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我只要这一剑

    春风拂面。

    桃花盛开。

    宁十软趴趴地靠在晨钟暮鼓楼上看热闹。

    丢了鹿耳剑的江流云,一样在看热闹,只是心境不同。

    宁十是放松惬意,最多有些饿,江流云则是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还沉浸在他婉儿妹妹的一颦一笑中无法自拔。鹿耳剑?他可没把这剑放在心上,有他师傅烟微客在,有他舅舅关山月在,听雨阁内,没人敢动他。

    对于这一点,江流云从始至终都斩钉截铁的相信。

    “喂。”

    耳边传来一声呼唤。

    江流云低头看到孟八九朝自己勾了勾手指。

    下意识的弯腰,十分客气的问:“九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孟八九指了指关山月:“去问问你们阁主,方不方便把听雨剑送我。”

    江流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应了一声就走,可没走两步突然停下脚步,惊呼道:“你要听雨剑?你怎么不去死!”

    或许是被惊到了,江流云的声音极大。

    这时候,剑舞刚好结束,掌声刚好平息,关山月刚好准备讲话,这种情况下,江流云的声音变得很是刺耳。

    然而。

    已经没了后悔药。

    江流云的话,如潮汐一般,分分钟,整座听雨阁的剑修就全部知晓了一个消息:“孟八九此次登阁竟是来吃听雨剑的。”

    鹿耳剑可以给你,没问题。

    蝶尾剑也可以送你,无伤大雅。

    就算你再向听雨阁讨要个把灵剑,在这春堂剑会上,关山月咬咬牙肯定也会答应,一切以大局为重。可听雨剑不行,听雨剑是宗门的镇阁灵器,代表的是听雨阁的尊严,听雨阁的声誉,听雨阁的形象。

    士可杀,不可辱。

    孟八九要吃听雨剑,相当于当众侮辱听雨阁。

    拔剑声。

    此起彼伏。

    所有听雨阁的弟子面面相觑,并且感到匪夷所思,同时脸颊滚烫:“我听雨阁已经仁至义尽,该低的头低了,该忍的事儿忍了,该跪下的路也跪了,还要怎样?还能怎样?”

    “听雨阁可以脸皮厚。”

    “听雨阁可以忍气吞声。”

    “但听雨阁不能不要脸,不能卖了祖宗,不能让人掘了祖坟。”

    关山月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剑,但他是阁主,他不能意气用事。

    反手一巴掌抽在江流云的脸颊上,生平第一次把最疼爱的外甥抽飞:“混帐东西!胡说八道!九先生是何等身份,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管好你的嘴巴!”

    江流云张张嘴,一脸的委屈:“不是我说的,是……”

    啪地一声。

    江流云第二次被抽飞,抽飞十几米,直接从六层阁上飞了出去:“滚下去,面壁三年!”

    阁楼下满是舞剑的弟子,自然有人接住江流云。

    关山月脸颊微红,朝着孟八九执礼道歉:“山月管教无方,九先生见笑了,容后山月一定带他亲自上门,赔礼道歉。”

    最后的努力。

    这是关山月最后的努力。

    也是雨阁给出的底线,关山月将重音放在礼字上,意思很明显:“请不要在这个时候要听雨剑,春堂剑会之后,我会送上重礼。”

    阁内。

    阁外。

    鸦雀无声。

    座位上的孟八九沉思片刻,还是没能忍住,她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她三岁习剑,六岁入境,十三岁通灵,十六岁行走人间,比武吃剑九千九,为的就是成为四海神州第一剑仙。

    剑仙的名号与听雨阁的尊严相比,孰轻孰重?

    孟八九觉得,听雨阁应该感到光荣,然后她就这么说了:“你的弟子没有错,我确实说了要那把听雨剑,只要这一把,给我,我便离开洛阳。”

    关山月死死的盯着孟八九:“没得商量?”

    孟八九:“我只要听雨剑。”

    关山月:“九先生不觉得强人所难吗?”

    孟八九:“我有我的道理,你给我,自然就会知道,我的道理肯定比你更有道理。你可以不听,但是不会影响结果,听雨剑让我看到了,那就是我的了。”

    关山月无话可说。

    因为孟八九不讲道理。

    可这种不讲道理,恰好展示了最大的道理:“人家的剑更强,人家的本身就是道理,修行者的江湖,就是这般有理,但又无理。”

    关山月权衡自身与孟八九的差距。

    土丘群岳之别。

    深吸一口气,关山月一字一句的说:“九先生,山月愿以身换听雨,可否?”

    关山月是听雨阁阁主,一命换一阁之安宁,修行者的江湖是认可这种方法的。

    但是孟八九不认啊,她摇摇头:“我只要听雨剑。”

    惨然一笑。

    悲从心生。

    关山月紧了紧手中的听雨剑,突然转身,朝着阁外朗声道:“我是听雨阁关山月,今日春堂剑会,我关山月代表听雨阁自愿挑战剑门九先生,以听雨剑为注,生死一战。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如果我死,阁主由第一长老继任。四海剑修为证,一切后果,我关山月一人独担。”

    话终。

    关山月,听雨出鞘,剑横于胸前,迎风执礼。

    孟八九静静地听完关山月一番言语,却微微摇头:“你也是剑修,应当求大道,不应受世俗礼教夫人影响,人死如灯灭,人若是死了还如何为剑证名?一千二百年来,剑修如果都像你这般,如何成仙?如何与旁道抗衡?”

    停顿片刻,孟八九补充了一句:“我要你的听雨,不是羞辱你的宗门,是为四海剑修证名。你不懂,我不解释,比完自然见分晓。”

    孟八九想着:“待我吃了这听雨剑,驾鹤成仙人,你们就相信了。你们一直以为的食剑女魔头,只是在修自己的剑道,跟你们不一样的剑道,仅此而已。”

    第六层阁楼上。

    一共三百六十七人。

    下一刻便看到了惊世一幕。

    关山月身在自己的宗门,又恰逢春堂剑会,气运算是到了巅峰,近千名弟子借剑阁主,剑雨如柱。

    但是。

    却抵不过孟八九的一指。

    从座位上起身的孟八九,只是轻轻抬起手,刺出了一指。

    雨柱停。

    听雨丢。

    远处的晨钟暮鼓楼上,宁十瞪大眼睛,如彩虹雨柱般的剑气,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