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晨钟暮鼓满眼桃花

    孟八九闻到了蝶尾子母剑的味道,然后便将抢来的剑插到身前,轻轻一跺脚,没有地动山摇,没有轰鸣震颤。

    整条街的雨滴却全部静止不动了。

    孟八九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玄之又玄的一划,一滴雨瞬间就漂到她的胸前。然后她凝神看了那雨滴一眼,仿佛是接收到了什么命令,这雨滴马上就活了过来。

    嗡的一声。

    雨滴开始在空中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旋转震动,或许是速度实在太快,恍惚间,似乎都能看到火花。

    孟八九朝不远处的石桥咧嘴一笑,食指跟中指,隔空一弹。

    悬于空中的雨滴,咻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一个呼吸。

    从孟八九所在的永宁街口,到两位持剑老人站立的石桥,一道火花划空而过,仿佛是撕裂了空气,又仿佛是刺穿了所有尘埃,直愣愣而来。

    夜空中的雨,终于落地。

    石桥下是洛水,水花无风自动,水波荡漾。

    被孟八九控制的雨滴,划过洛水,河鱼死了一串,划过洛水上的木舟,木桨居中而断。

    两位持剑老人看到了孟八九的咧嘴一笑,也看到了孟八九的隔空一指,而且还看到了刚才孟八九战斗的全过程,所以不存在轻敌,而且也不敢轻敌。

    第一时间。

    两位大修行者,全身的真元就被调动起来,元气外放十米,转眼间就在身前铺设了五道屏障。

    蝶尾子剑与蝶尾母剑同时出鞘,两位握剑老人相信:“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个宗门,不管是什么剑术。此时此刻,在自己有所准备的情况下,都别想占到半点便宜。”

    然后。

    一息过去了,五息过去了,十息过去了。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五层元气屏障,一丝波澜都没有荡起。

    半响之后,握着蝶尾母剑的老头,转过身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费心布置的五层屏障转瞬即破,凝聚在周身的元气也迅速收缩回体内。

    身旁的老姆一脸困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难道战斗已经结束了?”

    夜雨。

    冰凉。

    最先离开的老头,鬓角边的一缕发丝随风飘起,他的头发原本是一根一根的直发,不带丝毫弯曲。而这缕飘到空中的发丝,末端竟然全部打卷,仔细看颜色还略微有些发黄,如果凑近的话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烧焦味道。

    孟八九弹来的雨滴。

    急速旋转,犹如火花的雨滴,一直烧掉了老头的鬓角发丝!

    匪夷所思的剑术,如果这也可以被称为剑术的话。

    “还不走?近身挡不住人家的剑,远战没有人家快,还有什么脸再待下去,自取其辱吗?”老头对着老姆呵斥道。

    老姆一时猜不透,可老头已经看清楚了:“那雨滴,看上去是雨,其实内部运转的是剑门的无上剑气。”

    “喂。”孟八九忽然招呼了一声,“你俩就这么走了?”

    “老朽认输,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老头看的很开,可是他这般想的,别人可未必这般想。

    孟八九很认真的说:“谁说要杀你了?人走!剑留!”

    孟八九方才的兴奋就是来自于蝶尾子母剑,她现在没心思杀人,而且,也没那个必要,真没那个必要。

    “咣当!”

    剑,摔在地上,两位大修行者背身离去。

    既然孟八九点到为止,他们就应该懂规矩,识大体,这就是江湖,修行者的江湖……

    ……

    洛阳城西有座寺。

    寺庙前的广场上有座楼。

    楼的东侧蹲着一尊晨钟,楼的西侧架着一面暮鼓。

    夜雨渐渐停歇,城池中弥漫着一层初春的寒气,一轮弯月从阴云中悄然露出身影,三两只黑鸦发出污秽的叫声。

    半夜自是没有钟声,却透着无尽的寂寞与清宁。

    寺庙的高墙拐角处,有着一排延伸出去的屋檐,高墙挡风,屋檐遮雨。

    一位憨厚的中年汉子在这夜雨中依旧出摊,卖的是夜宵,做的是手工馄饨。

    宁十跟着孟八九寻着味道找来,收伞坐下,他的酒劲儿还没有完全过去,胃里却早就吐空了,饿的发慌。

    孟八九先将衣衫上的雨珠抖干净,擦了擦凳子,这才端端正正的坐下:“老板,两碗馄饨,一碗多放馄饨少放汤,一碗多放汤少放馄饨。葱花香菜都要,多放香油,再来一头蒜。”

    中年汉子憨憨的一笑:“得嘞,您稍等,马上就好。”

    片刻。

    两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就上了桌,碗很大,量很足。葱花儿伴着香菜,滴上几滴香油,咬一口,唇齿留香,烫呼呼的小馄饨从嗓子眼儿的位置走下去,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孟八九自己拿了多馄饨的那一碗,把多汤的推到宁十面前:“醉了难受吧,喝点馄饨汤,暖暖胃。”

    宁十拿着筷子眯着眼扒拉了两下,然后抬起头瞅了瞅孟八九:“姑姑,我肚子饿,我要多吃点馄饨。”

    孟八九仿佛没有听到,慢条斯理的品尝,吃的香甜至极。

    馄饨好。

    心情更好。

    倒数第二把剑,孟八九吃了蝶尾子母,她已经能闻到剑仙的味道了,兴奋的劲头自然无需多说,甚至哼起了小曲儿。

    江南的柔音软语从一名女剑修的嗓子里唱出来,竟多了几分异样的趣味……

    ……

    自晨钟暮鼓楼向东眺望,大约三百步的位置,能看到一栋六层高的阁楼,洛阳第一阁,听雨阁。

    昨日的洛阳,阴雨连绵,今日却是个大晴天。

    日上三竿。

    躺在晨钟下,撅着屁股酣睡的宁十终于悠悠醒来,满身的阳光,他是被晒醒的。

    “阿嚏。”刚刚醒来,就打了一个喷嚏,宁十揉了揉鼻尖儿呢喃道,“哪儿来的花香?真刺鼻!”

    宁十晃了晃小脑袋,伸了个懒腰,吐出一口浊气,下意识的喊道:“姑姑,什么时辰了?”

    “姑姑,我饿了,早饭吃什么?”

    “喂,姑姑,你干嘛呢?”

    连喊三声。

    没有应答。

    宁十疑惑的站起身,揉着惺忪的睡眼,趴到钟楼边缘朝周围望去:“满眼的桃花,满阁楼的剑。”

    通往听雨阁的大道上,桃花儿摆出了四个巨大无比的字:“春堂剑会。”

    桃树下。

    街道中央。

    一名冷艳至极的女子,一袭白衣,手中无剑,负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