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1章 征求四爷同意

    先说宋氏吧,人瞧着守本分,生了个格格没养活,哪里还有胆子在德妃面前告状。

    且她身份低,根本就没有进宫见德妃的机会。

    然后吧,李氏身为侧福晋,膝下又有个大格格,德妃也给她留了腰牌,她是可以进宫给德妃请安的。

    如此一来,那就只能是李氏了!

    若音才想明白,就听见德妃威严地道:“凡事有因就有果,总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德妃虽然气李氏消息放的不靠谱,但她已经开了口,就不会轻易松口。

    “回额娘,儿媳前段时间确实因为一点小事,和四爷起了点冲突。”既然德妃有确切消息,她还是认了吧。

    不然德妃会觉得她爱欺骗长辈。

    “哦?那就是有这么一回事了。”德妃的手垂在扶手上,漫不经心的抚着,“那你和本宫说说,你和老四是为的什么。”

    “额娘,儿媳认为,夫妻间难免会有闹矛盾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现在儿媳跟四爷和好如初,也不想再提那些不开心的。”若音抬头,直直对上德妃,继续道:“且儿媳不想因为这些琐事劳烦额娘,使额娘操心,所以,恕儿媳无可奉告。”

    若音觉得,她和四爷又不是没断奶的孩子,没必要小打小闹的还要跟德妃交代。

    就算说出来了,德妃也不会帮她撑腰。

    况且她是喝避子汤惹恼了四爷,说出来德妃还不得一通教训她呀。

    如果她随意扯个假理由出来,万一没编好,那又得填多少坑啊。

    所以啊,真的没必要什么都说。

    能忽悠过去,就忽悠着来吧。

    德妃锐利的眸子把若音打量个遍,好一个无可奉告,怎么老四媳妇越发会说话,叫她都不好再问下去了,沉思片刻后,她道:“既然你不愿意说,本宫也不强求,只是你和老四,以前就爱生闷气,两个人都是个闷葫芦,但你作为福晋,就该主动点的。”

    若音见德妃松口了,便道:“额娘说的是,只是......只是四爷的心思,儿媳猜不透,也不敢太过随意和主动,担心适得其反。”

    闻言,德妃眉头一挑,眸光微光。

    虽说四爷不是在她膝下养大的,但她自个儿的儿子,她还是了解的,是个性子冷的。

    不过她还是道:“老四媳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四他平时朝中事物繁忙,你该多体贴他点,有什么好怕的,你是他福晋,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若音嘴角微微一抽,是呀,四爷可不就是会吃了她么?

    不过想归想,她嘴上还是应了“是”。

    本来吧,若音以为德妃会放过她了,毕竟这会聊得挺好的,没有那种不愉快的感觉了。

    结果就听德妃道:“你就是心气高了点,在自己男人面前也没个分寸,你回去抄抄女诫,也不用抄多了,就抄一遍,下回进宫带给本宫看。”

    “是。”此时此刻,若音真的好无语呀。

    怎么又是抄女诫,这两母子,就不能换点别的么?

    不过......她是不是可以拿四爷让她抄的,再交给德妃?

    想到这,她嘴角微微上扬,只是这样做的话,需要征求四爷同意。

    这一次,德妃叫若音抄书归抄书,但还是照常留了若音在这用午膳。

    到底是个嫡福晋,且她也听说了费扬古在蒙古的光辉事迹。

    所以,德妃对若音也不会太过,算是给若音敲个警钟。

    用膳的时候,若音没上次吃得多,但也算是胃口比较好了。

    用过膳后,她又小坐了一会。

    直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若音才从永和宫出来。

    德妃是个讲体面规矩的,还是赏了她一套首饰。

    然后,若音又去了太后的慈仁宫。

    这一次,外面守着的丫鬟倒是没让若音等着,而是直接叫她进殿的。

    进殿后,丫鬟给她倒了杯茶,“四福晋,您稍微等等,太后刚歇下,奴才这就去吱一声。”

    “别,我等得了,你等太后醒来后再去说。”若音浅笑道。

    瞧着太后她老人家挺和善的,才躺下就叫人去叨扰,实在是不妥。

    那丫鬟先是一怔,而后笑着应了。

    紧接着,若音就和柳嬷嬷在殿里等啊等的,太后倒是没等到,却等到了五公主。

    五公主才午休完,过来找太后的。

    她一进来,就见到若音了,还没走近,就满心欢喜地喊:“四嫂,你也在这里?”

    若音一听,转头就见五公主进来了,她也起身上前走了几步,“是啊,今儿个得额娘召见,便一道来给太后请安。”

    五公主走近后,朝里间瞥了一眼,道:“这个时候,皇祖母应该也差不多醒了,我帮你进去叫她吧。”

    “无妨,我再等等吧。”若音拉了拉五公主的衣袖。

    五公主衣袖被若音拉住,便顿了顿脚步,她转头看向若音拉着她的手,诧异道:“四嫂,你变了。”

    若音顿了顿,笑道:“不会连你也说我变胖了吧?”

    “你是胖了,但比以前更好看了,性子也更随和了,我喜欢这样的你。”五公主认真地回。

    正在这时,太后刚好出来了,她一出来就慈爱笑道:“是老四媳妇和五公主吧,哀家在里间就听见你们说话了。”

    若音和五公主相视一笑后,福身行礼,“是孙媳的不是,叨扰您歇息了。”

    “无妨,哀家年纪大了,也睡不了多久,睡个一炷香的时间,还半睡半醒的。”太后摆摆手,表示没所谓。

    待太后入座后,若音又跪着给太后敬了茶,太后也照样赏赐了她一套首饰。

    一套流程走下来,若音也没多呆,意思意思就行了,待长了,也聊不出花来,只能聊出尴尬来。

    所以,一炷香后,她就行礼告辞了。

    这回出了宫,她哪儿都没去,直接回了蒙清山庄。

    到漪澜小筑后,她就问巧风:“四爷呢,他在庄子上吗?”

    “回主子,四爷中午时就回庄子了,听说在书房呢。”后院里,只要四爷没出去,大家对四爷的行踪都门儿清。

    若音美眸微转,她在想,怎样做,四爷才会允许她把上次抄写的女诫给德妃,沉思片刻后,她道:“你去趟膳房,叫他们做些点心,再要两碗西瓜沙冰,另外,叫巧兰备温水给我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