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通传功九炼,见诸般万法

    一道墨光闪过,一座傀儡应声倒地。墨光犹不放过,对着倒地的傀儡又是一阵劈斩。直到傀儡化作了碎片,这墨光才飞回到主人手中。墨光一阵蠕动,渐渐显现出了原形,那赫然是一把墨色长剑。

    墨色长剑周围的光线微微扭曲,好像所有的光线都被他吸收一般。这把长剑灵性颇足,在主人手中微微扭转几下,忽地一声飞回到背后的剑鞘之中。

    程洪铭微微抬头,面上看不出什么,但紧绷的身体说明着他时刻没有放松警惕。这已经是他第九次斩杀这些傀儡,不知道这次之后会发什么。传功殿外面,此时九层楼阁全部亮起了白光。这意味着,已经有人登上了第九层楼阁。

    “传功九炼全部通过,获得顶级功法挑选资格!”

    随着冰冷声音的响起,程洪铭的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随着程洪铭的离去,冰冷的声音出乎寻常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天生的剑修坯子,得了顶级功法不知能走出多远?看来又要便宜那家伙了!”

    随即冰冷的声音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由模糊到真实逐渐出现。

    许成林打量了一眼空旷的四周,身周飞舞的九柄飞刃并没有收回。脚下步法看似有些散漫,但时不时闪动的灵光,却是昭示着他并未有任何的放松。

    周围一片黑暗,仿佛只有许成林是唯一的闪光点。没过多久,黑夜之中出现了另一个光点。不用看是何物,许成林自动将它当成了第九层的对手。

    优雅的身形缓缓从黑夜之中走出,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身体,抖落了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白色的雄狮迈着轻缓的步伐,抬起高傲的头颅轻蔑的扫一眼许成林。看到走出的白色雄狮,许成林心中不仅有警惕,更是有没来由生起的一股无名之火。

    “这傀儡灵性十足不错,但这轻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丫的!被个畜生藐视了。不!这玩意儿还不如畜生。”

    心中有火,许成林双眼一眯,身周的九柄飞刃旋转起来。单手往前一指,九柄飞刃一齐飞出。呼啸的风声之中,九柄飞刃骤然来到白色雄狮头上。一眨眼间,飞刃向着下方的白色雄狮袭击而去。

    白色雄狮见九柄飞刃袭来,身上突然遍布蓝色电弧。他后肢加力,一道蓝色的轨迹划过空中。蓝光乍现明灭,飞刃金光刚刚消失。两色的光芒交错间,白色雄狮竟是从莲花飞刃之下逃离。

    远远的,白色雄狮围着许成林逡巡着。看他看向许成林的神态,有如看待自己的猎物。似乎此时只要许成林一个不小心,他便会随时发动进攻一般。

    就这一次攻击,许成林已是试探出了一些虚实。白色雄狮的力量与速度,均是要强于前八次遇到的傀儡。最难缠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白色雄狮身上的蓝色电弧。

    果不其然,白色雄狮对着许成林一声大吼。周身的电弧猛地如触须一般,向着四周伸去。在电弧的影响下,许成林的九柄飞刃如同喝醉酒的醉汉一般,不听指挥的摇晃着向着白色雄狮跌去。

    见此情形,许成林精神一紧,迅速将飞刃收回到了身周。飞刃离开蓝色电弧的范围,许成林这才再次取得了它的指挥权。

    许成林皱着眉,紧紧地盯住白色雄狮,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九柄飞刃无功而返,这多少让他有些意外。白色雄狮的蓝色电弧,相当于无形之间,封杀了许成林一个攻击手段。

    轻轻吐出一口气,许成林并没有感到失望。这第九层的傀儡,如果轻而易举就解决了,他自己都是不会相信的。单手飞快拂过储物袋,长剑跃然出现在手中。

    没有浮夸的招式,许成林对着白色雄狮轻轻挥出三剑。三道风刃极速飞向雄狮,但任是风刃飞得再快也没有快过雄狮。雄狮只是轻轻挪动了几下身形,便躲开了三道风刃。看着雄狮躲开风刃,许成林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手中悄无声息的掐了一个法诀,被躲避的三道风刃突然合三为一,以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威力,回旋再次袭向白色雄狮。

    白色雄狮躲开了前三道风刃,多少显得有些得意。他那标准的轻缓的步伐还没有迈出,便感受到了来自后方的袭击。事发突然,加上他多少有些大意。白色雄狮虽是躲开了风刃,但还是在身上留下了伤痕。

    许成林双眼一亮,心中已是有了对付他的办法。

    “那蓝色电弧会对法器造成影响,但看上去似乎并不能防住法术伤害。很好,能够伤的到他就很好。”

    脚下灵光微闪,许成林身形消失不见。待他身形出现之时,三道风刃已是袭向白色雄狮。许成林没管能否击中,身形便再次消失不见。如法炮制一般,他身形再次出现之时,又是三道风刃袭击向雄狮。

    如此行事,许成林来来回回招出数十道风刃。不知不觉之间,他已是绕着雄狮走了一圈。风刃穿梭之间,正好将白色雄狮围在其中。许成林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手中长剑已是消失不见。双手各自捏出一个奇异的法诀,数十道风刃飞行的轨迹全数发生了变化。

    身处风刃包围的雄狮不停的闪躲,但躲得过一道风刃躲不过第二道。躲得过威力小的风刃,却躲不过那些威力大的风刃。躲得过轨迹正常的风刃,却躲不过变化轨迹的风刃。

    风刃的数量越来越少,但威力却是越来越大。再加上风刃的轨迹在不断的变化,白色雄狮可谓是叫苦不迭。你速度快,躲得过一个方向攻击,但不能躲过所有方向的夹攻。

    白色雄狮是傀儡,身上并没有鲜血。但他那一身白色的身形,已是布满伤痕。优雅的身形已是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累累伤痕。蓝色电弧虽然还是布满全身,但丝毫阻止不了风刃对其造成伤害。

    风刃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白色雄狮还是出于本能不停躲闪着。过了几十息之后,白色雄狮这才反应过来,风刃已是消失不见。白色雄狮猛地抬头,对着许成林狂吼一声,仿佛在宣泄自己的愤怒一般。

    只是它刚吼了几声,声音便由高变低,最后变成了低吼。白色雄狮轻轻的低吼,高傲的头颅微微低垂,身形微微下伏,脚步却是向着后方退去。因为就在刚刚,它在许成林的身上感到了致命的威胁。

    此时的许成林双眼微眯,手中虚托着一轮白色半月形的光团。这光团不是别的,正是诸多风刃结合而成风团。多重浪,可将多个相同的法术相互结合,借以提升法术的威力。颇为神奇的一门法术,但美中不足的是融合的法术威力最大为两倍。但同样的,此法术其强大之处也在于此。

    有句话说的好,量变产生质变。某种法术一旦被压缩到一定程度,其威力不一定有变化,但效果一定有变化。多个风刃结合在一起之后,已经不能称之为风刃了,或许称之为风刀更为合适。

    用风刃凝聚成风刀,这也是许成林第一次试验。仔细感应了一下手中的半月形光团,许成林只觉一股金元素锋锐之感直逼面门,同时风的轻灵飘逸也同样具备。这个异变而来的法术,可以说是风刃的加强版。当然了,其用法也是与风刃用法大致相同。

    许成林双眼一缩,神识直接锁定了白色雄狮。转手将虚托的风刀甩出,白光一闪消失不见。不远处的白色雄狮,双眼猛的一缩就要跃起。只是它的身体还未腾起,便很是突兀的落回了原地。

    雄狮身上的蓝色电弧,慢慢的缩回到体内。一种炽烈的白光,从他体内透体而出。他身体慢慢的倒向了一旁,细密的裂痕逐渐布满全身。还未待白色雄狮倒地,他的身体便瞬间化作了一地白色的碎片。

    那风刀竟是以极快的速度击中了白色雄狮,更是以诡异的方式将它从内到外整体破坏。许成林见到已经击倒傀儡,身周的九柄飞刃重新化为一体。伸手接住飞刃,许成林将它收回了通天灵葫之中。

    咔嚓一声,许成林手中的长剑出现了一道裂痕。随着第一道裂痕的出现,接二连三的裂痕逐一出现。啪的一声,许成林手中的长剑裂成了碎片。望着手中的剑柄,许成林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把得自极北冰原的法器,这下也是毁掉了。

    一次性放出太多的风刃,完全超出了法器的承受范围。这柄法器的毁坏,也是在许成林的预料之内的。作为炼器师的他,早就意识到长剑的毁坏了。

    “一把中阶法器,换的第九层的胜利,也算是发挥了他最大的价值了。哎!不可惜!不可惜!”

    嘴上如此说着,但许成林还是很心疼的。毕竟是跟随自己一年有余的法器,毁坏不心疼那全是骗人的。炼器师向来爱惜自己的法器,许成林也是一样的。

    “传功九炼全部通过,获顶级功法挑选资格!”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还容不得许成林再有反应,身影忽的一下消失不见。

    “真是好驳杂的手段,法宝、法术、炼体术无所不会,基础功法却是剑修与儒家的路子,这小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的某个家伙,真是让人不痛快。算了,不管了。留给传功殿他们自己烦恼去吧,反正这一次之后大家留的痕迹就都不存在了。”

    冰冷的声音再次自言自语起来,说完之后便又安静了下来。没过多久,又是有人到来接受试炼。

    许成林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踢了一脚,踉踉跄跄的从虚空之中跌了出来。不是没有经历过传送,但像是被人一脚揣进虚空,又被人一脚揣了出来,这种感觉他还真是没有经历过。

    他心中有种想要骂娘的感觉,他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种待遇,但他相觉得自己一定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打量了一下四周,许成林发现他在一个封闭的石室之中。前后左右各十丈有余的方形石室,许成林正好站在中央。屋顶不高,只有三丈高左右,其上模模糊糊的不知写这些什么。

    屋顶上方镶嵌着八块奇异的晶石,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石室之内的光芒并不明亮,但许成林却是借着这不甚明亮的光芒,看清楚了屋顶的全貌。

    八块奇异晶石,每一块之上都有一些奇异的纹路,从上面蔓延至屋顶。在屋顶的正中央,这些奇异的纹路汇聚到一起,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圆圈。

    这怪异的圆圈之中是八个古体篆字,这八字恰巧成林正好识得。似是察觉有人到来,八颗奇异的晶石相继亮起强光。晶石之上蔓延而下的奇异纹路,如同水流流过一般纷纷亮起。

    八色光芒最终汇聚在一起,变成金色。金色光芒将中心的八个字映衬的格外醒目,这八字正是“诸般万法,适己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