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6章 还是个小迷糊

    还不等她想明白,四爷就打开了珐琅首饰盒。

    里面有一对精工双鱼步摇,一对银蝶翅滚珠攒珍珠步摇,一色宫妆千叶攒金桃花首饰,还有一套双层蝴蝶金簪。

    就连耳坠和项链,手镯都有,算是一套齐全了。

    说不喜欢,那是假的,何况四爷选的这些,样样精致大方,适合她的福晋身份。

    她点点头,欢喜地道:“爷选的都是好看的,且那银蝶翅滚珠攒珍珠步摇最是好看,我很喜欢。”

    “喜欢爷就给你戴上。”四爷取出银蝶翅滚珠攒珍珠步摇,就要给她戴上。

    若音扭捏道:“爷,待会吧,这会子头发都湿哒哒的。”

    “别动,听话。”四爷命令道。

    于是,若音就半推半就的由着四爷给她戴上了。

    若音讪讪地摸了摸头上的步摇,笑问:“四爷,好看吗?”

    “好看,就像是出水芙蓉。”四爷温和道。

    若音对上四爷难得温和的眸子,面上一羞,但还是问出了心里话:“爷,你今儿个为什么送我这些?”

    “爷送你首饰,需要理由吗?”四爷说着便轻佻的勾起若音的下颌,又问:“你真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若音被四爷的话问得外焦里嫩的,天呐,看来今天真的是什么大日子?

    一时间,她的脑袋飞速运转着。

    结婚纪念日?

    貌似这个朝代,不重视这个日子吧?

    四爷生辰?

    那也不对呀,哪有自己过生辰,给别人送礼物的?

    难道是她的生辰?

    结果她思考到这儿,才发现自己连今天是几月几号都不知道。

    自打来这儿后,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

    加上她现在不需要避子了,根本就不记日子的。

    若音朝四爷扯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扭着身子撒娇:“我的好四爷,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不如你告诉我嘛~好不好~”

    四爷被她这般小女人姿态勾得额头青筋突突地跳着。

    脸颊上不知是游泳时的水珠还是汗珠,瞧着有豆子那般大。

    他面上透着极力克制的隐-忍,淡淡道:“爷倒不知道,你还是个小迷糊,连自个儿的生辰都能忘?”

    “我知道自己生辰是哪天,只是我最近心里想着爷,谁让爷总是叫人惦记得连自个儿的生辰都忘了。”若音小声呢喃。

    她总算是明白这段时间,身边的奴才为何反常了。

    估计是见她生辰要到了,可四爷还没什么表示。

    想提醒若音吧,却又担心戳到了她的痛处。

    所以她们就没提起,只得憋着。

    直到四爷今天召见她时,柳嬷嬷几个才露出会心的笑容。

    若音的马屁拍得自然又恰当好处,像是含羞带怯地说出了心里话。

    听得四爷不管不顾地吻上这张嫣红的巧嘴,看看她的嘴,是不是和她的话一般甜。

    事实证明,女人的嘴比她的话还要甜,还要叫他沉醉其中。

    若音一开始是懵的,然后才略显拙劣的回应着四爷。

    她不回应,四爷就已经沉醉其中了。

    她一回应,四爷就吻得更加狂肆。

    得了,若音本来是好心想配合四爷的,奈何四爷吻技太过高超。

    一开始还是循序渐进的法式深-吻,后来就是欧式热-情之吻。

    导致她一脸懵,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良久后,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时,四爷才气息不稳的松开她。

    四爷是个有良好节制的人,还没荒唐到当着丫鬟们的面,在这儿要了她。

    到底也是个正经福晋,不能这般胡来。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不过吻了一会子,本就勾人的美眸,就意乱情-迷地望着他。

    几天不见,身子长得越发标致,人也调皮了几分,看夜里不好好收拾一顿猛的!

    四爷平息好气息后,薄-唇轻启,正色道:“最近北方旱灾闹得厉害,尤其是齐齐哈尔,庄稼十种九不收,朝中各部提倡节俭,爷身为贝勒,也要以身作则,你的生辰便不能大办了,只能夜里办个家宴,替你庆祝一下。”

    “我是爷的人,自然都听爷的。”若音甜甜的讨好。

    况且她也不想大办,她还懒得应付一堆子的皇亲贵族呢。

    四爷见她这般懂事,不像以前那般喜欢讲究排场,倒是觉得欣慰。

    他抬脚上岸,又拉了若音一把,道:“委屈你了。”

    “不委屈,有爷陪着我,爷又待我很好,我很满足。”若音势必要将四爷的大腿抱到底。

    四爷被她没脸没皮的话惹得忍俊不禁,可要是说她没脸没皮,平时亲密相处时,脸皮又薄得跟纸一样。

    想到这,他一个没忍住,就把若音直接拉到了怀里,也不说什么,不做什么,只是欣赏着怀里的女人。

    这一刻,若音低垂着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又打起了坏主意。

    她在心里想好说辞后,甜笑道:“爷,夏天好热,虽然庄子上凉快些,可我最近吃不好睡不好的,实在是没精力抄书,所以,我能不能别抄女诫了,一半也不想抄~”

    谁让抄书实在是太过无聊,况且她有现成抄好的,不好好利用,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四爷何等英明,大概是早就猜到若音会提起这事,他俯身在若音耳边深沉道:“夜里看你表现。”

    若音耳根子一红,抬头就对上四爷亦正亦邪的坏笑。

    她突然感觉,四爷上次是不是故意只免了她一半女诫,在这儿等着她呢!

    只是这个话,叫她该怎么回。

    要是她说自己一定好好表现,那也显得太不矜持了。

    如果和四爷对着来,她想都不敢想。

    于是她只能含羞带怯的红着脸,什么也没说。

    四爷见若音这般娇俏模样,又恢复了正色,“给爷更衣。”

    闻言,若音如释重负,这一篇总算是翻过了。

    等到两人更衣梳妆后,已经是黄昏时分。

    这时,苏培盛也上前说话了:“四爷,福晋,云梦斋的家宴备好了,请移步云梦斋。”

    四爷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抬脚往云梦斋走,若音也在后头跟上。

    到了那儿时,李氏和宋氏早就等在那儿了。

    李氏穿得很显眼,远远的都能瞧见一抹玫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