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吓破胆的剑修

    宁十弯着腰蹲在街角呕吐。

    闷雷滚滚。

    电光闪烁。

    不知何时,戴毡帽的剑修全部爬上了屋檐,一声怒吼,齐刷刷拔剑下劈,剑光的中心便是孟八九。

    “食剑女魔头!”

    “受死吧!”

    “杀!”

    孟八九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中央,一袭白衣,衣角轻轻一振,刚才还温和淡然的神色,骤然间变得杀意凛然,转过头瞅了瞅还在呕吐的宁十:“你看,有些时候真不是姑姑要吃剑,是这些剑自己找上门的,姑姑不吃剑,剑就会吃了姑姑。”

    “姑姑。”

    “呕。”

    “你要杀人吗?”

    “呕。”

    “能不能别……呕!”

    宁十趴在路边,弯着腰不住的呕吐,抬头是满眼的金星,低头是满嘴的酒气,想阻止都阻止不过来:“喝酒误事啊,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

    宁十使劲睁了睁眼,半空中出现了很多个摇晃的人影,晃的人眼晕。

    屠魔而来的剑修,随着那声厉喝,从屋顶的四面八方冲了下来,占据高空优势,力劈华山。

    “剑。”

    “可不是这么用的。”孟八九看着冲下来的人群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空手探前,两根白皙手指便夺了第一个人的剑,右手握住剑柄,左脚缓慢向前踏出一步。

    剑,是唐国标准的翎剑,剑身笔直,剑尖锋锐,剑身有反刃,刃上刻着两条血槽细纹。

    经过夜雨的拍打,宁十的酒劲终于醒了一些,眼睛瞪的硕大,一眨不眨地盯着姑姑手中的剑,然后便看到那剑刃笔直地滑向旁人的胸膛。

    然而。

    鲜血喷涌的场面,始终没有出现。

    孟八九在最后时刻,将剑刃与剑身变化了位置。

    沉闷的拍击声。

    夹杂着清脆的骨裂。

    孟八九每一次出剑,剑背都会准确无误的击中来人的胸膛,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剑气,也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奇特景象,甚至不如穿甲境的菜鸟修行者打斗来的漂亮。

    数百人的围攻。

    没有一丝惨叫哀嚎,只有重击与骨裂,倒地便是昏迷。

    冲在最前面,怒吼着要孟八九受死的青衣汉子,连孟八九的衣角都没有碰到,直接就被击飞。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极其凄惨的落到了十几米之外,好巧不巧的砸在一头石狮子的菱角上。

    怒吼声

    戛然而止。

    很快,跳下屋顶的剑修就全部倒在地上昏迷不省人事了,而那些还未来得及跳下来的人。目光下意识的随着孟八九的剑,还有飞出去的人,画出一道极长的弧线。

    恐惧。

    顺着眼睛,迅速传遍全身。

    人,只有无恐才能做到无惧,看到了,感受到了,就会有所顾虑。

    现在,一道难题摆在屋顶剑修的面前:“同伴已经跳下去了,自己呢?跳还是不跳?”

    跳。

    勇气可嘉,无愧于心,对得起天,对得起义,但很可能要遭受那柄如大锤一般的剑背,裂骨砸胸。

    不跳。

    自此洛阳城的剑修就算是颜面尽失了,他们这些人也会跟着无地自容,永远在四海神州的修行者面前抬不起头。

    输。

    可以接受。

    但不能不敢输,不能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

    “杀!”

    终于,又有一位满脑子热血,连命都不要的剑修,大喊一声,跳了下去。

    紧接着就是一道人影起飞,砰地一声,狠狠的摔在二十米之外,撞到墙角上,胸膛塌陷,头破血流。

    雨水冰凉,手也跟着凉了,脚上更凉。

    屋顶的剑修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自从孟八九十六岁仗剑江湖,整整十三年,剑门九先生的传说一直在流传,就是不见她出事,不是大家不屠魔,是魔,太强大啊。”

    ……

    都说剑门九先生杀人不眨眼。

    今夜。

    她可还没杀人呢。

    街道中央再次陷入寂静,没有一句喊杀声,没有人再敢跳下屋顶,没有人再愿意靠近孟八九,就连看都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突然。

    孟八九抬头看向屋顶。

    屋顶众人,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

    孟八九一瞪眼,这群人又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孟八九猛地举起手中剑,作势预砍。

    呼啦啦的一阵瓦片乱飞,眨眨眼的功夫,屋顶上的剑修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远处的石桥上。

    两位持剑老人,眉头已经皱到了一起,他们没有接触过孟八九,但是预想过孟八九会很强,可今夜前来围杀的可都是正经的剑修,最差的都是穿甲境啊。

    传说中,孟八九的境界大约是箴言境巅峰。

    穿甲、信剑、悟然、灵犀、破茧、箴言……箴言已经是六境巅峰,可只要不入化神三境,都是凡人,一个凡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度的。双拳难敌四手,洛阳的春堂剑会就是想用人数的优势战胜孟八九。

    现在看来。

    岂止是荒唐。

    “这个孟八九,对于力量的运用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每一分力,都用的恰到好处。本以为这群剑修会耗费此人些许真元,现在看来,真是个笑话,对方连剑气都没有泄露半分。”两位持剑老人望着依然在屋顶上狂奔而逃的人群,怒其不争。

    这些人可以逃,但他俩不能逃,因为宗门的鹿耳剑已经被孟八九吃掉了,他们必须做出回应,做给四海神州的修行者看。

    江湖最重颜面。

    可杀。

    不可辱。

    石桥上的持剑老人,手心里已经满是汗珠,蝶尾子母剑越握越紧。

    宁十捂着小胸脯艰难的起身,终于止住了呕吐,却发现自己姑姑提剑的手并未放下:“姑姑,战斗还没结束吗?我看人都跑光了啊!”

    使劲咳嗽了两声,宁十瞧了瞧周围:“今天表现很好,没杀人。”

    孟八九撇撇嘴:“杀人哪有那么简单,再说,姑姑马上就要食剑九千九了,谁知道那仙鹤会不会直接把姑姑带到不可知之地,总不能给你留下太多的烂摊子吧。在洛阳城杀人,姑姑走了,你可走不了。”

    孟八九刮了一下宁十的鼻尖。

    宁十挑了挑眉:“哼!算你有良心!”

    孟八九似乎还有话要说,却忽然转过身去,脸上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张了张嘴小声嘀咕道:“就知道这洛阳城不会让人失望,既然鹿耳剑被吃了,那后面没道理销声匿迹的,自然要有人来寻仇,而且这次的剑,比鹿耳更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