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解前事疑,余晖斜影长

    森林的某个地方,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的出现,瞬间惊走了周围的鸟兽。许成林神识扫过方圆几里确认了安全,这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他双眼微闭,脸色极为苍白。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陈洛雪站在许成林身旁,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许成林下意识的浑身抖了一下。他微微一转头,正好对上陈洛雪冰冷的目光。

    “怪不得自己后背发凉,原来源头在这里。看这表情,定是在生我气了!”

    看着陈洛雪的表情,许成林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

    “哈!你这丫头,又是在生什么闷气?”

    “哼!明知故问!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你这么容易就退让了。象征性的抗争一下都不做,竟是直接灰溜溜的走了。”

    陈洛雪阴着一张脸,将头扭向了一旁看不许成林。

    “就是因为这个?”

    看着陈洛雪的动作,许成林不禁笑了出来。这个表情他太熟悉了,儿时的陈洛雪只要一生气就会如此。

    “你笑什么?”

    陈洛雪转过头,一脸怒气的看向许成林。

    “若是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许成林止住笑,一本正经的问了许洛雪一句。

    “若换成是我......”

    陈洛雪被这一问,真的被问住了。是啊,当时的情况她会怎么选择呢。一气之下和那些人拼了?留下来继续讲道理?仔细想了一下,当时直接离去,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都是同门,纵使有所恩怨,也不可能会刀兵相向吧。和那几人一争口舌,赢了又有什么意思?争得一时意气,并没有多大用处!”

    陈洛雪被许成林说的哑口无言,但碍于面子她并没有认输,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行了别郁闷了!作为当事人的我,都没有这样愤怒,你生的哪门子气。今日之事只是告一段落,真正的开始还在以后。修行之路还很长,以有的是机会让他们难以翻身。”

    说到最后,许成林目光冰冷的望去来时的方向。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再生气那岂不是自作多情了。”

    陈洛雪嘴上这样说着,但脸上的怒色却并未消减多少,显然她心中仍是余火未消。

    “怎能这么说的?白云村走出来的六人,如今只有你我相遇。你的事现在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你也不能推脱!”

    见到陈洛雪余怒未消,许成林连忙陪笑着转移话题。

    “你这家伙倒是不客气!”

    陈洛雪丢给许成林一个白眼,心情稍稍变好了些。

    “那是那是,跟你客气什么。现在就我们两人,我们再不守望相助,还能依靠何人?”

    “算你说的有道理!”

    陈洛雪的语气缓了几分,显然她的心情也是开朗了许多。

    见到洛雪情绪终于平缓了下来,许成林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陈洛雪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一旦真的发起火来,除了她哥陈墨恒可以压制,其余人皆是不好使。辛亏这次许成林发现的早,不然等陈洛雪真的发起火来,她干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许成林一拍储物袋,九块阵盘出现在他的手中。微微注入灵力,九块阵盘全都漂浮了起来。每块阵盘正面的纹路相继闪亮,逐渐勾勒出九副微小的玄奥图案。

    许成林操纵着灵力,飞快的将九块阵盘拼在了一起。一阵响动之后,九块阵盘相互扣合拼成了一个圆盘。阵盘入土,一个光罩将二人保护在其中。随着光罩上灵光一阵波动,二人连同光罩一起消失不见。

    “怎么又将它放了出来?”

    见到许成林再次放出小迷神阵,陈洛雪不禁有些惊奇。

    “我现在是伤员,不能一直到处奔跑,总是要休息一下的。”

    许成林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袋中往外掏东西。整理出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顺手又收入了通天灵葫之中。略微思索了一下,许成林从通天灵葫之中找出一枚空白玉简。他手中灵光猛地亮起,神识也是直接注入到了玉简之中。十息左右的时间,许成林轻轻吐出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玉简,他顺手抛给了陈洛雪。

    “这是什么?”

    “看一下你就知道了!”

    神识沉入玉简,陈洛雪只是看了个大概,便明白玉简中所记载的内容了。玉简之中记录了一个无名法术,至于作用则是和敛息术相仿。

    “这是特殊的敛息术?”

    陈洛雪抬头,疑惑地看向许成林。

    “说的没错!就是特殊的敛息术。”

    给了陈洛雪一个赞赏的眼神,许成林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敛息术你从何处得来?难道是......”

    托着手中的玉简,陈洛雪不禁将目光看向许成林的腰间。

    “真是聪明,这个敛息术就是通天灵葫上记载的法术。”

    许成林笑着看向陈洛雪,一边抚摸着腰间的通天灵葫,一边继续开口。

    “当初这个法术全是用古文字记述的,为了它我可是花费了不少气力。好在这法术效果斐然,不然真的是亏了。趁我休息期间,你赶紧将这法术学会。现在可不是我们放松的时候,别忘了还有一只行踪不定的金焰鹰在虎视眈眈了。这森林之中,它是主人,我们是客人。主人找客人容易的很哩......”

    许成林絮絮叨叨地说着,同时手上还在不停的整理着东西。

    “真是想不到,你还是个移动宝库呢!”

    “别!我可承担不起。只是来秘境之前,准备的比较充分而已。”

    ......

    约莫一日之后,二人消失的地方灵光一闪,一个不大的光罩浮现而出。光罩散去之后,一块阵盘破土而出。许成林一个法诀打出,阵盘再次化为九块飞入手中。顺手将阵盘放入储物袋,许成林直接放出神识笼罩向周围。

    方圆几里内的情形,全部收入许成林脑海。不知是该说他们幸运还是说他们不幸,方圆几里之内无任何的妖兽存在,但同样也无其他对修炼有用的东西。许成林摇了摇头,微微感到有些无语。不过想了想,他便也是释然了。灵气再怎么浓郁,修炼资源也不会随处可见的。找到了幸运,找不到是正常罢了。

    “走吧!这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去哪?”

    陈洛雪笑着转头,看向身旁的许成林。

    “去哪?不知道!秘境这么大,我想去转转!”

    许成林回答的很洒脱,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凝重。显然伤势恢复后,许成林的信心又回来。

    “秘境这么大?难道以你的神识,也不能将整个秘境看个遍吗?”

    “那怎么可能!我的神识充其量也就和凝气期相当,想要看遍整个秘境,除非是跃凡真人的神识。”

    许成林虽是对自己的神识很有自信,但他却是有自知之明。纵使他神识远超常人,纵使他神识媲美凝气,但终究是有神识范围的极限。在某些空旷之处,他也就是别人查探的距离远一些而已。

    “说实话,现在只有三个方向比较明确。那边是一片广袤的水域,那边则是我来的血色平原,我们的后边就是那棵巨树。若是胆子大的话,我们可以到巨树的另一面看看。”

    许成林伸手指向三个方向,却是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陈洛雪。

    “巨树的另一面,我是不想去的。有一个金焰鹰追杀我们已经够了,我不想再去招惹其他的东西。”

    陈洛雪没有犹豫,直接将风险最大的选择否定了。

    “我想也是。”

    许成林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他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这样一来就是二选一了。俗话有云,逢水莫涉。我看那片水域我们就不要去了,血色平原你应该比较熟悉,不如我们就往那里走。”

    陈洛雪想了一下,终于做出了选择。

    “嗯!这主意不错。血色平原出产血晶石,这东西对于淬炼体魄有不小好处。我先前得到了一些,但已经用掉了。这次再去一趟,趁机多采集一点。好东西,一点也不嫌多呢。”

    一边说着话,许成林一边回忆平原上发生的事情。一丝得意之色,不由得浮现在他的脸上。

    没有理会正在洋洋得意的许成林,陈洛雪手腕一翻拿出一枚空白玉简。她查探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始向玉简中刻画内容。

    “这是做的什么?”

    看着洛雪的举动,许成林微感好奇。

    “当然是把路线记录下来了,来了一回总要弄清地形吧。”

    “说的也是!”

    抬手拿过陈洛雪手中的玉简,许成林运转灵力与神识,将玉简之中的内容重新刻画。只是几息的功夫,周围神识可见范围的情景,便全部收入到玉简之中。

    想了一想,许成林凝目望向了后方。他将神识汇聚成一束,直接向着远方射去。在神识的极限范围,金焰鹰的巢穴赫然出现。缓缓的收回神识,沿途所见所有详尽路线,尽皆被他收入到了玉简。

    在最后,许成林将金焰鹰的巢穴所在,标注了一个醒目的标记,注解上了切勿靠近四个字作为警告。

    “再看一下!”

    许成林一笑,顺手将玉简递还给了陈洛雪。

    接过玉简,陈洛雪神识沉入其中。一副详尽的路线图,赫然出现在玉简之中。

    “神识强大果然有优势,看来回去之后,我也要赶紧将神念剑功法修炼好才行。”

    陈洛雪再次感受到神识强大的好处,她不禁也是心生向往。

    “不要着急,神识功法修炼起来不易。要想快速的提升神识,还要辅助不少的灵药。有些灵药并不好得到,这试炼之地我们倒是可以碰碰运气。”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四处找找!”

    拉着许成林,陈洛雪就想往前走。看那急迫的样子,好像多耽误一刻世间,那些灵药就会被人提前采走一般。

    “还是没有变啊,说起风来就是雨,想起一出是一出!”

    许成林心中感慨,脸上不由得无奈一笑。

    “不要急,一切有我,欲速则不达!”

    许成林摇了摇头,反手拉住了陈洛雪。他身上灵光亮起护住二人,脚下灵光也是同样闪动起来。二人身影逐渐变淡,随即消失。

    远远的二人身形显现,余晖之下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二人相伴前行,一句话轻轻地飘远。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试炼之地不久将再次开启,离去的时间快要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