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吃剑,嘎嘣脆

    孟八九酌一口酒,摇了摇头,抬起手就想着挡住宁十的眼睛。

    下一刻。

    一道人影就从二楼飞了下来,直接砸在大堂中央,砸坏了一桌酒菜,还砸伤了几个喝酒的客人。

    “畜生,敢打婉儿妹妹的主意,拿命来!”一位白衫少年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上的二楼,握着一把长剑飞身横斩。

    铛地一声。

    金鸣震耳。

    白衫少年的长剑被人挡了下来,出手的人是落花楼的掌柜:“少侠,请息怒,这里是落花楼。”

    白衫少年大吼一声:“斩的就是落花楼。”

    眨眨眼的功夫,前堂已经聚拢来一帮黑衣打手,全都是落花楼的护院,洛阳最大的酒楼,哪里是好惹的。

    不等掌柜的发声,躺在地上的王金宝已经怒火中烧,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白衫少年:“给我打,打断他的狗腿,断腿者,赏银百两。敢坏你爷爷好事,活得不耐烦了,这里可是洛阳,臭不要脸的乡巴佬。”

    打斗在下一刻直接爆发,食客们纷纷让开场地,躲到一旁,却不离开。盛唐以武立国,崇尚力量,并不禁止民间打斗,就算是在神都洛阳也不例外,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何况是为了女人。

    江湖情斗,最是好看。

    眼尖者已经寻到了二楼的婀娜身影,方才那位媚骨天成的婉儿姑娘,此时此刻,嘴角含笑,冷眼旁观。

    女人的身价,从来都是通过男人战斗来提升的。

    醉梦千古,倾尽江山,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红颜一笑,自古便是如此。

    富贵公子与侠客少年,刚好凑成一对儿。

    战斗从落花楼的大堂打到了永宁街头,一方胜在长剑锋利,一方胜在势众人多。叫好声,起哄声,喝彩声,比比皆是,好不热闹。

    没人惊动官府。

    因为战斗很快就会结束。

    白衫少年仰仗宝剑及一身扎实的正派剑法,最终打趴了十三名黑衣护院,一脸豪气的穿过落花楼大堂,抬脚踩上登楼的木梯。

    就在这时候。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你这剑,有些意思,第一次出门?”

    白衫少年侧身望过去,靠窗户的位置上,宁十正在咗着手指上的糕点渣,孟八九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剑。

    “关你屁事。”白衫少年语气嚣张。

    “这剑,是从宗门里偷出来的吧?”孟八九笑着问道,双手都开始轻轻搓起来,似乎很是兴奋。

    “宗门是我家的,宗门的剑,自然就是我的。”白衫少年说的理所当然。

    “呦,还是位少宗主,敢问尊姓大名?这剑可有名号?”孟八九似乎比获胜的少年都高兴。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听雨阁江流云。我这剑名为鹿耳,长山白铁所铸,削铁如泥。”江流云故意把手中长剑举高,话也是冲着二楼说的,说是回答,到不如说是炫耀。

    “鹿耳?”

    “好名字!”

    “真是不错!”

    “做我成仙的倒数第三把剑,刚刚好。”孟八九喃喃自语,然后吧嗒了一下嘴,手指忽然朝着江流云点了一下。

    宁十叹了口气,然后就发现自己姑姑不再注意自己,直接抓起桌子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杏花酒。

    刚喝了一杯,再看那江流云。

    鹿耳剑,原本稳稳当当地攥在手心里,这时候,剑柄突然一动,剑尖直挺挺的移向孟八九。

    嗖的一声。

    长剑离手,直接落在孟八九的桌前,剑尖,入木三分。

    整个落花楼里,鸦雀无声。

    “飞剑离身而不坠?”

    “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起码都是身怀念力的大修行者啊。”

    “这是个高手!”

    宁十继续叹气,似乎是很不愿意自己姑姑打架,但是又阻止不了,只好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还我鹿耳剑!”江流云大喊一声,便要过来抢夺,紧接着便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孟八九抬指轻弹。

    方才还锋利无比的鹿耳剑,当即破碎。

    剑身从剑柄处直接断开,剑刃、剑尖、剑背……整把剑直接就裂成几十上百枚碎铁,一股若有若无的剑魂飘散而出。

    一呼。

    一吸。

    鹿耳剑的剑魂消失在孟八九的嘴边,然后,酌一口杏花酒,再嚼上最后一口酱牛肉,剑魂嘎嘣嘎嘣的脆响回荡在落花楼的大堂。

    包括江流云,落花楼的少东家王金宝,深藏不露一直没有真正出手的掌柜,再加上周围的一众看客,全都看呆了。

    傻了。

    “这可是有名有号的灵剑,长山白铁所铸的鹿耳剑,一指就给弹碎?一口就给吃了?还是位容貌冷眼的女子!”

    “我没眼花吧?”

    “疯了疯了!”

    很多人都是这个想法,甚至忍不住揉了揉眼,只有那个落花楼的掌柜眉头越皱越紧,手心里,额头上,全都是汗:“剑门,食剑人,孟八九!”

    掌柜的并没有压低声音,江流云自是能听到的。

    围观的民众不知道这几个字的意思,正道宗门的修行者,哪里会没听说过,哪里敢没听说过,尤其是江流云这种剑修。

    这一刻。

    江流云是万般的悔恨,悔自己不该偷偷拿走鹿耳剑,悔自己不该随便将宝剑示人,四海神州的剑修,最近二十年,出门前师尊都会吩咐:“剑,不可以轻易示人,尤其是缀有名号的灵剑,最好用布包好,连着剑鞘一块包好。”

    不为别的。

    就为了防着被孟八九吃掉。

    孟八九,宁十的姑姑,一个人就压了四海神州的所有剑修,不敢张狂,不敢抬头,不敢露剑……

    食剑人到了落花楼。

    鹿耳剑被吃。

    都不用等到天亮,一个时辰之间,消息就传遍了大半个洛阳城,原本正在紧张筹备的春堂剑会,当即就改了章程。

    一股暗流开始在大街小巷间涌动。

    江流云灰溜溜的走了,王金宝被掌柜送去了医馆,大堂很快就收拾妥当,走了一半的食客。

    宁十跟孟八九自然没道理走,也无需走,更没人敢驱使他俩走,甚至还免费赠送了一整桌的好酒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