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剑双宗存,冥中早注定

    “同室操戈?好大的帽子啊,这我可戴不起!”

    许成林楞了一下,随即便打了个哈哈。

    “这么说师弟果真是传言中的那一位了!”

    围着许成林上下打量着,公孙静惊讶的开口。

    “呵!若是百炼峰没有另一个许成林,那就应该说的是我了。”

    许成林笑了笑,毫无避讳的正面作答。

    “若是你的话,我反倒相信那些传言是假的了。”

    看着许成林的神态,公孙静重重点了点头,其肯定的态度不言而喻。

    “哦?不知师姐如何断定的?看面貌长相和语气谈吐,这可做不得什么标准的。须知有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感受到公孙静的肯定态度,许成林微微有些惊讶。

    “谎言始终是谎言,骗得了别人骗不过自己,即便将自己也骗了,那也骗不了自己的本心。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话,我自有自己的办法来判断。”

    公孙静神秘一笑,显然这次是不想为许成林解惑。

    “既是师姐不愿透漏秘密,那师弟也不再多探究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有些事情心里明白,无需去做什么多余的争辩与证明。也许时间可以证明些什么,也许真相永远沉落海底。但那又如何,只是些许小事罢了。目前而言修为精进才是正正的大事,其他皆为虚妄!”

    许成林哈哈一笑,很是随意的说出了一番话。

    “师弟真是豁达之人,换做是我,定会找到那散播谣言的人给予报复。”

    看着许成林的表现,公孙静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是而已!”

    说到此处,许成林嘴唇微微翘起。

    公孙静一直在打量着许成林,整个谈话过程,他一直是不温不火,直到说到报复的问题之时,他的表情才有了些许变化。

    那翘起的嘴角,分明有着一个浅浅的牙印。显然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嘴唇。

    “嫉恶如仇,能忍他人之不能忍。这样的人若是朋友倒是甚好,若是敌人则是噩梦。真不知道究竟是谁,竟会惹这样的人!”

    想到此处,公孙静不由为那些惹到许成林人感到悲哀。

    公孙静还要再说些什么,突然腰间一块玉佩莫名的亮起。她对着许成林歉意一笑,轻轻摘下玉佩,神识沉入其中。过了几息之后,公孙静抬起头来对着许成林笑着开口。

    “本欲多与师弟聊上一会,哪知事务缠身,不得不提前告辞。”

    “师姐哪里的话,今日多亏帮忙了。师弟感激还来不及,怎可因我耽误了师姐的事情!”

    “那我就先离开了,有机会再聊!”

    “师姐慢走,有机会再聊。”

    送走了公孙静,天色也是暗了下来。闻道堂一颗颗明珠亮起光芒,外面光线虽是暗淡,但屋中却是一如白昼。

    原本想要离去的许成林,反而继续在此停留了起来。孵化灵兽蛋的事情,虽然较为紧急,但也不急于一天两天。既然来了一趟,干脆把能做的都做了算了。

    凝气期的功法,许成林还真没有想过太多。趁此机会,他要查找一些相关的知识。做到心中有数,这对他冲击凝气期是有好处的。

    “九华书院以剑立足修行界,最厉害的当然是剑修,宗门更是鼓励弟子在凝气期选择剑修功法。既然如此,那我就在闻道堂中找些剑修的相关知识。”

    许成林如是想着,再次迈入了浩如烟海的书籍与玉简之中。

    现今的剑修实际上有两个流派,号称飞剑在手天下我有的剑宗流派,和号称一剑在手天下可行的心宗流派。

    剑宗修炼的是本命飞剑,顾名思义与修士的修为性命交关的。本命飞剑的威力,与修士的功法境界以及功法的优劣息息相关,故而修本命飞剑的修士多是专心打磨自己的本命剑,少有修炼其他法宝的。

    他们的应敌手段不多,但本命飞剑的强大却是足矣弥补这个缺点。剑宗流派主修剑势,以此来激发剑气。

    他们讲究是一往无前,一剑破万法。说句不好听的,剑宗流派更像是一群偏执狂。他们眼中只有剑,别的兵器法宝根本入不了他们法眼。

    心宗流派,比之前者就要温和的多。他们主修剑意,以此来激发剑气。这个流派,讲究的是剑气变化万千,借助手中的剑达到持续不断战斗的技巧。与剑宗流派不同,心宗流派可以同时修炼其他的法宝。

    剑修的两个方向,剑宗追求的是短时间的高强度作战,心宗更偏向则是持久性的作战。前者犀利无比,同级别几近无敌。后者虽在攻击力上,比起前者略有不足。但可持续作战,还可有其他法宝弥补战力。两者相较起来,很难说孰优孰劣。

    许成林看着一块玉简中的内容,对于剑修的功法多少有了一些了解。这玉简中的内容浅显易懂,显然是专门为了做介绍用的。看着这些内容,许成林心中有了些许迟疑。

    “剑修有两个方向,选哪个方向才是合适自己的?”

    心中刚有了这个疑问,他便立即去除了这个想法。只凭只言片语便做出选择,这是不明智的行为。

    九华书院的剑修多是集中在凌霄峰,这是许成林所不解的。玉简中接下来的内容,则是为他解开了疑惑。本命飞剑,最难的便是砥砺剑锋。剑锋不开,神通平常。与之相反的,心宗的剑则需要谨慎温养,最忌惮硬碰硬。

    凌霄峰为宗门一奇特之处,峰顶天生便能聚集虚空罡风。山峰常年受罡风打磨,已经浑然一体。剑宗修士,在此山峰之上即可通过罡风淬炼剑体,也可借助凌霄峰砥砺剑锋。而心宗修士,多半不会让自己的剑,与这罡风和山体硬碰的。

    “如此看来,宗门的剑修多是走的剑宗流派了。这也难怪,放着如此好的地方不去利用,岂不是暴殄天物了。”

    明白了其中的因由,许成林也是有些倾向于修炼剑宗流派了。

    当今剑修虽是强大,但比起远古剑修却要差上数筹。如今的剑修传承,实际上是残缺的。

    剑宗流派的传承之中,丢失了养剑壶的炼制之法。没了养剑壶,本命飞剑的孕养速度和威力都下降了不少。

    心宗流派的传承也是不全,大量与之匹配的法术,因为各种原因消失在世间。心宗的攻击手段,无形之中变弱了许多。

    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剑修传承虽是不全,但有人试着将二者结合。

    然而几千年过去了,剑修仍是两个流派。那些试着将二者结合的人们,无疑是失败了。

    剑宗流派主攻击爆发,心宗流派主变化战斗绵长。世上安得两全法,如何能做到二者兼备?

    然而世人并不知晓,远古剑修是不分修炼方向的,他们的确是能够做到二者兼备的。他们借助养剑壶,代替自身孕养本命飞剑。修炼剑心通明,使身外之剑如臂指使。

    而这些在远古时期司空见惯的手段,如今却已经成了传说。剑修依旧强悍,但那是建立在整个修行界积弱的基础上。

    修行界焕发生机不过十余年,一切都待于发展。不求后辈弟子,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求弟子莫要盲目自大,停足不前。

    通篇看完玉简中的内容,许成林明白了这是对于剑修比较详细的分析。这内容多半是指导门派弟子,选择剑修修炼方向使用的。但或多或少的,指导的方向更倾向于修炼剑宗流派功法。

    修炼本命飞剑,有凌霄峰可以助力。而修炼心宗流派功法,则是没有什么助力。由此看来选择修炼剑宗流派功法,似乎是才是明智之举。

    而对于许成林而言,修炼剑宗流派功法,则是有些划不来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早已经有了类似的东西。养剑壶可以孕养本命飞剑,但是已经失传了。他不知道手中的通天灵葫属不属于养剑壶,但其中确是能够孕养飞剑。

    通天灵葫修补还不完全,但其中的两柄飞剑已是具备了本命飞剑的些许神通。甚至在某些方面,尤胜本命飞剑。若是许成林再重新修炼本命飞剑,不免就是穿着鞋找鞋的呆傻举动了。

    “如何选择看来已经清楚了啊?虽然不相信什么命运,但冥冥之中似乎已经有了指引。秘境中得到的功法,似乎就是与心宗流派有关。况且修什么本命飞剑,只要把通天灵葫修好就好了。”

    自言自语着,许成林抚摸向腰间挂着的通天灵葫。

    随着闻道堂内的明珠一颗颗熄灭,外面的光线逐渐照进屋内。天亮了,不知不觉一夜已是悄然而过。

    许成林已经有了决定,今日没有在多做耽搁。从屋中走出,他来到闻道堂前厅。今日负责看管闻道堂的,是一名长相三十左右的中年师兄。与这名师兄说了来意,一块手掌大小的白色玉石被其拿了出来。

    “注入灵力,点亮玉石方有资格获取凝气期功法。点亮不了玉石,就算得到功法也没多大用处。功法在这些废物手中,只会白白浪费而已!”

    这位师兄说话有些刻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故而许成林也没有在意话说的难听。

    手上灵力一吞一吐,玉石亮起光芒。中年没有再说其他,带着许成林来到一间空旷的石室之中。

    “门派凝气期的剑修功法都在这里了,右边是剑宗流派的功法,左边的是心宗流派的功法,自己挑选吧!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剑宗流派的功法更加好一些。”

    丢下一句话,这名中年师兄便径自离开了。

    看着漂浮在半空的诸多玉简,许成林大致数了一下总共有几十块玉简。心宗流派的功法,只有十几枚。而剑宗流派功法的数量,则是前者的几倍。

    “看来宗门的剑修多是剑宗流派修士,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看着这数量有些悬殊的功法,许成林不禁心中感慨。

    抬手将漂浮的十几枚玉简收入手中,许成林一一扫过其中的内容。这些玉简多是存在着禁制,只露出部分内容和功法大纲。只有在选定功法之后,闻道堂才会有人送上整套的功法。这也是一种防盗的手段,防止有人借助选功法的机会,趁机盗走功法全篇。

    一个时辰左右,许成林从闻道堂之中走了出来。他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但心中却是在滴着血。

    身份玉牌之中,少了大量的宗门贡献。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凝气期功法,就要大量的宗门贡献兑换。宗门之中进行凝气比外界要容易许多,但那也要有足够的宗门贡献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