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八九不离十

    春雨落。

    青旗沽酒。

    一夜梨花开。

    宁十戴着一顶草帽,嘴角叼着青桔梗,噘着嘴,不算太大的脚丫子不住劲儿的踢着路上的碎石子。孟八九一袭白衣,举着一把油纸伞,负手而行,跟在宁十身后。

    “你才十三岁,不能吃太多甜食。”

    “哼!”

    “吃多了会长胖,就不是帅小伙儿啦。”

    “哼!”

    “姑姑不是故意要扔掉你的山楂,瞧瞧这牙,都开始长虫子了。”

    “你还记得是我的山楂!”宁十停下脚步,恶狠狠地瞪着孟八九,“姑姑,我只是爱吃山楂,过分吗?你自己吃了多少把剑,心里没点数吗,也不怕崩坏了门牙!”

    “我……”

    “姑姑,你是不是又准备说,这是咱剑门的规矩?食剑九千九,驾鹤成仙人!这种骗人的鬼话,你也信?”

    “可这是祖训。”

    “祖训也是人定的,除非咱剑门的祖宗不是人。”

    半响无话。

    孟八九叹了口气,将油纸伞的伞页朝下压了压:“姑姑还是给你烤个地瓜吧,别饿着赶路,自己走了这么久,脚上肯定起泡了,歇会儿,歇会儿。”

    生火。

    刨坑。

    烤地瓜。

    一气呵成。

    谁能想到,剑门的九先生,还有厨艺这项绝活,若是修行者看到这一幕,怕是要惊掉下巴。

    孟八九很快就拿着几个金灿灿的烤地瓜准备递给宁十求和,小孩子嘛,总是要哄的。可还没等她开口,宁十就一把抢走了地瓜,张口直接咬下去。

    “小心!”

    孟八九惊呼一声,然后就看到这刚烤好的地瓜,已经把宁十给烫出了眼泪。

    “刚烤好的地瓜,很烫的。”孟八九忍着笑说,“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宁十别看年纪小,脾气倔得很,自尊心又强,怎么可能承认是自己的失误。

    烫破嘴唇都不能承认。

    眼眸里含着泪说,“我……好的很,你烤的地瓜,一点都不烫。”

    孟八九听着宁十的声音都发抖了,赶紧故意转过身,假装整理衣衫上的尘土。

    果不其然。

    孟八九刚转身,宁十立即就吐出舌头,大口大口的吸凉气,心里想着:“真烫,真烫,烫死了。”

    孟八九身为剑门这一代的食剑人,剑修中的执牛耳者,怎么可能听不到身后的动静,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笑声让宁十很受伤,小鼻子哼了一声,突然拿起热气腾腾的烤地瓜,一闭眼,三口五口就给吞了下去。

    入口柔。

    一线喉。

    刺激得要死。

    山野气候诡变,前山阴雨,后山晴天。

    午后的烈日热的正凶,不适合赶路。

    宁十跟他姑姑并排躺在老槐树的树荫下,身后是峰峦叠嶂的大山,头顶有雏鹰展翅盘旋,春草已然发芽,各种小兽不时穿梭在树丛山野间。

    “翻过这山,那边便是洛阳,听说有个春堂剑会。”孟八九声音中有些激动,跟她冷艳的外表很是不符。

    “又要打架?”宁十脸上盖着草帽。

    “不是打架,是比剑。”孟八九舔了舔嘴唇。

    “比剑?我看是吃剑吧,每天就想着这么一件事儿,不厌吗?”宁十问。

    “这一千二百年来,四海神州出过书仙,出过妖仙,出过刀仙,却没出过一个剑仙,姑姑准备办成这件事儿。”

    “想得真美。”宁十小小年纪说话就成熟的很。

    “不是姑姑想得美,是姑姑足够专心,一门心思的吃剑,这才有机会成了这心愿,名垂千古,真正的名垂千古。”孟八九美滋滋的说。

    “姑姑,你还不是仙人吧,别做白日梦啊。”宁十嘲讽道。

    “快了,快了,我都算过了,这次春堂剑会,只要找到三把有名号的剑,就凑够数了,厉害吧。趁着还有时间,跟我学剑吧,不要喊我姑姑,喊师傅。只要入了剑门,你可就是剑仙的弟子,行走江湖,提师傅我的名,谁敢不服。”孟八九言语中满是兴奋和期许。

    “不学。”宁十歪着脑袋看了看孟八九,“我还是喜欢喊姑姑。”

    “光喜欢有什么用,等我飞升之后,谁来护你周全,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啊。”孟八九语重心长的劝说。

    “您还知道江湖险恶啊,所以,您可千万别当着其他人面喊我徒弟。您为了成仙,食剑九千九,折了多少人的剑心,毁了多少人的江湖梦,这可都是死仇,我可还不起。”宁十人小鬼大,满嘴的怨念。

    “所以才要学剑啊,谁来寻仇,一剑伺候。”孟八九伸出青葱玉指在半空中比划了两下。

    有剑气。

    指吐青蛇。

    傍晚时分,烈日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光线也变得柔和。宁十的脚底板最终还是起了泡,钻心的疼,走路肯定是走不成了,只能让孟八九背着。

    夕阳下。

    官道中。

    宁十骑在姑姑的脖子上,双手托着腮,胳膊肘架在孟八九的肩膀两侧,下巴搁在她的脑袋顶上,愣愣出神。

    “姑姑,你去过洛阳吗?”

    “当然去过,第一次去就吃了十九把剑,嘎嘣脆。”

    “咱能不提剑吗?”

    “那你想提啥?”

    “听说洛阳有个胭脂坊,听说洛阳的山楂特别甜,据说还有卖蜜饯的。我要吃牡丹楼的烤鸭,我要喝三味戏园子的观音茶,我还要去逛夜市、去猜灯谜、去坐花船。对了,对了,还有青楼,我都没去过青楼呢,姑姑你可一定要……”

    “其他都行,青楼不行。”孟八九满脑壳的黑线。

    “那姑姑陪我看看窑子长什么样吧。”宁十退而求其次。

    “这个也不行。”孟八九很困惑,“臭小子,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是打哪儿学的。”

    “书上说的。”宁十趾高气昂的说。

    “那些书以后不要看了,学剑是正途。”孟八九咬着牙警告。

    “圣人修书,莽夫才学剑呢。”宁十拍了拍孟八九的脑袋,“姑姑生得这么美,为什么非要做莽夫呢,我想不通。”

    “我莽你大爷,爱学不学。”孟八九放弃了。

    “姑姑,你说脏话了。”

    一路走。

    一路说。

    宁十乐此不疲,反正他那小脑瓜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姑姑,为啥你给我起名叫宁十啊?”

    “是因为八九不离十吗?”

    刚问完话,一抬头,视野前出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城池,黑压压望不到边,骑在孟八九脖子上的宁十使劲挺了挺身子,瞪大眼睛,呢喃道:“这就是天下第一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