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双宗一人身,噩耗外云来

    有关许成林袭击同门的事情,仍在九华书院中传的沸沸扬扬。然而真正认识许成林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百炼峰上的人,因为有了先前古铜的言语,多是倾向于相信许成林是被有心人陷害。而有些人则是相信,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在百炼峰众人的注视之下,许成林旁若无人的进入到了自己的住处。翻出公孙静给他挑选出的书与玉简,许成林开始细细的研究起来。两日之后,许成林的屋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

    一个小小的聚灵法阵,被许成林布置了出来。而在这阵法的中心,则是那枚金色的灵兽蛋。为防止灵兽蛋孵化被打扰,许成林没有吝惜手中的资源。作为防护用的小迷神阵,被他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用做保护灵兽蛋之用。

    处理完灵兽蛋的事情,许成林拿出了让他心中滴血的罪魁祸首。一枚洁白的玉简,其上用阴文刻着通明剑诀四个字。这枚玉简,正是他挑选的凝气期功法。

    宗门之中,心宗流派的功法不多。而通明剑诀,在十几部功法中,也算是标新立异了。别的剑诀随着境界提高,都会有相应威力的招式、法术匹配。而他挑选的通明剑诀,全篇都在讲如何将各种剑意融合加强威力。

    通明剑诀走的中正平和的路子,攻击力普普通通,修炼速度也是正常而已。相比于其他的剑诀,通明剑诀除了奇葩了些,毫无特点。许成林之所以选择这份功法,完全是看在他的作用上。因为在他脑海中,已经存在着七种剑意了。这套功法对别人来说是鸡肋是奇葩,而对他许成林来说却是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

    与心宗流派配套的招式与法术,许成林其实是不缺的。双势会武的秘境之中,他恰好得到了一份。他脑海中除了七色剑意还有一枚透明光剑,而这枚光剑上记载的,是一套名为红尘三剑的功法。那名为红尘三剑的功法,正是所谓的心宗流派配套的招式与法术。

    如今再回想见到的负剑身影,许成林已经确信,那身影就是远古剑修了。许成林抽空清点了一下手中所有,他赫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手中的功法有着心宗流派的通明剑诀和红尘三剑,而最得意的法宝通天灵葫却有可能是剑宗流派的宝物。

    剑宗、心宗两大流派全都聚集在许成林一人身上,他一旦凝气成功修炼两大功法,便宛如远古剑修重现。谁说两大流派不能合二为一?他许成林似乎就要做到了!

    每每想到此处,许成林都会内心激动。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否真的正确,但不妨碍他大胆的做一次尝试。尝试成功,他便是远古剑修重现,说是将来大杀四方也不为过。尝试失败了,他其实也没有什么损失,毕竟心宗流派的剑修也是剑修,并不是谁都能够招惹的。

    脑海中的红尘三剑,如今许成林只能见到开篇与大纲。但只是这些,就已经够他研究一阵子的了。如今冲击凝气所需事宜,许成林基本已经准备完毕,所差的不过是调整好心态。

    左右闲来无事,他觉得研究一下红尘三剑也是不错的。想法虽好,但事事岂能总是遂人意。一个消息,猝不及防的传入到他的耳中,让他在修行界中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悲伤。

    震天钟蓦然的响起,一连响起了二十七声,这意味着是这天下将有大事发生。整个九华书院,除了灵仙峰,一下都骚乱了起来。所有人几乎都被这震天钟惊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短短的骚动过后,九峰峰主迅速稳定住了人心。各峰弟子都被聚集在了议事大殿之前,事情的始末这才从峰主口中传出。这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说它是小事,不过是各地散修形成了联盟,标志着新的势力出现而已。说它是大事,而是因为这些联盟共属于一个组织,散修联盟。

    无论在哪个时代,散修的日子都是不太好过。散修之中,实力较强的也是寥寥无几。故而在平常的时候,散修都是最受气的。但散修就如同这世间的蚂蚁一样,一个人的力量是小,但聚在一起就一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如今散修形成了联盟,还是个不小的联盟。散修联盟打着天下散修是一家的旗号,几乎收编了各个大陆上的所有散修。以中洲大陆为联盟本部,其他六个大陆各有一分盟。

    六大宗门名闻天下,也不过是占得仙山福地,名震一洲而已。而这散修联盟,却是如同藤蔓一般,覆盖了七个大陆。散修联盟覆盖虽是广泛,但真正的地盘却只有中洲大陆。其他几个分盟,更像是散修聚集地,乃是无根之萍。但无论怎么说,散修联盟已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六大宗门名震天下,但如今在这六大宗门的基础之上,再次增加了一大联盟,合称天下七势。

    对于这新出现的散修联盟,有些人好奇有人意外有些人默然。但无论什么态度,这天下七势已经形成。世界发展的巨轮在向前滚动,他们这些小人物,只是这巨轮上的一粒尘埃而已。巨轮任自滚动,不会在意这些微尘的感受。

    许成林对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因为他早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似乎提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不在少数,他见到有几人同他一样,丝毫没有意外的情形。

    消息公布完毕,几位峰主兀自离去。议事大殿之前,徒留神情各异的众多弟子。许成林没有再久留,独自离开向着自己的住处而去。回到自己的住处,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低落。中洲大陆,那是他的家乡。今天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禁勾起了他的回忆。

    “大概有十年了,洛雪我已经见到了,不知其他几人境况可好?那白云村可还在?村中的村民过得可好?是否有人也进入了修行界......”

    轻轻地扣门之声响起,沉浸在回忆中的许成林并没有察觉。直到住处的外门被敲得咣咣直响,他这才从回忆之中被拉了回来。

    “许师弟?许师弟可在?”

    随着拍门声一起传来的,还有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

    突然被人惊醒,许成林心中略有些不快。他沉着脸打开门,迎面便见到了外务堂的那位李师兄。

    “许师弟怎的现在才开门?”

    李师兄神情有些阴沉,不免对着许成林埋怨了一句。

    “李师兄多有得罪,不知此次所为何事?”

    心知自己理亏,许成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刚刚我情绪也有点差。多的不和你说了,直接来跟你说此次的目的吧。原外务堂管事孙老前不久兵解,尸身已火化送回外云峰。遵循老人遗嘱,由你承其衣钵。老人一辈子没有其他亲人,看来他一直将你当亲人来对待了......”

    说到这里,李师兄也是说不下去了。

    许成林只觉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他便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他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眼中出现了关于老人的一幕幕场景。

    看着许成林的神态,又想到最近有关他的传言,李师兄不由得轻轻一叹。他伸出手,轻轻地在许成林的肩膀上拍拍,而那句节哀却是没有说出口。

    “兵解?”

    许成林有些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神情有些怔怔。

    “抽时间去趟外务堂吧,孙老的遗骨就在那寄存着。”

    深吸一口气,李师兄抬头望天。他压下同样悲痛的情绪,转头缓缓的离开了许成林的住处。

    许成林双眼中有着空洞,口中依旧喃喃的念叨着那两个字。过了一会儿,他才愣愣的开口问出一句话。

    “再说一遍,是谁兵解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的身前哪还有半个人。直到这时,许成林才反映了过来,刚刚传讯的李师兄早已经离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许成林缓缓的摇了摇头。老人的音容样貌,再次一一浮现在眼前。

    孙师叔是他进入修行界以来,遇到不多的几个好人。虽是知道老人的寿元不多,但没想到他离去的这么突然。当日元海城的匆匆一别,没想到竟成了永久的离别。

    许成林不是没有见过修行者的离世,甚至死在他手上的修行者也有几个。说是许成林见惯了生死,这也是不为过的。令他如此失态的是,身边人的离去死亡。活生生的一个人,某一天突然就离你而去,纵是性情淡泊之人,也是难以接受的。

    “哎!也罢也罢!世间百乐苦,人身病死休。躲不了跑不了,纵是修行难免。”

    微微摇了摇头,许成林叹了一口气。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双眼中已有了些许湿润。

    今日百炼峰的弟子觉得十分惊奇,身负流言蜚语,处在风口浪尖的许成林师弟,今日竟然神情低落的走下了百炼峰。要知道这位师弟当日面对众人的各种目光,都没有流露过类似的神情。现在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心情如此沉重。

    外云峰许成林去的次数不少,峰上的大多数弟子都是认识他的。看着他旁若无人的走上山峰,多少人都是心中奇怪。这处在流言风口浪尖的人,跑出来究竟想干什么?

    许成林进入外务堂,习惯性的朝向老人以前的地方看去。那张摇椅虽然早已不见了,但他似乎还能看到老人坐在摇椅中的样子。

    外务堂中仍是往日的热闹,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许成林神情虽是恍惚,但却是轻车熟路的绕到了外务堂后堂。老人的骨灰,应该就寄存在这了。

    转过一道门,许成林看到屋内放着一张简易的石桌。石桌之上安放着一尊不大的白瓷罐,瓷罐之前摆放着一个古朴香炉,香炉之中袅袅的青烟飘着,炉中洒落着不多的香灰。

    只是看了一眼,许成林便知道了,这便是老人的骨灰了。生前与人为善,死后却无多少人前来祭奠。世态炎凉,人性淡薄,竟达到如此地步。

    到了此时,许成林的情绪反而恢复了正常。再难以接受的事实,也是事实。一味地逃避与停滞不前,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轻轻地将瓷罐捧在胸口,许成林默默地念叨了一句,接着便走出了外务堂。

    就在许成林离开不久,外务堂的管事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看着许成林离去的背影,外务堂管事轻轻叹了口气。

    “有情有义,看来孙老没有看错人。依照孙老的遗愿,这一关他过了!孙老特意交代的东西,明天给他送过去吧。”

    “诺!”

    黑暗之中,有人答应了一声。

    外务堂管事摇了摇头,不知走去了哪里。远远地,只能听到他的一声叹息,似是心情颇为复杂。

    许成林临走念叨的一句话,以他凝气中期的修为自是听见了。那句话说的是:“孙老,我来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