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明敲山震虎,实别有用心

    铺天盖地的法术攻击袭击而来,中年男子心中郁闷无比。他暗骂了一声,接着做出了一个出乎众人预料的行动。只见他形一矮,却是一转钻进了宝塔之中。所有的攻击一同失去了目标,轰的一声先后打在了宝塔前的空地之上。一众人的攻击虽有先后,但威力几乎同时爆发。稍微离得近的修士在法术威力爆发的一刻,都是险些被卷入其中,离得远的修士则是感受到了迎面吹来夹杂着烟尘的狂风。

    轰隆隆的爆炸声响了约有十几息的时间,随着爆炸声音的消失,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不能说是世界安静了,而是众人的双耳被爆炸声音震得暂时失聪,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数百人对着一地攻击,那声势可想而知。造成的破坏,自是不言而喻。然而现实总与想象有所偏差,声势浩大、爆炸声音大不一定破坏力强。

    再看宝塔之前,实则是安然无恙。原来就在法术攻击落地的一刻,宝塔之上亮起了一层金色灵光。不要小看这薄薄的一层金色灵光,它却是让宝塔犹如磐石一般屹立在铺天盖地的法术攻击中。任众修士的法术如何的爆发,都是难以撼动金色灵光分毫。

    修士们一面赞叹宝塔防御力惊人,一面暗道可惜没能攻击到中年男子。就在他们各怀想法的时候,一道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宝塔之中冲了出来。同一时间滔天的威势随之降临,所有修士在这威势之下竟是体半点也动弹不得。此时的况无关于头脑是否灵活,无关于神识是否强大,也无关于计谋是否深远。这是实力的碾压,的碾压。任何东西在绝对实力面前,全都是虚妄罢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但虎终是虎,犬终是犬,不要以为得一时之势,就能相提并论了!”

    亲眼见着中年男子从边穿过,亲耳听着中年男子的自言自语,所有的修士竟然做不出半点反应。许成林他们七个,放在凝气期之中可能算是战斗力比较高的,但与跃凡修士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哪怕只是受了伤的跃凡修士认真起来也有碾压他们的实力。

    “自以为聪明,实际上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天才死于自傲,智者死于聪慧!今天,你们就是最好的写照!”

    随着中年男子说出这句话,他路过的地方生出了无穷变化。有的地方莫名升起熊熊火焰,直接将附近的修士吞没;有着地方出现一片泥沼,缓缓将附近修士吞没;有的地方则是浮现无数雷光,直接缠绕向周围的修士......眼见诸般攻击向着自己而来,修士们既不能躲闪也喊叫不出,只能双眼中露出绝望。

    “绝望吧!恐惧吧!带着悔恨与不甘,去死吧!下辈子要记住,不要得罪修为比你强的人,如果有

    下辈子的话!”

    中年男子恻恻的笑着,缓缓走过人人群,走到了最远处许成林等七人的前。

    “你们几个,选个死法吧!”

    似是觉得胜券在握,中年男子竟是轻轻一挥解开七人上的部分压制。

    “去你大爷的!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王小安见自己能够开口,毫不犹豫的直接骂了出来。

    “怎么?不服?”

    中年男子目光微转,怪笑的看向王小安。

    “老子就是不服!再给我几年时间,老子也能到达跃凡期。到时候和你做对手,老子定能将你毙于手下!”

    王小安双目圆睁,一点都没有畏惧对方。

    “哼!小畜生!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这时候逞英雄!”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像是赶苍蝇一般对着王小安挥了挥手。

    “王八蛋!”

    王小安怒不可遏的大骂了一句,随后只觉一股巨力迎面袭来,接着他便感到上一痛昏死过去。许成林等人见到王小安被击飞的出了视线,一路飙飞的鲜血不知凡几,在一声重物落地声中王小安不知死活。

    “小安!”

    六个人目眦裂,对于中年男子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点。

    中年男子的话可谓是诛心之言,他戳中了几人心中痛点。几个人的共同之处,无外乎皆是出自白云村,并且都是被淳朴的村民们抚养长大。而将王小安一击重伤,更是在众人伤口之上撒了一把盐。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中年男子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竟是戏耍起了几个人。兴许是出于报复几人坏他好事的仇吧,又或者是他临时起意有了别的主意。

    六个人调动着上的灵力,想要借此冲开中年男子的镇压。但任是他们上灵光闪烁,仍是挣不开镇压。而且他们还发现,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过,他们体内的灵力竟然逐渐变得滞塞起来。

    “愤怒吧!憎恨吧!后悔吧!我喜欢看你们这模样!啧啧,你们这样子就像锅上的蚂蚁,多么美妙的场景啊。”

    中年男子得意的笑着,那笑容落在六人眼中简直恶心到不行。

    “别白费力气了!若是我是你们就自己选一个舒服的死法!”

    眼见着六人拼力挣扎,中年男子得意的宣泄着先前的郁闷。

    “是啊!若我是你,一定会选一个舒服的死法!”

    一个冰冷的声音回dàng)在诸人的脑海之中,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修士感觉自己能动了。中年男子走过留下的诸般变化,竟也是在一瞬间全归于无。而那些被株连的修士,则是在一阵光雨之中缓缓醒了过来。一切仿如梦境,若不是众人刚刚亲眼所见,谁又能相信现在的奇迹。

    随着冰冷的声音说完,中年男子的形没来由的怔了一下。抓

    住这个机会,一众凝气修士呼啦一声全都齐齐的逃向远处。就连中年人前的许成林等人,也是趁着空挡远离了他。

    “定术,小手段罢了!心像投影,亦是只能欺负一些心境修为较差的家伙。”

    众人循着声源望去,但见一位着白衣的英俊男子站立虚空,在其边还有一名年轻的道人。在二人的正下方,则是一个漆黑的洞口。见此景,大半人都是反应过来,这二人便是从倒悬塔中出来的跃凡修士。

    此地有跃凡修士镇守,但七层宝塔之中并没有见到跃凡修士的影子。所有人都是猜测,跃凡修士是全部集中于倒悬塔之中了。但从来没见倒悬塔中有人走出,又没人敢轻易进入,所以众人也只是猜测,没人能够确认。当然,人群之中不乏有人知道真相,但出于某些原因不能公之于众而已。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在两名跃凡修士现的瞬间,中年男子嘴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个笑容。他抬头看向二人,神色之中竟是没有任何惊慌。轻轻一笑,中年男子又是做出了让人跌破眼睛的行为。他形一闪,再出现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宝塔门前。

    “这次不能再让他跑了,我们两个一起上,一定要将他拿下!”

    高喝一声,年轻道人已然向着七层宝塔扑了过去。白衣男子默不作声,形一闪也是追了过去。就在他们刚刚进入七层宝塔,一层火红色的光芒瞬间便将入口封闭。一股灼的气息瞬间蔓延,让远处的凝气修士们都感到酷难耐。远处的力都如此惊人,更别提近处了,很显然这层火红色灵光是为了防止外部人进入塔内而设置的防御。

    “兄弟!兄弟醒醒!”

    抱着昏迷不醒的王小安,唐晓天的语气中带着哭腔。二人虽然有时斗几句嘴,但实则他们感是极好的。若是不然,两个人早就动手了。

    “让我来!”

    一把推开唐晓天,陈洛雪接过王小安小心的将他放到了地上。接下来的过程自是不必多说,陈洛雪迅速施展手段开始为王小安治疗。

    “嘿!都怪我们实力太弱!不然小安哥也不会这样!”

    石不转气恼的一拳捶在地上,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丈许的深坑,周围的裂缝更是蔓延出去了数尺有余。

    “行了,小石头你也别气恼,我们才修炼了几年?有朝一我们定是要超过那人!这事也是给我们几个提了个醒,如今我们实力还是太弱。”

    陈墨恒叹了一句,出言安慰了石不转一句。

    “这事有点不对。”

    看了看受伤的王小安,又是看了看七层宝塔门前的红色光芒,西门峰总刚觉事有些不对。

    “什么意思!”

    陈墨恒一惊,急忙问向对方。

    “

    宝塔门前的红色光芒应该不是两位祖师布下,不然不会防御外面人进入而是防御内部有人逃出。况且先前那中年男子的行为也有不对之处,能杀人而不杀,只是施展了一些小手段,他仿佛是在故意引倒悬塔中的跃凡祖师。”

    “敲山震虎?”

    许成林皱着眉头,不确定的说了一句。

    “没错!那人就是在敲山震虎!”

    西门峰点头,语气极为确信。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陈墨恒吸了口气,神疑惑至极。

    他这句话刚说完,他人感到整座双塔山似是颤动了一下。

    “怎么了?”

    一旁负责为陈洛雪打下手的唐晓天一惊,猛然看向许成林。

    不用别人吩咐,许成林此时已经放出神识查看况。

    “不好!有十数名修士在围攻琉璃天幕,是十数名跃凡修士!”

    不到一息的时间,许成林便丢给众人一个震撼心灵的消息。

    “卧槽!”

    陈墨恒惊得只想骂娘,一个跃凡修士就差点搞死他们,更别提一下来了十数名了。

    就在他们交谈之际,琉璃天幕已是有了丝丝晃动。看那样子,极有可能在短时间便被攻破。一众修士有些慌乱,皆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看了眼摇摇坠的琉璃天幕,有了看看七层宝塔已经两名跃凡修士出来的洞口,西门峰心中已然明了。

    “原来是这样!中年男子先是敲山震虎引人出现,借此来锁定倒悬塔的入口。其后拖住两名跃凡修士,让他的同伴有机会攻破琉璃天幕。”

    快速向众人解释了一番,西门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王小安前。

    陈洛雪不知施展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王小安竟是在短时间恢复了不少。他睁开双眼迷茫的看向大家,还没等一句话说出,却是被西门峰一把拽起。

    “来不及解释了,大家赶紧准备逃离!我觉得此地要守不住!小林子赶紧查看方向,看看往哪里逃好!”

    一用力将王小安扛在肩上,西门峰立即吩咐着。

    “让我来!”

    石不转一把将王小安抢下,直接将他背到了背上。

    几乎就在同时,许成林已经锁定了方向。他一把拉住微微有些喘息的陈洛雪,向着锁定的方向疾驰而去。其余几个人见此形,也是各自施展手段紧紧跟上。

    七个人再一次没命的逃跑,在场的一众凝气修士不由得大眼瞪小眼。但有了先前的遭遇,一些人也是选择跟向他们。修士们又乱了起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刚刚的经历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