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八章 洛雪施妙招,九华反常态

    七名黑衣人狼狈起身,第一件事便是四处寻找攻击他们之人。只见远处一道灵光包裹的身影,追逐着许成林一行人而去。七人心中暗骂不已,但看那些人已经逃远,他们只能忍下怒火放弃了追赶的想法。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一旦到了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也是会塞牙的。这七名黑衣人正打算离去之时,一股无形的波动又是迅速的降临到他们身上。七人毫无准备之下,再次被掀飞到了空中。

    砰砰砰连续七声落地声,七人直接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骂骂咧咧的起身,这次他们终于明白过来了,刚刚的两次袭击好像与逃跑的那些人无关。

    一声戾鸣远远传来,摄人威压随之降临。与此同时,天边一道金光疾驰而来。

    “他娘的!这是什么东西?好强的威压啊!主为做准备,我倒要看看,是我们将它打下来,还是它将我们全留下!”

    一名黑衣人双眼微寒,瞬间将一柄飞剑祭起。灵光一闪,飞剑瞬间袭击向金光。

    “蠢货!你找死不成!那东西能隔着这么远攻击我们,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手段吗?我们现在最好的应对是赶紧离开,而不是傻子般的冲上去搏斗!”

    一名黑衣人想要出手阻拦,只是出手慢了些,并未将飞剑拦下,最后只能无奈的抱怨了两句。

    “我我我我......我去,还不赶紧跑!我看你们都是在找死!”

    一名身形消瘦的黑衣人放下一句话,转身飞也似地逃了。其余黑衣人被弄的有些迷惑,皆是疑惑地看向逃跑的消瘦的黑衣人。

    “多大点事!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

    “瘦竹竿!跑什么?”

    “他娘的!这胆小鬼!”

    剩下的六名黑衣人,一个个嘲笑着逃跑的消瘦黑衣人。而那逃跑的消瘦黑衣人,则是远远的喊了一句话。

    “一群傻瓜!那是金焰鹰!还不赶紧逃命,跑的慢了谁也活不了~”

    声音显得很是悠远,但不难听出声音中的的惶恐不安,以及那一股淡淡的幸灾乐祸。

    “我去!怎么不早说!”

    “这该死的瘦竹竿!下回遇到他,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还废什么话!赶紧跑啊!”

    金焰鹰的恐怖,几名黑衣人都是听说过的。在他们得知远处那道金色身影是金焰鹰后,一个个便顾不得其他直接四散逃离。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几息时间,而此时的那飞剑刚好与金光相撞。

    轰的一声轻响,金光停滞了下来。紧接着金光猛地四溅,无数金色火雨从空中降下。金焰鹰的本体从金光之中显现而出,一柄飞剑被其牢牢地抓在爪中。微微一用力,飞剑在哀鸣声中化为了一团废铁。

    疑惑地望了望许成林一行人逃走的方向,金焰鹰却是有些癫狂的在空中一阵盘旋。没有人仔细观察金焰鹰,或者说没有人敢仔细观察。若是有人仔细观察定会发现,此时的金焰鹰正处在一种不正常的癫狂状态中,这种状态像极了被千灵醉吸引的矿兽。

    灵光包裹中追赶许成林一行人的身影,正是陈洛雪本人。她见到许成林等人平安里去,心中松了一口气。正打算绕开黑衣人离去的时候,陈洛雪本能的觉得后背一凉。回头之际,她正巧看见了金焰鹰化作的金光,从远处向着他们的方向而来。

    金焰鹰飞行途中,不时地释放出威压。这威压带来的无形波动,如同狂风席卷一般向着四周不断的扩散。陈洛雪见此情形,心中不由一惊。

    金焰鹰为什么会飞向这里,陈洛雪心中再清楚不过了。想到最初许成林往这个方向跑的原因,陈洛雪心中一动。她看了一下黑衣人的站位,浑身灵光包裹选择了直接从他们中间穿过。

    陈洛雪路过黑衣人的时候,突然又是福至心灵,顺手将一瓶药粉趁着机撒在了黑衣人的身上。这些药粉对人来说无色无味,而对于妖兽来说却有着莫名的吸引了。这些药粉不是别的,正是陈洛雪使用过一次的千灵醉。

    黑衣人的四散逃离,让千灵醉的气息到处都是。金焰鹰因为四散的千灵醉气息陷入莫名癫狂,从而忽略了陈洛雪与许成林的气息。陈洛雪的一手妙招,可以说起到了一石二鸟的效果。

    九华书院众人一路逃向远方,最后压阵之人正是许成林。因为先前受伤的缘故,许成林的状态实际上非常差。服用丹药三个时辰的时限,只过了不到两个时辰。他先是兔起鹘落的偷袭了黑衣人,又是大耗灵力一路奔波。在他不自知的情况下,伤势其实已经悄然复发了。

    时间过去不久,许成林亢奋的精神逐渐归于平静,此时他终于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他觉得内腑在不断翻腾,压抑不住的痛苦更是不断袭击他的全身。这一刻,许成林想起了自己是有伤在身的。苦笑一声,许成林缓缓落于地面。他脸色极为难看,扶住一棵古树,艰难的大口喘着气。

    拿出灵药,许成林服下之后,情况这才好转几分。行进了一段距离,九华书院的众人发现有人掉了队。回望之际,他们恰巧见许成林扶树气喘,艰难服药的过程。众人的表情一时间有些精彩,无论是谁此时都是有心怀感动的。

    还未等众人说出什么感激的话语,一道灵光包裹的身影,从远处疾奔而来。九华书院众人见有人追来,以为是敌人追击。他们手中法器亮起灵光,时刻准备着出手反击。

    身影倏忽之间落于许成林面前,灵光散尽,一名身着彩衣的少女显露而出。

    “怎么回事?伤势复发了!让你逞强!让你逞强!”

    看着许成林虚弱的模样,陈洛雪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心中突然无名火气,对着许成林就想踢了几脚。

    九华书院众人,见陈洛雪不似敌人,于是将法器收了起来。许成林缓缓的抬起头,对着洛陈雪嘿嘿的笑了两声。

    “无事!刚刚已经服用过了灵药。”

    虽是说得轻松,但陈洛雪还是从许成林的脸上看出了痛苦之色。

    “什么没事!你知道什么!一回伤,药可医;二回伤,病难治;一伤再伤,托成疾。你这次伤势复发,想要恢复如初需要很长时间!”

    看着许成林故作轻松的样子,陈洛雪的怒火更盛了。

    “那还好,能够恢复如初就不是什么大事。”

    看着陈洛雪火气变浓,许成林极力想露出一个让她心安的笑容。但他自己不知道,他的这个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

    “你是不是傻了?平时理智如你,怎么这次就犯懵了。他们,值得你如此付出?”

    陈洛雪怒到极致,她的双眼已经含着泪水。指着不远处的九华书院众人,陈洛雪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摇了摇头,许成林扯了扯嘴角。

    “不一样的!他们是我的同门,再怎么样我也要管上一管。若是你的同门遇到危险,相信你也会做出类似的选择的。”

    “哎!算了!”

    强自压下怒火,陈洛雪叹了口气。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许成林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二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当然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二人的选择也是相似的。事情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当然任你怎么说。然而事情临身的时候,只有自己的感受最清楚。

    “那群黑衣人怎么样了?”

    许成林故意转移话题,试图打破沉默气氛。

    “你不说我还倒给忘了,那却黑衣人我看他们是惨了!”

    想到这里,陈洛雪的脸上不禁有了笑容。

    “哦?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轻轻一笑,陈洛雪将她祸水东引的行为说了出来。许成林听了之后,脑中不禁浮现出金焰鹰追赶黑衣人的场景。想到那群黑衣人被追的死去活来,他心中快意大生。

    “大快人心!虽是没看出黑衣人的功法,但我确信这就是那些搅屎棍。这次回宗门,我定会将此事禀报。”

    许成林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脸色终于恢复了过来。

    “那是!你早就应该......”

    陈洛雪的话,被某人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一股怒色取代了笑意,随即浮现在她的脸上。不仅是她如此,就连许成林的脸上也挂上了愤怒之色。

    “这位师兄!我刚刚没听清楚,劳烦师兄重说一遍!”

    陈洛雪声音冰冷,直接看向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

    “狗男女!伤风败俗!说的就是你们,有意见吗?”

    脸色苍白的青年从九华书院众人中走出,毫无顾忌的将话重复了一遍。

    许成林与陈洛雪都是有些懵了,这半天九华书院没过来人也就罢了,竟然还在一旁说出如此污言秽语。二人实在不知,这人究竟为何会说出如此诛心之言。

    现在最尴尬的,莫过于九华书院一众人了。他们虽不是真正的儒家弟子,但此等污言秽语也是不会轻易说出的。更何况前一刻自己一行人刚被人搭救,后一刻就有人站出来辱骂他们,这无疑有恩将仇报的嫌疑。

    此间与许成林最熟悉的三人急忙走出人群,想要化解这莫名的尴尬。可是这他们刚刚走出人群,身后又是响起类似的污言秽语。三人一脸诧异的回头看去,只见身后数人皆是气势汹汹的开口辱骂二人。

    若是一个人这样说,许成林和陈洛雪只会以为这人精神出了问题。若是一群人都这样,那就说明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了。许成林第一世间觉察到了不对劲,身为九华书院的弟子,自己门派的人是个什么样,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今日这些人的表现,太过出乎寻常了。

    许成林勉强放出神识,直接扫向那些口出污言秽语之人。在他的神识观察中,那些人身上有着一层肉眼看不见的微光覆盖。在他观察的过程中,九华书院一行人的身上相继出现微光。看到这里,许成林的眉头不禁深深皱起。

    眼见陈洛雪的愤怒不可抑制,成许林急忙轻轻地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

    “这群人有问题!你看他们的双眼!”

    许成林凑到陈洛雪身边,对着她轻声开口。

    陈洛雪没有表态,她重重的瞥了许成林一眼,却是深吐一口气压下了愤怒。

    依照许成林之言,陈洛雪看向九华书院一行人。只见他们的双眼,不知什么时候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在红色之中,似乎还有点点星光流动。

    “这是?这些人,他们怎么了?”

    陈洛雪发现了这群人的异样,只是她实在不知这些人是在何时有了这个变化。

    “不知道!他们像是中了某种法术。事反常态,我们小心一些!”

    许成林看着一群一反常态的人,心狠狠的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