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意相追逐,成林入殿中

    如今的修行界,是建立在天地变动灵气变浓的基础之上。但经历了长时间的苟延残喘,多数修行传承还是随着时间一起流逝而凋亡。天地变动之后,修行界少的不是灵药,不是名师,也不是天才,真正少的是合适的传承。

    六大宗门之所以仍能够保持昌盛,是因为他们各自保留着较为完整的修行传承。九华书院以剑闻名,幻灵教医毒无双,玄真道雷法独尊,天龙门战技无敌,千佛寺佛法传世、万法仙宗法术独鳌。

    远古时期,世间传承无数。那时候,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看的是天才的数量,传承的优劣。而如今宗门的强弱,则是更看重传承的完整与否。

    举一个最恰当的例子,如今灵气重归变浓,某个门派人才辈出,但其传承只能让弟子达到跃凡修为,那这个门派修为最高之人只能是跃凡真人。而另一个门派,并没有什么杰出人物,但其传承却能让弟子按部就班的达到脱俗境界。最高战力的比拼上,跃凡修为若不是极为特殊情况下,是战胜不了脱俗修为的。

    谁的传承完整,谁的拳头就硬,谁就能在如今的修行界独占鳌头,这就是如今修行界的形势。大势所趋,不可逆转。这浮空岛屿上发现的传功殿,不知是何种传承。但对于现在的修行界而言,无论是何种传承,都是极为珍贵的。

    传功殿中的传承,不说是修士自己得到会大有所益,就是交到宗门手中也会受到丰厚奖励。故而这传功殿中的传承,对在场的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面对着巨大的诱惑,何人能够泰然处之?圣人可乎?也许也不能吧。然而这世间哪里还有的这样的圣人,兴许已经都死绝了吧。如同事先约定好一般,所有人皆是迅速的向着传功殿冲去。

    这一刻,身法的快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身法较快的人,已经来到了第一道朱红的大门之前。身法较慢的人也并没有就此甘心,而是纷纷使出法术,对前方的人进行阻扰。

    身法快的人受到了身后法术的阻拦,身法慢的人则是追不上前者。如此一来,所有的人都受到了牵制。没有一个人能够顺利的跨过朱红大门,一时间传功殿大门之前混乱不堪。

    门派的素养,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九华书院与幻灵教一行人迅速集结,一时间这个小团体所向披靡,迅速的扫除障碍向着门内奔去。其余的修士见此情形,也是有样学样。他们后知后觉的靠拢在一起,形成了另外一个小团体,一同对抗着幻灵与九华的众人。

    虽是极尽阻扰,但由于先机已失,幻灵与九华众人还是率先进入朱红大门之内。其余修士正要紧追,此时却是变故突起。一阵银光在他们身后闪起,十余道略显模糊身影出现在银光之中。

    “他奶奶的,究竟还有完没完!这狗屁银光传来传去,究竟把我们带到哪去!”

    汉子粗犷的语气,在随着银光的出现一同传了出来。

    “少他娘的废话!小心戒备,不要像上次一样再让我出手!”

    一个略带刻薄的声音,紧随其后传出。

    “啧啧啧,真是羡慕你们这些宗门的公子哥,探索秘境也不乏美人相伴。”

    汉子粗犷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是带着调笑之意。

    “若是羡慕,你也可以这样做啊。只怕你没有我这样的实力,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刻薄的声音依旧刻薄,只是除了刻薄之外还带着些许轻蔑的语气。

    “得得得,你李乘厉害,我惹不起还不行!”

    知道开罪不起对方,汉子果断服软。

    银光消失不见,十余人的身影露了出来。为首之人身穿白衣相貌俊秀,身边两位蓝衣貌美女修相伴,不是蓝玉门李乘又是何人。再往后看去,是四名蓝玉宗修士以及八名其他门派修士。

    他们显然事先作了约定,组成了一个临时团体。几息之间,十余人便看清了此地的情形。李乘率众而出,其余人略比他慢上一步。他们的目标相同,都是向着最中心的传功殿而去。

    只是呆愣的片刻,身法较慢的修士便被后来者追上。两波人相遇,出奇的没有发生争斗,几乎不分先后的进入了朱红大门之内。

    最早到达传功殿的人没有选择直接进入,而是选择了就地仔细观察。一个宗门的传功殿,不可能毫不设防。虽是最先到达,却没人愿意做那探路之人。不过里许的路程,后续的修行者们也是一起聚了过来。不到四十余人聚集在传功殿下,竟是没有一人胆敢贸然上前。一群人相互追逐竞速了半天,竟是弄得毫无意义。

    场面一时显得奇异,明明刚才还是一副你争我夺的情形,如今却变成了众多修士面面相觑。这也难怪,在场的人谁也不蠢,谁也不愿做那出头之鸟。

    一众人之中,关系极为复杂。有人有恩,有人有怨,有人是同为同盟,有人是互为敌对,但现在他们都是选择没有发作。若是此时打起来,让别人渔人得利,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此处围墙外方内圆,似乎暗合天圆地方之说。楼基与楼层各有五层与九层,也是暗合九五之术。这传功殿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暗示着规矩一说。若是我没猜错,进入其中需要找到一些规律。”

    众人循声望去,见到开口之人正是苏云鹤。精通阵法之人多是心思细腻之辈,经他这一说,众人皆是同意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众人将目光投向了苏云鹤。但见苏云鹤也是满脸茫然,显然他也没有察觉到所谓的规律。

    在场众人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纷纷开始四处观察,寻找进入传功殿的关键所在。

    “修行路上岂能事事洞察,机缘面前有时候还要靠实力。况且什么规矩不规矩?规矩或许早就崩坏了!”

    正当众人不知所措之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许成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话。

    “许师弟此话何意?”

    苏云鹤抬头看向许成林,他似乎觉得许成林话中有话。

    “其实……,算了,解释不清的。做好应对最坏情况的打算,登楼!”

    许成林看出了什么东西,但思考之际却不小心漏了嘴角。看着周围的人都是看向他,心知此时不宜解释。

    陈洛雪没有怀疑许成林的话,第一时间将护甲符发动。一个黄色光罩,瞬间将二人笼罩在内。这还没完,光罩之中二人身上灵光闪动,一层灵力组成的光罩再次将各自护住。

    没有在意他人异样的目光,二人率先登上台阶。一只脚刚刚踏上第一层楼基,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猛地将许成林从护甲符形成的光罩中拉出。反观陈洛雪的情形,仍是身处两层光罩之中。

    “可恶!这地方竟然不许双人一起进入。”

    一瞬间,许成林便想到问题的关键。

    “无须担心,自己小心些!”

    看着陈洛雪关切的表情,许成林立即出言提醒。

    随着他话一讲完,一层不规则的透明碎片出现在许成林身周。这些碎片有规律的围绕着他旋转,显然这是许成林的又一防御手段。别人或许不知这是什么,但陈洛雪见到后却是放下心来。许成林身周出现的透明碎片,正是神念剑到达神念外放形成的特殊防御。

    随着二人踏上第二层楼基,一股无形的吸扯力突兀出现。只是稍一接触这力量,许成林便放弃了抵抗的打算。这股吸扯之力,不是他所能够对抗的。与其花精力对抗,不如集中精力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许成林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陈洛雪,他见到的是对方的一个宽心笑颜。许成林回以一个微笑,坚定地点了点头,接着便见陈洛雪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许成林的身形也是一闪,如同陈洛雪一般消失不见。众人面前传功殿的九层楼阁,第一层亮起了白光。

    二人一同消失,传功殿第一层阁楼亮起。很显然,他们是进入了第一层阁楼之中。有人进入了传功殿,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消息。先不说别的,至少他们知道怎么进入了。

    “哈哈哈,许道友果真不凡,竟是看破了此中玄机。诸位,可敢同往?”

    徐飞远轻笑一下,背对着己方众人迈出一步。做出同样动作的还有程洪铭四人,幻灵教五人只是略一思量也跟了上去。十人的身影几乎不分先后,在第二层楼基上一闪消失不见。

    “又他娘是传送阵法,这次不知道又传送到哪去了!”

    汉子的粗犷声音再次响起。

    “进传功殿了!别啰嗦了,我们也赶紧进去!”

    李乘一指前方九层楼阁,揽住身边两位女修,抬脚踏上楼基。一层,两层,三人的身影各自在一闪之间消失不见。其余人见此,也是有样学样,在第二层楼基上消失不见。

    就在所有人都进入传功殿之后,银色光芒再次亮起。一人迅速从光芒之中闪出,此人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双眼桀骜不驯之色毕露,其年纪看起来和成林等人相仿。若是徐飞远在此的话,定会认出此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疯子此人。

    李疯子见到传功殿之后,出现了片刻的错愕。随后他便以最快的速度,踏上了楼基消失不见。又过了不久,银光再次亮起。只是这次光芒消失之后,没有出现任何人。传功殿一角的阴影动了一下,随即阴影化作人形,消失在楼基之上。

    许成林只觉得双眼一花,接着便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山谷两旁长着茂密的树林,树林之中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显然是有东西在树林之中活动。

    许成林看了看前方,向着山谷深处走去。明明不甚深远的山谷,愣是走了接近一个时辰。而且无论许成林走的有多快,山谷两旁的声音都是跟随着他一起移动。

    许成林缓缓地停下了脚步,双眼注视着声音源头。看着树木晃动的轨迹向着自己而来,许成林选择了原地等待。他隐隐的觉得,如果不直接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他是无法走出山谷的。

    树木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树枝折断的响声也是此起彼伏。山谷之上的树木仿佛被巨石碾压过一般,一条明显的痕迹从山谷之上,绵延向许成林的方向。

    待到山谷底端,一块两丈高的巨石撞开树木,滚落到了山谷之中。巨石晃动了几下,牟的一声响彻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