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中途转闻道,相谈涨见闻

    看着缓缓走下山的人影,三位锻体修士都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这师弟表面虽是满脸笑容,但心中定然已经怒火丛生了。

    没错的,实际上许成林确实是这种情况。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他修他的道,别人炼别人的法,这样不是很好嘛,为何要暗地里使绊子。

    “也罢!若是这么轻易让你如意,我也不叫许成林了。不是想要坏我心境,不是要阻我进阶凝气吗。那我偏要凝气成功给你们看,让你们所有的布置都成为徒劳!”

    心中下了决定,许成林抬头看向前方。目光所及之处,正是闻道堂的所在。

    几日下来许成林是休息的足够,双势会武之行的一切所得,也是被他一一吸收殆尽。他此次出门,原本还打算拜访一下王树生与萧雨。

    因为在秘境所得之中,有一样尤为棘手的东西耽搁不得。灵兽蛋在他这已经有段时间了,再耽搁下去就孵化不出来了,只沦为成吃食了。

    许成林拜访二人的目的就是在此,他想要二人帮忙引见一些懂得照料灵兽的人。未曾想到刚刚走出门,便遇到了上述的事情。

    委托二人帮忙的事情,还没有开头便胎死腹中。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改道向闻道堂,查找一些晋级凝气和灵兽蛋相关的知识。

    闻道堂中书籍浩如瀚海,虽是做了清楚的分类,但寻找起来仍是有些困难。漫步在一排排的书籍之中,许成林多少有些发愁。不为其他,就是因为书籍太多了。

    最初来这里的时候,许成林见到这些书籍还是满心欢喜的。当时的他是急于学习远古文字,相关的知识越多越好。而现在,许成林则是求精不求多。他只有一枚灵兽蛋,学习的知识自然就有了侧重。

    知识越多越好,这自是不错的。但学习知识是需要时间的,而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他可以耽误的起,而手中的灵兽蛋却是耽误不起的。

    许成林不是不想使用神识翻阅书籍,而是不能使用。初来闻道堂的时候,他还察觉不到。但是如今神识强大了之后,他才发现这闻道堂另有门道。

    闻道堂的每一本书籍玉简上,都有着莫名的禁制存在,神识是无法查探玉简或书籍中的内容的。失去了最好用的利器,许成林只好逐一的寻找想要的内容。

    在灵兽一类的书籍之中,许成林一顿翻翻捡捡,始终找不到自己最想要的。一些玉简的内容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被他随手拿在手了中。就这样,许成林继续一路寻找下去。

    但没过多久,他手中已是拿了一摞玉简。见到手中的玉简,许成林又是不禁苦笑。凡是用玉简记录的知识,不是珍贵异常就是内容繁多。而他手中的这几枚玉简,显然是属于后者。

    “这位师弟,我看你挑挑拣拣又犹豫不决的样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正当许成林发愁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在他身后。

    许成林闻言转身,入眼便见到了一名长相恬美的女子。女子身穿蓝白服饰,但身上却有一股淡淡的威压。许成林下意识的放出神识,接着却是楞了一下。眼前的女子穿的是锻体期弟子的服饰,而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凝气修为。

    “这位......师姑?”

    犹豫了一下,许成林试探性的叫了这一个称呼。

    听到许成林的称呼,长相恬美的女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师姑?真是笑死我了!你这称呼真别致,还从来没听过呢。”

    笑过之后,女子的脸色却又变得有些微怒。

    “喂!我说你这家伙,你是在变相说我老吗?好心好意的想帮你一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许成林被女子这一笑一怒弄得有点发懵,但明白缘由之后立即出口解释。

    “没有没有!我纯粹是出于尊敬,像这样年纪的凝气期,我还是第一会见到呢。”

    噗的一下笑出了声,女子轻轻地挥了挥手。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也是刚刚凝气成功,看年纪我应该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喊我一声师姐就行了。师姑?这是个什么称呼?一般人不是都称呼师叔的嘛。”

    许成林摸了摸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微微抱拳,恭恭敬敬的称呼了对方一句师姐。

    女子点头算是应下,接着便转回了正题。

    “我见你在灵兽类的书籍之中不断翻找,可是找不到自己中意的学问?”

    见女子摆出一副欲要帮忙的意思,许成林没有遮掩,直接说出自己的困境。

    “不瞒师姐,师弟对如何饲养灵兽一无所知。我手中刚好有一枚灵兽蛋,不知该如何进行孵化,故而想来寻找一些相关的知识学习。”

    女子听了双眼一亮,似乎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哦?灵兽蛋?你是在宗门外得到的吧!”

    “嗯?!”

    被这女子一言说破,许成林感十分惊讶。他这灵兽蛋现在九华书院谁也不知,为何这师姐却是直言灵兽蛋得自宗门之外。

    见许成林惊讶疑惑地模样,女子微微一笑,直接给出的答案。

    “不要这么吃惊,九华书院虽没有单独列出山峰豢养灵兽,但其实还是有专门豢养灵兽的地方的。宗门之中流出的灵兽,既有成年灵兽也有幼年灵兽,但就是没有灵兽蛋。故而闻道堂内虽是各种知识繁多,但关于如何孵化灵兽的知识还是很少的。”

    听到女子的解释,许成林不禁皱眉。

    “哦?为何会这样?”

    心知许成林会有此一问,女子了然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口。

    “我想师弟应该也明白,灵兽蛋孵化并不简单。孵化灵兽蛋,还有一定的失败概率。与其让弟子承担失败的风险,白白毁了灵兽蛋。宗门更愿意亲自动手,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损失。”

    “原来如此!难怪师姐能一语道破灵兽蛋并非出自宗门。若是照师姐的说法,那岂不是在这闻道堂很难找到相关的知识了?”

    女子神秘一笑,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那也未然,你且随我来!”

    女子率先转身,许成林跟随其后。到了一列书架之前,女子停身转头问向许成林。

    “请问师弟,你可大概知道手中的灵兽蛋是哪种灵兽?又是什么属性的?”

    仔细回忆有关的金焰鹰的消息,许成林有些不确定的给出了答案。

    “飞禽类,至于属性,应该是金属性,还有火属性。”

    “身具双属性的灵兽,而且还是金火两种相克的属性。那要提前恭喜师弟了,此灵兽成长起来定为不凡。身具多属性的灵兽不少,但同时身具两种相克属性的灵兽着实不多。一般而言,两种相克的属性难以相容,但一旦真的出现了,便会引发出某种神通。师弟的这枚灵兽蛋,若是得以孵化,出生的灵兽必定会掌握某种神通。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竟然是飞行灵兽。不得了啊,真是有些羡慕你了!”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在一堆书籍与玉简之中翻找。

    “师姐似是对灵兽十分的熟悉?”

    看着女子忙碌的样子,许成林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那是,其实灵兽与我们没什么不同的。人有七情六欲,灵兽同样也是有的。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灵兽长相千奇百怪,其实他们大多数性子都是挺温柔的。偶尔灵兽也会闹些小脾气,但你不要生气,把他们当做小孩子就好了......”

    女子自顾自的说着,手下却有也没有停下忙碌。不一会儿,女子便在繁多的书籍与玉简之中,挑选出了一块玉简一本书籍。

    “喏,这两个应该是最适合你的了。书籍讲的是灵兽蛋孵化的方法,以及孵化之时的注意事项。另一块玉简,讲的是灵兽的饲养方法,以及驾驭灵兽的些许心得。这些东西只是暂时应急的,想要真正借助灵兽的战力,以后还是学习一门御兽法诀为好。”

    女子孜孜不倦的教导着,神情格外的认真。她的话虽多,但都是对他有用的,故而许成林并不觉得烦。将女子说的一一记住,许成林轻轻地点着头。女子讲了半天终于讲完,许成林心中颇为感激。他对着女子微微抱拳,颇显郑重的开口。

    “多谢师姐教导!”

    “不用客气,我只是不想让你毁了一只灵兽蛋而已。即便他还没有出生,那也是一条生命。”

    女子轻轻摆手,回以一个微笑。

    “我观你神盈气满,应该是在锻体期十层停留一段时间了。怎么样?是不是准备冲击凝气期了?”

    “估计还要有一段时间!”

    如此郑重的事情,许成林却是没有避讳女子。

    “诶?”

    女子原先只是随便一问,并没有认为许成林会回答。让她没想到的是,许成林竟然一点也不避讳她。

    “看来师弟冲击凝气的相关事宜已经准备好了吧!”

    “相关事宜?一事不劳二主,还请教师姐有何相关事宜?”

    人情已经欠下了,许成林就不再有什么不好意思了。

    女子微微一笑,伸出四根青葱般的手指。

    “四件事情!第一先要境界稳固,第二合适的功法,第三要有破障丹,第四则是冲击凝气的灵气充盈之地!”

    “只做到了两样,看来需要再多准备一段时间。”

    摸着下巴,许成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仔细斟酌了一下,许成林又问了一个问题。

    “别的都可以解决,只是这灵气充盈的地方不太了解。师姐可能为我解惑?”

    听到许成林的问话,女子有些奇怪,不过她还是开口解答。

    “冲击凝气期,是将体内气态的灵力转化为液态灵力。要实现灵力的转变,需要吸收大量的灵力。这灵气充盈之地,放在往日是难寻找的。宗门虽有一处灵气较为充盈的地方,但害怕竭泽而渔并非总是开放。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因灵气激荡,这处地方即便一直开放,也不会有灵气耗竭的危险。而现在,这里就是进行凝气的不二圣地!”

    微微犹豫了一下,女子继续开口。

    “凝气圣地的事情,宗门弟子少有不知,师弟为何看起来有些迷茫?”

    “呵,让师姐见笑了。这些年不是漂泊在外,就是闷头修炼,实际上有关宗门的事情并不是真正了解。”

    许成林摇了摇头,对着女子尴尬一笑。

    “原来如此。”

    女子看着许成林,心中却是若有所思。常年漂泊在外的同门不多,没想到却是在今日见到了一个。

    许成林透过窗户看了看天色,已是接近日落西山。该解决的问题,今天奇迹般的都解决了。得贵人相助,这不得不说运气使之然。

    直到此时,许成林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对眼前女子简直一无所知。心下一动,许成林抱拳开口。

    “今日与师姐相谈甚欢,师弟蠢笨一直未请教名讳,还望师姐不要见怪!”

    “凌霄峰公孙静!师弟是何人?”

    “百炼峰许成林!”

    “同室操戈的许成林?这与传言中的颇为不符啊?”

    看着许成林,公孙静既有惊讶也有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