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四章 殿中父女会,堂前知实情

    战利品统计完毕,许成林脸上表情虽无变化,但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匆匆与相熟的几人告别,许成林没有一刻停留,直接便返回了百炼峰的住处。连日来的高强度的激斗与警惕,让他的精神消耗极大,这一松懈下来瞬间觉得疲惫不堪。

    他现在急需抛开一切,好好得休息一下,顺便消化一下此次的得失。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他回到住处没多久,一场针对他的阴谋悄无声息的展开了。

    随着参加双势会武的人们回归,各种各样的相关消息也是传了出来。有浮空岛屿的现身、有黑色不知名怪兽的肆虐、有秘境寻宝的经历故事,种种消息不一而足。而其中一则消息夹在其中,则是尤为引人注目。九华书院百炼峰弟子许成林,在试炼之地森林某处,狂性大发打伤自家师兄弟若干人,事了拂衣而去。

    这消息虽是一句带过,但其中透漏的信息却是极为的详尽。有名有姓,有地点有时间,有事情经过和结果。这消息的真假无人得知,但不管真假,有这条消息就够了。参加双势会武的人,没人出面证实消息的真假。

    有人相信这则消息,有人则是不信,有人是保持怀疑。但不知为何,相信消息的人则是越来越多。仿佛有人是在推波助澜一般,这则消息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逐渐竟是将其他的一些消息掩盖下去了。许成林的名字和在秘境中的事迹,逐渐在整个宗门传了开来。

    宗门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弟子背叛师门,其次则是同室操戈。消息中的内容,分明就是暗示着同室操戈。这条消息与其他的消息,一起席卷了整个九华书院。人们在感叹佩服回归之人的时候,不免对同室操戈之人骂上几句。同时所有人也在奇怪着,为何时间过了这么久,宗门没有处置此人。

    萧雨走在去往传道峰的路上,她脑中微微有些混乱。每当想到那条有关许成林的消息,她都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想过直接去找许成林求证,但她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妥。而今日她来传道峰,是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来确认消息的真假。

    传道峰上有着掌门大殿坐镇,故而这山峰上守卫也是相对森严。任何人进出传道峰,实际上都要拿出身份玉牌检验。而令人惊奇的是,萧雨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排查。

    这些巡察弟子对她丝毫没有阻拦之意,反而对着她微笑点头。萧雨见到这些巡察弟子,先是一顿,随即也是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看他们无声交流的意思,仿佛都是与对方相熟一般。萧雨是神农峰的修士,巡察弟子是传道峰。两峰弟子虽是同属一个宗门,但如此相熟也是有些怪异的。

    掌门大殿之前,萧雨很是熟悉的和守门弟子打了个招呼,随即她便施施然的走了进去。几位守门弟子相视一眼,皆是漏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走进大殿之中,萧雨迎面便见到了一个中年人的背影。中年人虽是背对门口,但对来人的身份,却是了如指掌。微微叹了口气,中年人轻轻摇了摇头。他转过身来,一脸微笑的看着不远处的萧雨。

    “来啦?这么久不来,我以为你不认我了呢!”

    和善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在大殿,萧雨听了脸上不由一红。

    “我不想将自己搞得太特殊。”

    萧雨的声音很小,那辩解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看着萧雨的样子,掌门萧子岳无奈扶额。

    “什么叫搞得特殊?若是换做别人,这样的背景都得不到。你却是真是特殊,总是躲躲闪闪山的避开我。难道你避开我,你就不是我女儿了?”

    “我不是那意思,只是怕朋友介意我的身份......”

    萧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接无声了。

    “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真正的朋友会介意你的身份吗?你这样一直遮遮掩掩的,总有一天不会暴露?再怎么掩藏身份,你也是掌门的女儿。”

    萧子岳对这个女儿很是无语,明明和别人谈话一点事都没有。偏偏只要一见到自己,就变成了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对这个丫头,他真是又爱又恨。从小到大,自己没打过她没骂过她,千依百顺的依着她。可结果却是这样,明明是自己家的姑娘,却是害怕自己这个父亲。

    “我不和你说这些!我只是向你打听一下,那个流传许成林同室操戈的消息是真是假?”

    萧雨避开了自己的话题,小心问出了有关许成林的问题。

    “不说我还倒忘了!想不到如今凌霄峰之上,竟然也有人耍起了这些手段。出手坏人心境,好狠毒的手段。宗门之剑不该如此的,是时候整理一下了。”

    萧子岳没有正面回答萧雨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一番似是而非的话。

    “这么说那不是真的了!不好,我要赶紧联系王树声。许师弟修行不易,不能让这事情影响了他的心境。”

    萧雨的脸上先喜后惊,神情变化十分精彩,她一边说着就转身往殿外走去。

    “事情没你想的简单,不要四处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记得时常来看我!”

    听到这句话,萧雨身体一顿。她慢慢转过身子,对着萧子岳盈盈一拜。

    “多谢父亲告知,恕女儿有要事不能多陪!”

    脸红着说完一通话,萧雨跑也是的离开了掌门大殿。

    看着逃跑的萧雨,萧子岳一脸无奈。他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微微挂上怒火。

    “真搞不懂,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宗门如此多的青年才俊,她为什么对那呆头鹅有好感?那家伙有什么好的?相貌算不上上乘,修为也只能跻身中上游,虽是丹晨峰弟子却是半路出家。算了!由她吧。反正也只是好感,到时候再说吧!”

    萧雨匆匆忙忙的离去,看那前进的方向正是百炼峰的位置。与此同时,接到萧雨传讯的王树声,也是向着那里前进。就当二人相约前去之时,许成林如有了感应到一般,紧闭多日的房门悄然打开了。他伸了个懒腰,迈出自己的小院,走向百炼堂。而他不知的是,一场风波已经将向他席卷其中。

    一路走着,许成林感到奇怪无比。往日热情打招呼的百炼峰弟子,今日对他都是有些冷淡,而且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还在疑惑之中,许成林一个没留神差点撞到别人。

    许成林一个激灵,急忙对着那人抱歉的笑了笑。抬头打量了一下来人,许成林立即认出了这正是多日不见的古铜。眼见古铜神情饱满血气望足,身上散发一股淡淡威压,许成林已是明白对方应是凝气成功了。

    正当许成林不知如何称呼他的时候,古铜却是满脸严肃的率先开口了。

    “许师弟,外面都在传言你对自己人下手,我却是不信的。不过,我想亲自听师弟自己说,究竟是也不是?”

    被古铜这一问,许成林微微有些呆愣。他不明白,古铜这话是什么意思。疑惑之间,许成林不经意的看到了周围人的表情。这些人的表情,与密境外的同门表情如出一辙。冷漠、怀疑、嘲讽,刺痛人心,这些表情都是他所熟悉的。

    联想到密境外的事情,许成林似是恍然大悟。他脸上笑容渐渐消失,一副郑重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刚要回答,却是有两个声音抢先了。

    “我以人品担保,许师弟绝不会做此事!”

    “那消息绝对是谣传!”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在山下响起,一个是年轻男子声音,另一个则是菁华女子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不由相互望去,看到的皆是对方脸上的笑容。二人轻轻点了点头,一同顺着台阶起向着山上走来。

    许成林听着声音,已是知道了来人是谁。他仰头望天,只见天空中虽有乌云,但却是有光芒照破黑暗。深吸一口气,许成林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待到双眼睁开之时,他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我从来未做过此事!”

    许成林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轻轻吐出这几个字。有些事情不需要过多解释,相信即是相信,不相信说再多也没有。

    “好!那就是了,没有就是没有。这事我记下了,找到罪魁祸首定会为你出气!”

    重重的一拍许成林的肩膀,古铜却是舒了一口气。

    “是了,这事来的蹊跷,定是有人在针对许师弟!”

    走上近前,王树生也是点头开口。

    “小弟即将突破锻体期,这是有人想坏你心境,让你突破失败!”

    萧雨的声音很小,只有附近许成林等三人听清。她声音虽小,但却是言之凿凿。

    古铜与王树生猛地转头看向萧雨,似是想要询问对方为何如此认为。萧雨没有回答,只是轻抿嘴唇,十分肯定的点着头。二人没有再询问消息来源,但看她一副确认的样子,想来不是假的。

    “哈哈哈哈哈......”

    许成林突兀地笑了起来,接着他收住大笑,身上气势凝成一束陡然直冲云霄。百丈高空的乌云,自是不会受到许成林气势的冲击。而不知为何,乌云却是开始逐渐消散。

    只是一瞬间,许成林便恢复了平时的心态,他有些好笑的嘲讽了一句。

    “呵,原来如此!看来我已是某些人的眼中钉了。若是凝气不成功,岂不是让他人看了笑话!”

    “这消息你我几人知道便好,有些事情是需要保密的。小弟如今最大的事情便是准备凝气,其余的事情过后再说。”

    看着许成林的样子,萧雨心下有些担心的劝解着。

    “师姐说的是,其余的事情现在皆不重要。几位的心意,成林感激不尽。为今准备突破凝气方是要事,恕小弟不请几位坐坐了!”

    拦住想要再说些什么的萧雨,王树声代表三人表了态。

    “小弟有要事,自去忙便是!我们几个,还需要你你客气?”

    许成林重重点头,向着三人一抱拳,随即微笑着转身走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