲不散的女人香,诱人之极,勾人心魄。

    若音是背对着靠在四爷怀里的,她只觉得身后贴着一堵发烫的肉墙。

    烫得她整个人都没力气,只管瘫在他的怀里。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来女人悠扬婉转的啜泣声。

    以及娇滴滴的控告:“爷,不行......我不要补偿了......”

    这种双方面的补偿,还不如不要呢。

    “别娇了。”黑暗中,四爷滚了滚喉结。

    若音只得无力地“呜呜”着。

    四爷听着怀里女人呢喃软语的啜泣声。

    暗骂她不听话,叫她不娇,反而越发娇了!

    很快,若音就香汗淋漓,晶莹的汗珠从她的肌肤里渗出来,在月光下发出令人沉醉的光彩。

    那双端庄矜持的美眸,早就一片媚-惑。

    纱橱月上,照见两个相拥的身影,像是上演着最禁忌、最唯美的皮影戏,诠释着人们最原始的浴-望......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若音快要昏睡时,身后才响起四爷沉闷的吼声。

    然后,就有奴才备水了。

    若音不管不顾,由着四爷抱着她擦洗身子。

    同时,她不由得在心中感慨,这哪里是补偿,分明就是变相惩罚!

    天这么热,就不能悠着点嘛,照这样下去,一天洗十个澡嫌少。

    次日一早,四爷体恤若音,离开时没吵她,也不许下人吵她。

    但此刻,柳嬷嬷有些焦急的站在床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在原地踱步了一会后,终是开口了:“主子,您快起来吧,德妃身边的奴才一早就来庄子上了,说是德妃娘娘要您今儿个就进宫一趟。”

    若音困得不行,不过在听到特别具有威信的“德妃”二字时,还是努力睁开了眼睛。

    距离她上次进宫才二十来天,这位老母亲就又招她进宫,这是有多思念她呀?

    她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回主子,早上八点了。”柳嬷嬷将衣裳都备好,上前伺候若音起床。

    若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正院里也有一花鸟钟,为了方便看时间,这次来庄子,就一并带过来了。

    以前德妃都是提前叫她进宫的,这次居然这么突然,倒让她有些摸不着头绪。

    但直觉告诉她,估计是准没好事!

    一番梳洗打扮后,若音随意的喝了碗粥,就乘上马车进宫了。

    当她到了永和宫时,照样是翠姑姑接待的她。

    “福晋先进殿坐会,娘娘还在抄经书,一抄就停不下来了,谁劝都不好使。”翠姑姑笑着把若音迎进殿。

    若音进殿坐下后,翠姑姑给她倒了杯茶,就进里间了。

    偌大的殿里,就只有若音和柳嬷嬷了。

    刚才从翠姑姑的话中,她听出了个大概,看来她的直觉很准,要等一会子了。

    德妃在她进宫前就约了她,没可能知道她要来,还在抄经书。

    估计就是哪里看她不顺眼,想晾晾她,让她坐冷板凳吧。

    所以这一等,就等了个把时辰。

    一个时辰后,德妃总算是扶着翠姑姑的手出来了。

    若音便在殿中间行跪礼:“儿媳给额娘请安,额娘万福金安。”

    德妃居高临下地看着若音,淡淡地道:“起来吧,之前有你帮本宫抄佛经,本宫倒是省了不少事,如今你这一断,本宫倒有些抄不过来了。”

    听到这话,若音微微一怔,所以德妃的意思是叫她继续抄佛经?

    可她又不是抄经书的料,这个活她可不轻易揽在身上。

    反正上次德妃自己说不要她抄的,这次也没指明要她抄。

    所以,她扯了扯唇,干脆装听不懂,“经书不在抄得多,心诚则灵,还是额娘身子要紧。”

    闻言,德妃锐利的眸子扫着一脸天真的若音,这话她竟无法反驳。

    且她也不清楚若音是真不懂她话里的意思,还是假不懂,但她只得淡淡地回:“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只是本宫听说你又跟老四闹矛盾了?”

    “额娘别听外头胡说八道,四爷昨儿个才在儿媳那儿歇下的。”若音笑回。

    心说德妃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她和四爷是闹别扭,但经过一天的缠-绵,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同时,她在琢磨着,她和四爷闹矛盾,在宫里的德妃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还没牛到跟四爷闹别扭,整个京城都晓得的程度吧?

    顶多就是府里的人知道罢了,而府里能在德妃面前上眼药的,也就是李氏和宋氏。

    所以,是她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