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八章 惊觉前尘事,玉牌示端倪

    回到百炼峰的许成林,一如前几天一样,没有理会任何人。百炼峰的众人知道许成林的情况,没有谁人会真的责怪于他。许成林捧着一个白瓷罐回来,自是惹来了一些人的关注。但看清楚了白瓷罐的样式,众人都是知道了那是什么。

    许成林默默地走上山,孤单地走向了某片树林,直至两天之后他才返回自己的住处。在树林的某个安静的地方,多起了一座小小的坟茔。他认为老人忙忙碌碌了一生,是该找个安静地方休息一下了。

    修行者夺天地造化,以壮自身之能。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修行道路中道崩殂,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对于死后之身究竟会怎么样,有谁会在意呢。说是这么说,但落叶归根,入土为安,许成林还是觉得必要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许成林的心情,近几日的天气也不是十分的好。几日以来许成林一直闭门不出,躲在自己的住处钻研着凝气期功法。苦心的钻研之下,两部凝气期功法总算是了然于胸。

    某一日,传道峰有人送来了一枚破障丹。等待已久的破障丹已经到了,许成林冲击凝气所准备的都已经齐全了。再次出门的许成林,神情显得有些疲惫。看了看树林的方向,他抬步走向深处。

    一处小小的坟茔之前,许成林停下了脚步。他仰望天空半晌,解下了腰间的通天灵葫。葫口朝下,其中盛放的美酒轻轻洒出。若是有识货的人,一定会发现这酒中满含灵气。

    “孙老啊,可能要好长时间不能来看你了。如今我冲击凝气所需准备的,基本上都已经齐全了。马上就要去找地方冲击凝气了,不能时常过来了。说起来时间过得也是真快,恍惚间我还觉得自己是那个刚入修行界,什么都不懂的愣小子呢。如今,我也要进行凝气了!”

    又是站了一会儿,许成林整理好心情,返回自己的住处。再休息了几天,状态调整到最好,许成林就要去进行凝气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迟迟没有去冲击凝气。

    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而有些事情是不能拖得。冲击凝气的事情当务之急,但所需要准备的事宜却是急不来的。刚到自己住处,许成林便见门外站着一人。打量了一眼来人的身形,许成林便认出了此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前来传讯的李师兄。李师兄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下意识的转身看去。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李师兄似是还能在对方眼中见到悲伤。

    “许师弟好些了吗?这是孙老的嘱托,按照规定原封不动的都给你送来了。”

    安慰的话语,李师兄还是没有说出。他只是将手中一直托着的木盒,双手递到了许成林的面前。

    “有劳师兄了。”

    伸手接过木盒,许成林觉得若有千斤之重。他叹了口气,向着李师兄点了点头。李师兄见到许成林接过木盒,似是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出手,只是微微一叹,对着许成林道了一句节哀。目送李师兄离开百炼峰,许成林这才走回屋中。

    手中的木盒许成林十分熟悉,木盒上的灵符也是完好无损。就在不久之前,正是他亲手将这个木盒送到了外云峰。如今这个东西,竟然兜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轻轻地揭去灵符,木盒的盒盖被许成林打开。其中的三样东西,映入他的眼中。一个储物袋、一块古朴的玉简,还有一个巴掌大小严密封印的玉盒。

    古朴玉简最先被许成林握在手中,神识探入其中。许成林发现这其中赫然记载着一门法术,剑术神通身剑合一。剑宗流派的剑修,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而心中流派的剑修同样也有类似的招数,那就是这门身剑合一了。

    虽然这是一门比较广泛的法术,但不得不说也是剑修攻击性较强的法术。当日在元海城,那不知名的人物凭借着这门法术,在诸多凝气修士面前飘然而去。这门法术的威力可见一斑,对于这门法术许成林也是多了几份期待。

    当日夜晚的那一幕,在许成林的脑海闪了几闪。又看了看手中的玉简,许成林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想到老人慈祥的面容,许成林又是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储物袋被许成林轻轻摄入手中,其中的东西被他一一拿了出来。灵石没有多少,多得是一些存放灵药的玉盒,以及一些日常所需的丹药。这些丹药之中,多是精进修为的丹药,疗伤用的丹药也是有一些的。在诸多的丹药之中,一枚蓝色的玉瓶引起了许成林的注意。这玉瓶的款式,许成林有些熟悉,或者说前几天他见到了相同的玉瓶。

    腰间的通天灵葫似是受到了召唤,莫名的闪亮了一下。接着许成林的手中出现了另一个蓝色玉瓶,对比两个玉瓶,许成林发现二者竟是一般无二。微微吸了一口气,玉瓶被他打开,一颗通体碧蓝的圆润丹药从其中滚了出来。

    丹药出来的一刹那,周围的灵气猛地一震,随即向着丹药涌了过来。一颗丹药便能引动周围灵气变化,由此可见此丹药的不同寻常。这丹药不是别的,正是冲击凝气所需的破障丹。将破障丹收回玉瓶,许成林再次缓缓打开另一个玉瓶。同样的现象出现了,这是另一颗破障丹无疑了。

    看到了破障丹的出现,许成林的脑海之中再次闪过不知名人物抢走破障丹的一幕。没错了,这就应该是元海城当初丢失的那一颗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答案不言而喻了。

    身剑合一的法术,老人留给了他。元海城的破障丹,老人也是留给了他。这两样东西,同样出现在老人的身上。要是许成林还想不到什么,那他就不用再苦苦的提升境界了。因为就算境界提升上去,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算计致死。就算不被人算计死,也会自己蠢死。

    “从来没见过孙老出手,实在想不到一出手竟是如此的惊天动地。怪不得他当日告诉我,让我晚上不要轻易走动,原来如此啊!人过朝笑藏刀,果然是没错的。实在是难以将当日的情景,与这慈祥的老人相联系啊。”

    如是想着,许成林伸手抓向木盒中第三样物品。玉盒入手,许成林这次没有急着将封印灵符揭去。因为他见到,这上面的几张灵符,有些非同寻常。

    常见的封印灵符,其作用是防止灵气逸散。还有一种不常见的封印符,就是许成林见到的这种了。灵气隔绝符,隔绝外界灵气。一般这种封印符,都是为了暂时隔绝外界联系而用的。

    如今孙老已经过世,隔绝外界灵气联系究竟有什么意义?带着这个疑问,许成林催动灵力将几张封印符揭去。随着灵符被揭去,咔嚓一声想起在屋内。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像是什么东西在玉盒之中破碎了一般。微微一晃动,玉盒之中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

    “碎了?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一揭去封印符就碎了?”

    许成林见到玉盒之中玉质碎片尤为奇怪,不明白老人为何会留给他如此古怪的东西。

    “或许将它拼凑完整,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想到这里,许成林急忙开始动手。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许成林按照自己的想法,将最后一枚碎片拼凑了上去。一块圆形的玉牌,赫然出现在眼前。由于玉牌破碎的太严重,上面的花纹已经有些看不清了。但玉牌中央几个古篆,却是能够依稀辨认。

    “孙庭芳?这,这难道是本命玉牌?”

    想到此处,许成林小心的用灵力将玉牌托到空中。轻轻的翻转玉牌,见到玉牌后面也是有着一些模糊的文字。一番辨认之后,那上面写着几个字。

    “玉黯人伤,玉碎人灭!”

    “果然是这东西,看来这事情不简单啊!”

    许成林脸色难看,喃喃的自语。

    人死如灯灭,玉碎人亦亡。本命玉牌是修行界特意制作,用来判断修士的生死所用。其上有着修士的一滴本命精血,一旦玉牌主人死去,在气机牵引之下玉牌也会碎裂。

    古语有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方面指的便是这本命玉牌。这只是本命玉牌的表面作用,而许成林在一本古籍中见到过它的另一个作用,那就是鉴定修士是否死于非命。

    实际上玉牌黯淡,已经说明了主人身亡。而玉牌破碎,则是说明主人死前,身体有着较大的损伤。身体为什么会出现较大的损伤?原因大半不会是自残,多半是他人造成的。修行界修士死于非命再正常不过,久而久之本命玉牌的真正作用反而被忽视了。

    “若是普通弟子死于非命,宗门不管这还罢了。凝气期弟子,已经是宗门的精英存在。一名凝气弟子,在外死于非命,宗门竟然没有半点解释,这着实奇怪啊。孙老的遗物,宗门一定会检查。也就是说,这本命玉牌是宗门故意让我见到的。宗门究竟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是为了暗中调查,还是为了掩藏什么问题,但都是讲不通啊。”

    灵力一催,本命玉牌化为粉尘。宗门的态度让许成林有些不明所以,但不管如何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孙老啊,你这份家当就当是让我找出真相的报酬吧。不管宗门如何,这件事情我要查上一查。不过此事还需小心为上,既然有凝气修士折进去了,此事定是危险的紧。所有的事情,还是等凝气完成之后再说吧。”

    许成林自言自语地说着,顺便将所有的东西一一整理放好。看起从容肯定的语气,似是确认自己冲击凝气肯定会成功,丝毫不会认为自己会出现任何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