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幻灵言真情,宗门掩意图

    “师兄倒是乐得清闲,小辈们的事竟是一点也不想管!”

    正当青尚真人看着门下弟子内斗的时候,清灵仙子却是悄然传音与他。

    青尚真人表情未变,声音却是已经回复清灵仙子。

    “些许小事罢了,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好了。修行一途,我们能管得事情很多,能管的事情也不多。功法能传授,一些经验也能传授,但人生履历是我们所不能传授的。有些事情,还是必须亲身经历的,谁也干涉不了。”

    “也是。所有的事情我们岂能面面俱到,毕竟这是他们的修行道路。性格不同,经历不同,造就的道路也会不同。修行之途哪条才是最好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英勇果敢能否登顶?左右逢源可会称尊?谁又道阴谋诡计不会为王?那变通之道不亦是一条大道……”

    “正是因此,我才不会多加干涉。各自有各自的道路,只要不太出格,做出有损宗门之事便可。”

    “是了,此次还要多谢师兄帮忙了。”

    “客气了!世人皆知六大宗门各分大陆,但他们哪里知道,我们本是一家。此次试探,不知结果如何?”

    “不只是他们,似是还有其他被渗透,牵扯极广难以查清。就连我们之中......”

    “此事你我双方知晓即可,勿要声张。如何决断,还要看上面怎么说!”

    传音到此,两位宗师各自一笑。

    “清灵妹子!双势会武至此已结束,我们一行人就不再多做打扰了,替我向诸位老友问好!”

    青尚真人爽朗一笑,对着清灵仙子一抱拳。

    “师兄来去匆匆,小妹未能尽地主之谊,还望师兄勿怪。下次时机得当,小妹定于师兄把酒畅欢!”

    见青尚真人欲要告辞,清灵仙子出奇的没有挽留。

    “好!那我等着了!”

    大笑声中,青尚真人身上青色灵光大盛。灵光迅速蔓延,将九华书院众人全部笼罩。嗖的一声灵光升空,九华书院一行人的身影同时消失不见。

    “浮光掠影!青尚这家伙,修为又增长了不少啊。”

    浮云真人心下一惊,双眼睁的极大。

    “每次遇到这家伙,他的修为都会有不小的进步!”

    “是啊,看来再不努力,我们就要被他越甩越远了。”

    浮妄、浮尘两位真人,也是止不住的摇头感叹。

    “青尚师兄虽不是顶尖的天赋,但却是顶尖的努力。而修行这种东西,到了一定阶段时候,天赋便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努力反而才是起决定作用的那一个。他有如今的修为,也是一种必然!”

    清灵仙子缓缓走了过来,看着满是感叹的三位真人,她只是轻轻笑了一笑。

    “仙子此言有理,看来我们今后也要努力修炼了。跃凡期还远远不是终点,之后还有传说中的脱俗境界,甚至还有更高。”

    浮云真人望着远处,双眼之中不禁闪过两道金光。

    “对呀,还远远不是终点!我们的修行之路,还长着呢。”

    清灵仙子同样望向远方,那个方向正是青尚真人离去的方向。

    “清灵仙子,此间事了,我们也不多做打扰了!”

    几名跃凡期真人联袂而来,将四位真人的遐想打断。清灵仙子转过头,对着几名真人微微一笑。

    “此间事了,几位自行离去便是。三位散修联盟的道友还需在此盘桓一段时间,我就不送几位了。”

    “岂敢岂敢,仙子自忙便是!”

    几位真人笑着点着头,转身带着各自的门人离去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清灵仙子看了一下在场停留的所有人。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终于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话。

    “诸位若是有事,自行离去便可。清灵这里托大,就不一一相送另外!”

    “岂敢岂敢!清灵仙子客气了,都是同一片大陆的人,大家没有什么见外的。”

    “是呀是呀,我们这些人,用不着仙子操心!”

    应和声此起彼伏,此时能出声应答的无一不是跃凡修士。

    清灵仙子点了点头,微微露出一个笑容。随即她转回头,便不再理会那些人了。

    “看吧,这就是大宗门的无奈!没这两句客气话,他们是不肯轻易的离去的。”

    对着三位真人抱歉一笑,清灵仙子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哈哈哈哈,仙子你就别抱怨了。有些人想要找这种无奈,还找不到机会呢。他们哪是不肯轻易离开啊,是不敢轻易离开吧。万一不小心将幻灵教开罪了,他们在风元大陆就没有好果子吃喽!”

    浮云真人一抚须,直接笑了出来。清灵仙子也是跟着一笑,但随即她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看着清灵仙子表情的变化,浮云真人立即意识到清灵仙子是有事要谈。

    “此处只有你我双方四人在此,仙子有话不妨直说!”

    “也好!几位能到这来,说明也是被散修联盟信任的。此间所发现的事情,我代表宗门告诉诸位也无妨。诸位若是能提前将消息带回,也省了我火急火燎的通报宗门了。”

    清灵仙子说的很是随意,浮云真人却是听出了别的意味。他神情一肃,抬眼看向自己的两位兄弟。

    “老二、老三!”

    浮云真人只是说了一声,浮妄、浮尘两位便直接动了起来。三人不愧是同胞兄弟,默契果真非同小可。

    两位真人各自掐出一个法诀,一层无形的波动瞬间荡漾。四人周围三丈范围,陷入一片安静之中。外界的声音近不了四人,他们的声音也传不出这个范围。

    看着三位真人的反应,清灵仙子不禁暗自点头。不愧是能够跻身前列的大势力,他们与六大宗门平起平坐是有一定道理的。

    清灵仙子并未开口,而是放出了神识与三人交流。显然她是害怕法术出问题,故而才施展此法。看到清灵仙子如此郑重,三位真人也是心下一凛。看来所说之事,远比三人想象中的要严重。

    远远的看着四位真人,李乘重重的哼了一声。他们此时的状况,岂止用一个惨字来形容。蓝玉宗来时二十余人,去时人数少了一半。就连等候接应的跃凡真人,也是被人直接打回了家。丢人,丢人啊,丢人丢大了!

    “九华书院!幻灵教!迟早一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到时候我们……”

    说到关键之处,李乘却是住了嘴。他虽然没有对四位真人施放恶意,但他似乎察觉有一刹那四位真人都是看向可他。

    如芒在背的感觉只有一刹那,李乘几乎以为是错觉。但他不敢赌,后半句话若是让四位真人听了去,他们的事情就是彻底失败了。所以,他不敢赌!

    “等着吧!总有一天要全部清算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走!”

    忍下满腔怒火,李乘带领着蓝玉宗保留的弟子离开了。相继的,其他一些队伍也是开始离去。盆地之上,不是见到一道道离去的遁光,那是跃凡修士离去的遁光。此间之事,真的已经了结。

    许成林始终觉得有些不真切,当初一行人从宗门去往风元大陆,只是路途便折腾了半月有余。而现在青尚真人带着他们,只用三日有余便通过传送阵跨越了两个大陆。

    跃凡修士的厉害之处,由此可见一斑。想到自身如今的修为,以及回到宗门后即将得到的破障丹,许成林不由得心中一热。

    对于许成林而言,此行的唯一遗憾,就是走的时候未来得及再与陈洛雪告别。但宗门长辈走的突然,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二人不知何时会再相见,但他觉得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相见之期,也许就在他们各自凝气成功的时候。若要时常相见,除非他们能够达到跃凡期的修为。想到跃凡修士的飞行速度,许成林又是不禁心生羡慕。

    跃凡修士啊,那离着他还很遥远。但不管多么遥远,他不是还在进步吗。迟早有一天,他会达到的,或者走得更远。想到此处,许成林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回到宗门,众人直接来到了传道峰之上。一间不大的小阁楼前,几名弟子迎上了回归的一众人。一番见礼之后,青尚真人交代了众人听从安排之后便径自离去。

    宗门初始承诺只收取秘境所得五分之一,其余所得全归参加弟子所有。而后来掌门则又是放松了条件,告诉众弟子宗门不会抢他们获得的资源,只是建议换成宗门贡献而已。虽说是没有强制上交战利品,但宗门还是会象征性的统计一下数量的。而这战利品的数量,往往与一个修士的战力相关的。

    青尚真人在众人出秘境之后,施展了一个法术将众人的储物袋气息隐藏。而他并没有告诉众人,这个法术还有着另一个作用,那就是方便宗门统计战利品。储物袋被青尚真人施展法术之后,出自秘境东西全部沾染了特殊气息。宗门清点战利品的凭据,正是查探那些沾染了特殊气息的物品。

    在统计战利品的时候,许成林心里其实是有些发心虚的。因为他将此行的多数东西,都已经转移到了通天灵葫中。储物袋中留下的东西虽不少,但与通天灵葫中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许成林估计储物袋中的东西,已经足够应付宗门统计数量的了。但他哪知道,他自认的足够应付实际上已是大大超出。当那一储物袋的东西倒出来的时候,着实让负责清点的年轻师兄吃了一惊。

    一小堆灵石簇,一小堆各色玉瓶,数件法器,以及十数株灵药。每一样东西都不多,但放在一起却是价值斐然。不说别的一些东西了,单是收获那一小堆灵石簇,就已经不虚此行了。要知道,最差的灵石簇也是中品灵石啊。

    负责清点的年轻师兄咽了口口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许成林。

    “这位师弟,这些全是双势会武的战利品?”

    许成林尴尬一笑,伸手从数件法器中翻出了一枚玉杯法器。想了一下,他又拿过来了不少玉瓶和些许灵石。

    “剩下的这些,都是得自秘境之中!”

    听着许成林说完这句话,年轻师兄嘴角抽了抽。

    “这是炫耀吗?没想到一次双势会武,就让这小子收获如此之多。不对!一般修士不应该会获得如此多的战利品,莫非这不起眼的小子乃是实力超群之辈。”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他看向许成林的眼光不禁带上几分好奇。

    看着年轻师兄一会儿吃惊一会儿好奇,许成林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他刚想上前搭话,那人却是此时抬起了头。只见他拿出一枚玉简,灵光注入其中书写着什么。接着他抬起头,一脸微笑的对着许成林开口。

    “不知师弟想要贡献宗门哪些东西,用来交换宗门贡献?”

    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许成林直接将所有的法器以及半数灵药交了出去,至于其他的则是收回到了储物袋。灵石这东西谁也不会嫌多,他当然不会贡献出去。玉瓶里面装的多是丹药,那也是不会轻易上交的。法器他不缺,全部交出去一点也不心疼。至于剩下的十余株灵药,则是他留下来掩人耳目的。十余株灵药一次全交出去不免引人注目,所以他只是上交了半数。

    年轻师兄将上交之物一番估量,接着向许成林讨来身份玉牌,将等价的宗门贡献注入其中。在年轻师兄的艳羡目光中,许成林一抱拳离去了。

    没有人怀疑许成林私藏,身上只有一个储物袋的他,几乎没有藏私的可能。然而几乎始终是几乎,并不是绝对。任何一人都不会想到,一名小小的锻体期修士,会身怀一件另有乾坤的宝物。

    就在许成林离去不久,年轻师兄掏出一块玉简。这玉简正是闻道堂专与后山联系的传讯玉简,而所谓的后山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灵仙峰。年轻师兄将许成林的信息,一字不差的写在了光幕之上。许成林在无意之间,进入了九华书院高层的视野。

    宗门的实际意图掩藏的很好,竟是没有任何人多想过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