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五十章 顶层遇跃凡,智逃第七层

    又是感应了一下另一块八分天令的位置,陈洛雪神变的有些古怪。

    “应该就在前方了!”

    “怎么了?”

    察觉陈洛雪的神有异,许成林奇怪的问了一声。

    “对方好像也是在移动,好像是在故意引着我们往最上层移动!”

    陈洛雪微一思考,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还有这回事!莫非对方也知道这八分天令上的隐秘?”

    听的陈洛雪的回答,许成林心中立即有了猜测。

    “不应该是这样的,须知道云河真人是研究了许久时间才解开八分天令上的文字。就算有修士提前一步得到天令,也不可能先我们散修联盟一步独自破译出其上的文字。再怎么来说,我们散修联盟也是天下七大势力之一。”

    唐晓天言之凿凿,直接否定了许成林的猜想。

    许成林没有恼,他只是略微皱了一下眉。他看了下旁踟蹰前进的陈洛雪,不由得开口说道。

    “勿需担心,有我们几个人在,只要不是跃凡修士大家都应付得来。”

    陈洛雪依言点了点头,她双眼微眯,神识直接锁定了另一块八分天令的位置。

    “现在到了塔顶的位置,大家跟紧我!”

    话音刚落,陈洛雪化流光急速前行。其余人也是毫无懈怠,急忙跟了上去。

    几百丈的高度,换做在外界几人不过是几个呼吸便能到达。而如今在这七层宝塔之中,想要越过这百丈的距离则不是太容易。一是因为宝塔之中楼梯之上来往的行人阻挠了道路,而是因为宝塔之中特意设置了空法阵。七个人突破不了空法阵,只能通过极为快速的法来替代飞行。塔顶的范围其实不比最底层的空间小上多少,但这个空间仍是在陈洛雪的神识覆盖之内。

    这宝塔的第七层很是空旷,建筑是有不少,但居住的人着实不多。不知是此层居住的人全都外出了还是怎么的,几个人竟是在这一层塔中感受到了空前的宁静。陈洛雪双眼视线转了几下,迅速变锁定了一名着散修联盟服饰的男子。这人似乎是感应到了陈洛雪的神识锁定,他双肩微微一震缓缓转过行。映入七人眼帘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容貌,此人的相貌极为普通,就是那种扔到人堆中找不出来的那种。他看了看对面的陈洛雪等七人,一把抓住了还在手中抛上抛下的一块令牌。

    “就是这东西了!”

    唐晓天眼尖,一眼便认出了那人手中握着的就是八分天令。他心中微喜,就要前去与那名中年人搭讪。只是还未等他有所行动,陈洛雪却是一把将他牢牢抓住。

    “小心!这人不简单,八分天令的感应,竟在他将令牌握在手中的时候消失了。”

    陈洛雪眉头微皱,迅速用神识传

    音将她的发现告诉了周围六个同伴。

    “你们可是为它而来?”

    没有等到几个人从陈洛雪的话中想出些什么,中年男子已经古怪的笑着对着七个人开口。

    “阁下可是散修联盟的同道,又是如何得知我们是为了你手中之物而来?”

    唐晓天双眼一转,立即反问了回去。

    “呵!没回答我问题,反而先问起我来了。也罢,回答你也无妨。我并非是散修联盟之人,至于如何得知你们是为它而来,这就要问你们自己了。若不是你们拿出另外三块,我还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呢。”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将唐晓天问出的两个问题全都回答了出来。

    “不是散修联盟的修士,那阁下上的衣服是哪来的?”

    唐晓天双眼微眯,他心中已经有了某些猜测。

    “哪来的?当然是杀了一名弟子得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是哪来的,难道是和别人换来的不成?”

    中年男子哈哈笑着,这笑声之中带着几分得意。

    “阁下好胆,难道就不怕宗门长辈治罪!”

    唐晓天脸色铁青,神难看到了极点。要知道此时七层宝塔之中虽是鱼龙混杂,但无非都是五大势力的人。五大势力之间并没有名言宣布不能互相厮杀,但此时的况大家都是默认的同心协力。出了一个敢在此时冒大不违的人,这不由得不让唐晓天愤怒。

    中年男子摇头冷笑,不在意的说道。

    “治罪?治不治逇了还难说。算了,和你们说这些做什么。我回答了你们问题,现在是不是该回答我的了。”

    七个人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反而都是各自戒备起来。他们不着痕迹的往后推去,似是想趁对方不注意赶紧离开这第七层宝塔。就在中年男子说话的时候,许成林与陈洛雪同时发现了况不对。他们发现这七层宝塔之中不是居住的人很少,而是这些人不知为何全都昏迷在了住处。不仅如此,他们还发现不知何时周围竟出现了一层厚实的灵力屏障,将整个第七层宝塔牢牢笼罩,只在楼梯的位置留了一个通路。二人将这些发现告诉了众人,这才有了七个人悄然后退的一幕。

    “省省力气吧,在我面前还想耍这些小剂量。劝你们还是老实的说出这令牌的作用,说不定我心好还能放你们一马。”

    中年男子嘴角含笑,说出的话语却让几人心中发寒。他对着几人的后轻轻勾了勾手指,许成林与陈洛雪立即赶到后的通道消失不见了。两人脸色出奇的难看,他们对视了一眼又是看向了周围的五个同伴。如同约好了一般,其个人全都停了下来。他们看着眼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脸色都是铁青一片。

    中年男子没有表明份,但其个人并

    不是傻子。此时他们已经明白过来,七个人遇到了就是那名潜入宝塔又逃跑跃凡修士。

    “你,你是......”

    王小安心中发慌,但并没有直接叫出对方的份。知道是一回事,直接点破又是一回事。

    “呵呵!看来你们还不傻!”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很是赞赏的看向眼前的七人。

    “呵!不瞒前辈,此乃我炼制的一种......”

    许成林上前一步,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如同山岳一般的威势便向他压来。他神一惊,急忙展开神识防御。但饶是如此,一丝血迹还是从他嘴角留下。许成林闷哼了一声,脚下踉跄几步倒退了众人之中。后几人急忙围了上去,将他接稳扶好。

    “咦?有点意思啊,竟然能挡住我的神识威压。骗人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小聪明而已!别人兴许不认识,但我却是认识这东西。此物存在的历史至少有千年之久,怎会是你炼制而出!”

    中年男子双眼微眯,眼中透漏出些许寒意。

    许成林也是病急乱投医,他想也没想便将先前的说辞拿了出来。但他说出去之后,就连自己也暗骂自己一声蠢货。那番说辞欺骗一下不懂炼器的凝气期及以下修士还可以,欺骗跃凡修士是万万做不到的。不说人家能够辨认出八分天令的年限,但是人家的见识就不是他这新晋凝气修士可以比的。

    许成林不仅见过跃凡修士,甚至还在中洲大陆与半吊子的跃凡修士斗过一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知道跃凡修士的可怕。那次对战跃凡修士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战斗,而这次则是不行。边的同伴,全是自己重要的人,他不想因为一个闪失而令自己的同伴陨落。想得越多越是容易犯错,故而他在回答中年男子问题的时候没有过脑子。

    几个人的神如出一辙,脸上皆是愤怒异常。他们在暗中感慨倒霉的同时,也是在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此仇必报。七个人对视了一眼,接着看向中年男子竟是不发一言。

    中年男子见此形怒极反笑,神识威压直接向着几人压去。

    “好好好好!好一个同伴深,我倒是看看你们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小小的几个凝气修士,我还治不了你们了?”

    铺天盖地的神识威压对这几个人压了归来,神识强大的许成林与陈洛雪倒还是能够支撑,但其余五个人则是出现了吃力的神。许成林心下发狠,他猛地要了一下嘴唇,做了一个狠辣的决定。这个决定可谓是搏命一招,赢了他们逃走,输了几个人就要拼命了。

    “待会儿小安用言语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大家各自准备最快最强的招式!”

    许成林神识传音了这句话,接着便是不着痕

    迹的加大神识的输出为几人分担压力。

    “前辈!前辈休要动手,速速收了神通吧!他们不说我来说,我来说啊!”

    王小安感到上压力一轻,急忙抓住这个机会假装惶恐的喊了一句。

    这一句话一喊出,中年男子果然收了神识威压。他笑着对着王小安点了点头,颇为赞赏的说了一句。

    “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

    王小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看向中年男子几次说话竟是没有说出口。中年男子直觉有些古怪,但一时竟是找不出哪里古怪。中年男子根本不会想到,王小安不是因为惊骇说不出来话,而是在借此为众人拖延一些时间。

    中年男子微微皱起眉头,他心中此时竟然有了一些烦躁。

    “快说,不要耽误时间!”

    见拖延不下去,王小安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

    “这个东西是我们得自净土的一片秘境,这秘境在我们出来之后便倒塌了。经过研究,我们发现这个东西是,是......”

    是了半天,王小安还是没有说下去。而且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到了几不可闻的地步。

    “是什么?”

    中年男子很是配合的侧过耳朵,仿佛这样就能将王小安后边的话听清一般。

    见此景,王小安嘴角一笑。他对着几人使了一个眼色,接着汇聚灵力与喉咙。

    “是你大爷!”

    声音之中夹杂了灵力,王小安一声大吼直震得周围嗡嗡直想。那侧耳倾听的中年男子,更是被震得耳中流血。

    “混账!我宰了你们几个!”

    中年男子怒吼一声,就要施展法术击杀七人。只是有着另外几道攻击,赶在了他的前头。霹雳炸响,一道手臂粗的银色电芒眨眼而至到了中年人近前。一同到来的还有一道银色匹练和无数墨色虚影。这还没完,一支火焰箭矢在墨色虚影之后也是向他袭来。一枚绿色飞剑流光一闪,地上无数藤蔓直接化出一个牢笼困住了所有攻击。与此同时,数声轰隆隆的巨响传来。又有数道威力巨大的攻击打在了宝塔楼梯的位置,周围的灵力屏障竟是在几次攻击之下出现了缺口。

    嗖嗖嗖!几道影直接冲入了宝塔楼梯之中,几人根本没看攻击结果如何,一个个跑的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