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五十一章 塔内混乱起,塔外乱战生

    人数接近千人的交易会很大,但其规模从一层到六层已经是它的极限了。至于居住人数人少的第七层,鬼才会将交易会发展到那里呢。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七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任何人知道。第六层的交易会还在如火如荼的举行着,只是这里便是交易会的最末端了,当然不会有太多的人了。这里因为人数的关系,要比下面几层更显得安静。然而七道人影的到来,却是打破了第六层交易会的安静。整个交易会乃至整座七层宝塔的安静,也全都被他们几个搅的一塌糊涂。

    “潜入的跃凡修士现,大家速速逃命!”

    西门峰逃跑途中不忘大声喊了一句,借此来提醒其他的修士。

    六层交易会的修士们听到这个消息,在瞬间的呆愣之中皆是纷纷行动了起来。有惊慌者转便逃,也有怀疑者原地迟疑,有贪婪者借着混乱抢夺财物,也有心大者不急不缓的收拾着东西,还有一些不知所谓的家伙在原地观风。第六层的交易会一时混乱起来,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场面变得混乱不可收拾。毕竟是临时发起的交易会,没有专门维护秩序的人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就在七道影离开不久,六层宝塔之中灵光一闪出现了一道影。这人是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其上穿着散修联盟的衣服。此时的他形象微微有些狼狈,一头长发像是被狂风吹袭一般,失去了原有的顺齐;衣服上不知是被火烧的还是怎么的,竟然有着一个个小洞。透过这些小洞,隐约能见到对方的体。

    见到这人的出现,大部分修士相信了先前七人的话,选择立即逃跑。而一些持着怀疑态度的家伙则是不怕死的原地不动,甚至作死般的对着这中年男子调侃起来。无知者无畏,这些人当称得上是勇士也!

    “这是跃凡修士?别欺负我没见识啊!”

    “就是!跃凡修士会如此狼狈?”

    “我猜这人顶多是神识强一些罢了!还跃凡修士,简直是胡说!”

    “那几个人我看是故意扰乱交易会,好想趁乱谋利。”

    ......

    十数个修士对着中年男子指指点点,那样子仿佛是在看一场猴戏一般。

    这跃凡期的中年男子说来也是倒霉,他以为许成林等六人面对跃凡修士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心思。所以他大意了,所以他被七个人摆了一道!七人出手便是各自的最强攻击,甚至许成林都使出了通天灵葫中的木源灵剑。不愧是跃凡修士,七个人的最强攻击全都被其接了下来。而中年男子因为大意付出的代价,则是脏腑受到了震dàng),以及满的狼狈。他根本来不及施展防御,接下许成林等人的全力攻击完全依靠的是纯厚的灵力。

    正常来

    说境界相差一个大境界,实力便是有着云泥之别。但凡事总有意外,跃凡修士毫不设防的站着让凝气期打,他也是会受伤的。这中年男子之所以会受伤,无疑是因为落入了意外之列。先是被七个凝气期修士算计,又是被十数个凝气期修士嘲笑,中年男子一下便怒了。

    “放肆!找死!”

    中年男子低喝一声,一股滔天威势瞬间从其上爆发开来。

    十数个悍不畏死勇士在这神识威压之下直接就怂了,他们惊慌失措的朝着中心楼梯的方向逃离。但他们没有逃出多远,便被一股庞大的力道直接拍飞了出去。一路撞毁的建筑不计其数,爆炸声、房倒屋塌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第六层宝塔仿佛遭受了天灾一般,瞬间变得破烂不堪。中年男子神识扫过第六层,接着便形一闪来到了楼梯之前。

    跑跑跑,喊喊喊,这便是许成林他们现在的想法。跃凡修士的厉害他们都是见过的,自知难以与跃凡修士为敌,七个人跑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一味的逃跑,他们始终会被人追上。好在几人的头脑还很形,懂得利用话语来制造混乱,同时也是发出警戒。

    “潜入的跃凡修士现,大家速速逃命!”

    这句话从第六层宝塔开始传出,迅速便传遍了整座宝塔。初开始的时候,总是会有不少人对此产生怀疑,但随着越拉越多的人加入逃跑的大军,便没有人再怀疑这句话了。人们的从众心理是很严重的,见到有人玩命的逃离,于是一些不明况的修士也是跟着跑了起来。三人为虎,到最后究竟有没有老虎,是不是老虎,没人能够知道。但无疑,逃跑的大军越来越壮大,整座宝塔已经混乱了起来。

    七道人影率先跑出了七层宝塔,其后跟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一个又一个的修士从宝塔之中跑了出来,大部分修士则是不知道为何而跑。直到跑出了宝塔,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何而跑,知道为何而跑的修士则是没见过潜藏跃凡修士的面。一群跑出宝塔的修士吵吵嚷嚷着,一时竟然无所适从。但不过是转瞬之间,所有人都是有了目标,他们皆是看向了最前方还在急速逃跑的七道影。

    “几位道友,敢问那潜入的跃凡修士如今在何处?我们好赶紧禀报宗门长辈,借此机会将他拿下!”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瞬间让逃跑的七人形缓了一缓。

    西门峰挥了挥手,七个人停下了形。他们迅速往后看了一眼,便见到了平难见,甚至进入修行界这十年间都没见过的场面。数百名修行者,齐齐的盯着远处的七个人。纵使见过了一些比较大的场面,七个人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试想一下,此时数百人一人攻击一下,

    就足以经他们淹没在攻击之中。同级别之间什么最可怕,当然是人多最可怕。在个人素质相差不大的况下,人海战术永远是最可怕的。

    七人对视了一眼,缓缓转过形。而就在此时,他们眼见着一道影直接从宝塔大门之内冲出。七个人看得清楚,那是一名着散修联盟服饰的中年男子。

    “小心!男人在宝塔大门前!”

    唐晓天惊呼一声,手指宝塔门口位置。

    他这一声刚落说完,人群呼啦一下向两旁分了开来。一条通向宝塔门口笔直的道路,被修士们闪了出来。在这道路的尽头,是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追赶许成林等人的中年男子。

    两旁的修士惊恐的看着中年男子,他们甚至都忘记了飞行,一个个的极力后退着。每个人都是想往后退,但越是这样,场面反而越是混乱。后退的速度竟然出奇的慢,站在最前方的修士们惊恐的都差点叫出来。

    中年男子此时一脸懵bī),他搞不懂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不过是发现自己无意间得到的令牌有了反应,只不过是想引着几个跃凡期说出秘密,只不过是想快速抓住几个人,只不过是一路追了出去......他实在想不到,就是几个只不过而已,就让他的隐藏行动功亏于溃。

    “都是这七个王八蛋!不是他们拿出令牌,我不会对此感兴趣。不对令牌感兴趣,我就不会将他们引过来。不将他们引过来,就不会泄露份被他们偷袭,我也不会一路追过来,也不会暴露份。”

    中年男子心中悔恨啊,他简直恨死了这七个人。他们简直就是搅屎棍,搅乱了他的整盘计划。

    牙齿咬得嘎吱吱直响,中年男子将许成林等七个人恨到了骨子里面。他颤抖的抬起手指,一一点指七个人。

    “你们,你们,今天就算拼了全力也要将你们毙于手下!”

    愤怒的话语夹杂着浓烈的杀气,直至向着许成林等七人扑去。宝塔前的修士在这杀气的覆盖之下,一个个更是惊恐,场面更加混乱了。而直面跃凡修士杀气的七个人,心中更是惶恐不已。就连神识比较强的许成林与陈洛雪,也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七个人相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但此时他们知道,如今恐惧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如何在跃凡修士面前活下来。

    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有办法则是另一回事。七个人的最强攻击也只是让对方狼狈,由此便可以看出实力的差距是有多大。实力相差太大,七个人也是无计可施。

    “洛雪,小林子,你,你们有没有觉得那家伙况不对......”

    正当众人无计可施的时候,唐晓天却是

    对二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看了唐晓天一眼,许成林与陈洛雪同时放出神识看向对方。不过是一息的时间,两个人都是微微有了笑容。

    “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我们一起上说不定有自保的希望!”

    来不及平息下因为紧张而变得粗重的气息,许成林极为肯定的对着边的同伴说道。

    “对!若是我们几个,不一定会陨落在对方手中。又是一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对方的境界不假,但实力却是极为的有问题。若是实打实的跃凡期实力,凭我们的攻击极难让对方如此。况且我们先前的攻击并不是没有作用,这家伙呼吸沉重气息不稳,应该是受了伤!”

    接过许成林的话语,陈洛雪急忙结识了原因。

    “原来是这样!那今天我们就来一个群修屠跃凡!谁说只有我们七个人了,周围的修士也不是吃素的!”

    西门峰听了两个人的解释,一扫先前心中的霾。他嘴角一笑,一个主意在心中升起。

    其他几人也不笨,瞬间变领会了西门峰的意思。没有等西门峰吩咐,唐晓天立即高喊了一句。

    “诸位同道莫要惊慌!这家伙先前被宗门长辈击伤,如今实力大减,不然我们也不会从这人手中逃脱。”

    “费什么话!大家群起攻之!”

    唐晓天一句话喊完,王小安则是很干脆的呼应众人进攻。

    其他几个人更是干脆,陈墨恒直接一道银色雷光打了出去,石不转则是放出了化灵印,西门峰一抖量天尺放出无数符文。其余几人也是不含糊,各自放出了攻击手段。

    一众修士在唐晓天与王小安一唱一和之下,已经有了动手的打算。见到七个人先后出手之后,也是开始一个个跟着出手。从众心理就是这样的厉害,只要有一个人跟随,后续就会有一群人跟随。一道道攻击法术,从一个个修士手中飞出。他们的目标竟是出奇的相同,全都是宝塔门前那名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