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章 祸害遗千年,莫辨舌如簧

    陈洛雪带着许成林落在一棵古树之上,遥望着远处,陈洛雪眉头轻轻的皱起。见到陈洛雪皱眉,许成林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皆是葱葱郁郁的树木,在其中一条略显狼藉的小路,那正是二人一追一跑留下的痕迹。

    在这条小路的尽头,是众人先前停留的空地。至于现在,称那里为战场也不为过。空地经过九华书院一众人的折腾,现在已是满目疮痍。在战场的中央,高达两丈高的土墙,规整的圈起了一个十丈左右的方形。

    许成林还记得,这四面土墙正是出自他的手笔。而现在其中一面土墙上,却是被有着一个缺口。看着缺口的大小,显然不是一个人能弄出来的。

    “有人先我们一步,将他们放了出来。”

    看着远方的情况,许成林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为什么不会是他们自己轰碎的土墙?”

    陈洛雪偏头,疑问的看向许成林。

    “土墙术防御力很强,这个法术特点就是内部很难打破,而在外部容易打破。想要在内部打破我施展的土墙术,除非是他们所有人合力施为。而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根本没有齐心协力的意识。你再仔细看那缺口,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许成林指向土墙上的缺口,陈洛雪依言望了过去。

    “缺口的痕迹是由外往内的,这种痕迹只有在外部施力才会造成。”许成林望着前方,双眼之中隐隐有着担忧之色。

    “走吧,我们前去看看吧。不去看看情况,相信你也不会安心的。”看出许成林脸上的担忧之色,陈洛雪直接作出了决定。

    “前面情况不明,小心些为好。”

    说话之间,许成林已是施展出了敛息术。一层无形的波动将二人包裹,他们身上的气息悄然之间消失不见。

    看了许成林一眼,陈洛雪没有多说什么。现在的情况下,他们正是需要隐藏起息前去查探情况。况且只是使用敛息术不战斗,也不会对许成林有什么影响。

    战场已经有人到过了,先前走过的道路定是已经被发现。再按照原地返回,有被人发现的风险。二人悄然无声的落下树冠,钻入了茂密的森林之中。

    出于谨慎,二人不断地迂回前进。眼见他们就要接近战场,突然一种难以形容的刺耳声音在四周响起。听到刺耳的声音,二人知道已经被人发现。他们实在没有想到,有人竟会在空地周围全部布满了预警阵法。

    许成林没有再浪费灵力支撑敛息术,果断的撤出了掩藏。灵光乍现,陈洛雪手中已经出现了青凝剑,手腕之上的五行环也是闪着淡淡光芒。许成林也没有犹豫,莲花飞刃一分为九,悬浮在二人身周将二人保护其中。二人一守一攻,做好了应对意外的情况。

    “何方鼠辈,藏头露尾!在我九华书院面前,还不速速现形!”

    一声高喝响起,二人不禁循声望去。

    只见七道身影向着二人极速接近,几个呼吸之间他们便来到二人近前。七道身影迅速分开,将许成林与陈洛雪包围在其中。许成林环视四周,见到七人皆是九华书院的弟子。但这七人无一例外,都不是自己先前搭救的人。

    这七人许成林虽是不甚熟悉,但好歹是有过印象。向着七人微微抱拳,算是相互打过了招呼。七人见到对方中九华书院的人,对许成林与陈洛雪也是和善了几分。

    许成林微微点头,便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某棵古树。在那棵古树之后,正是刚刚声音主人的位置。刚刚的声音成林觉得很是熟悉,他确定并不是周围七人的声音。这声音他应该不久之前听到过,只是一时间忘记了声音的主人。

    古树之后,慢慢转出一个人。这人神态悠闲至极,闲庭信步般的缓缓的走着。见到此人的面貌,许成林双眼不由一缩。

    “是你!怪不得我觉得声音这么熟悉。”

    “许成林?我道是谁鬼鬼祟祟的,原来是你啊!也难怪,这样才对嘛。实力见不得人,做事同样见不得人。”

    庞军一脸嘲讽的看向许成林,嘴角挂着几分古怪的笑容。

    “是庞军,你和他有矛盾?”

    看着庞军如此针锋相对,陈洛雪直接看向许成林。

    “是了,我们之间的确有矛盾。仔细想想,矛盾还不小的样子呢!”

    许成林耸了耸肩,态度有些无所谓。

    “哦?是有多大的恩怨,值得如此针锋相对!”

    “说来也是无妄之灾。我一向低调,他却看我不顺眼。五人小队他想主导,于是想方设法将我排挤我出队。后来他在在秘境遇险,却还想拉我一起躺回水,于是我一气之下给了他一击。再到后来,我就没有见过他了。没想到这家伙是属狗皮膏药的,竟然又在这里遇见。果真应了那句话,祸害遗千年啊。”

    回想起这些事,许成林都觉得有些无语。

    陈洛雪不禁莞尔,只是听这许成林寥寥数语,她已经将事情的大概轮廓搞清楚了。善妒、记仇、自以为是,这就是庞军此时在陈洛雪眼中的形象。

    只言片语难以认清一个人,况且是出自对头的话语。这个道理陈洛雪自是明白,但她今日却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这说来也不奇怪,无论是先入为主,还是接下来的行为,庞军都没有给陈洛雪留下什么好印象。

    口口声声说着别人鬼鬼祟祟,他却是在确认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从藏身之地出来;开口不问青红皂白便出口伤人,丝毫不念同门之谊。就这样的人,能会是什么好人?

    陈洛雪轻蹙秀眉,神识向着周围搜索起来。自从靠近战场之后,她便隐隐察觉一股淡淡的气息。这股气息很是淡薄,若隐若现让她难以捕捉。目光一一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她的目光在庞军的身上停留了几下,最终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气息并不是气味,无色无味的东西照样能够查找到气息。只是有些气息十分特殊,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够察觉。而此时陈洛雪若隐若现的察觉到的气息,就连他自己也想不起在哪里遇到过。

    “我若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就是幻灵教的陈仙子吧。”

    庞军脸上挂上一丝笑意,向着陈洛雪微微拱手。

    陈洛雪自从见到庞军后,便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对于庞军的搭话,陈洛雪也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庞军似是无所察觉,又是笑着开口。

    “仙子为何与这人待在一起,何不加入我们队伍。”

    “多谢好意!不劳你费心了!”

    陈洛雪态度冷漠,根本懒得愿意庞军。

    “仙子和不再考虑一下,与他待在一起......”

    “够了!我怎样关你什么事?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

    庞军讨了个没趣,讪讪的将目光转向了许成林。

    “许成林,我是真的佩服你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还敢回来啊!”

    庞军的一句话,不仅让许成林迷惑,就连陈洛雪也是同样迷惑起来。许成林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他为什么不敢回来。看庞军志得意满的神情,仿佛抓住了许成林什么把柄一般。

    “庞军,你这是何意?”

    许成林微皱眉头,声音中满是冰寒。

    “哼!这土墙可是你的手段?土墙内的烧焦痕迹是否也是你的手笔?土墙内的众多师兄弟是不是与你也有关系?”

    庞军的这话充满玄机,他问的这几个问题很是模糊。土墙是他的手段,烧焦的痕迹也是他的手笔,土墙内的诸人也是与他有关系。若是不知情的人,将这几个答案联系在一起,某些事实便会被误导向错误的方向。

    “你把话说清楚,不要故意误导他人!”

    陈洛雪听出了庞军话中隐藏的陷阱,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陈仙子不要误会,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庞军嘻嘻一笑,似是一点也不生气。

    “先前我说亲眼见到许成林发狂攻击同门,诸位师兄弟还不相信。就在不久之前,昏迷中的师兄弟们已经有人醒来。他们可以证明,先前众人和许成林是在一起过的。所有的师兄弟们都昏迷了,而他许成林却是独自离开了。再加上周围都是他施法的痕迹,发生了什么事情还用我说出来嘛。”

    “这完全是你的臆测而已!根本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陈洛雪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口呵斥庞军。

    “臆不臆测先放在一边,总是我是有理有据,不像某些人~”

    庞军的最后一声拉的十分长,那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

    许成林脸色冰寒,他只是有力的吐出六个字。

    “可敢前来对质?”

    庞军摇了摇头,一脸促狭的看向许成林。

    “好个狡猾的家伙!你明知他们受创过重忘记了那段记忆了,现在却是还来与他们对峙,你究竟安的什么居心!”

    许成林被庞军一席话气的不轻,他努力了好半天才压下怒火。

    “口口声声说见我攻击同门,那当时你为什么不来阻止?”

    庞军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但随即他就迅速将这笑容掩藏,脸上挂上一幅大义凛然的神态。

    “我当时身受重伤,根本使不出半点灵力。与其冲上去送死,不如留下有用之躯向大家揭发你。”

    “好个强词夺理!无凭无据,只凭臆测,只凭口舌之利,你们竟然全都无动于衷?”

    陈洛雪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指向在场的七名修士,神情说不出愤怒。

    在场的七人被陈洛雪说的有些脸红,但随即他们便换上了一副冷漠神情。

    “陈仙子,你过界了!这是我们九华书院自己的事,仙子莫要多管。两位同门各执一词,我们只相信事实。孰是孰非并不是我们说了算,我们两不想帮,只是做个见证而已!”

    一名手执长剑的青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上述话语。

    “好个两不相帮,你们究竟倾向于谁,自己心中明白!”

    陈洛雪怒不可遏,几欲冲上去再次理论。

    “算了洛雪,道理是讲不通的。你难道还没有看明白吗?今日算他们走运!”

    拍了拍陈洛雪的肩膀,许成林对她摇了摇头。

    “可是.....”

    见到许成林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八人,陈洛雪识趣的将未说完的话收了回去。她知道,今日之事只是告一段落而已。迟早有一天,许成林自己会找回场子的。

    “我们走!”

    八人只听到许成林说完这句话,便见到二人身影逐渐归于虚幻。许成林直接施展腾云身法,竟是在八人未察觉的情况下直接离去。这一幕,让八人心中骇然。

    “哼!速度快有什么用,在跃凡真人面前根本只是蝼蚁而已!”

    庞军大骂了一句,顺势将将身上的外袍扯下。一个火焰术下去,外袍直接化作了灰烬。直到这一刻,庞军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将额头上的汗水轻轻擦去。

    “庞师兄,这次大家可为你得罪了不好惹的人。希望回宗门以后,莫要忘了大家才好!”

    手执长剑的青年面带讨好之色,笑着对庞军开口。

    “呵呵,小事而已。凌霄峰之事,还不是我庞军一句话的事!”

    “那承您吉言了!”

    七人都是不约而同的笑了,这笑容之中包含着许多难以言明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