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剑碎如雨

    孟八九一步未动,轻描淡写的抬抬手,关山月以及听雨阁便败了。

    很多人以前只是听说孟八九很厉害,一人便压的四海剑修抬不起头,行走人间连自己的剑都不敢轻易示人。

    原来。

    真的是很厉害。

    传说并非是骗人的。

    单论在剑道上的造诣,孟关二人,云泥之别。

    在场的剑修,心情很复杂:“这就是剑的巅峰吗?如果自己面对孟八九,能出几剑?或者说,能否拔出剑?如果连剑都拔不出来,自己练剑又是为了什么?”

    鸦雀无声。

    只剩下孟八九自己慢悠悠的走到关山月面前,抬指一点,听雨阁的镇阁之宝,灵剑听雨就飞到了她的手中,毫无挣扎。

    全场的听雨阁弟子全都开始激动起来,脸颊通红,仿佛要遭受无尽的屈辱,然后就看到孟八九比他们还要激动,厉声冷喝:“白痴,全都是一群白痴,让我吃一把剑有那么难以接受吗。我又没吃人,如此心境,何时才能修成剑仙,无知蝼蚁!”

    孟八九将听雨阁上的所有剑修都比做是白痴,比做是蝼蚁。

    因为,她认为,她的剑道要大成了。

    食剑九千九。

    驾鹤成仙人。

    听雨就是第九千九百把剑。

    孟八九心里想着:“让你们这群白痴欣赏本剑仙正道,已经是暴殄天物了,还好,自己心心念念都想收的好徒儿宁十应该能看到,晨钟暮鼓楼可是自己特意选的最佳观赏圣地。”

    抬脚轻点地板,直接刺破阁楼屋顶,孟八九来到听雨阁最高的位置。

    春日的暖阳照射在她的身上。

    头顶有鸿鹄飞过。

    清风徐来。

    一切都很完美。

    周围无数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孟八九的身上。

    这些剑修们自然不知道孟八九要做什么,但是他们知道,听雨阁的灵剑下一刻应该就会被吃掉。

    只是。

    “吃一把剑,需要飞那么高吗?”

    “听雨阁是如何招惹到这女魔头的,要遭受这般羞辱!”

    “是嫌打脸打的不够响亮,要站的再高一些,打的再响一些?”

    关山月望着头顶的孟八九,一口鲜血直接就喷了出来,所有听雨阁的弟子全都拔剑相向,下一刻便准备拼尽性命也要保全宗门清誉。

    最后时刻,还是被关山月制止:“方才的比试公平公正,愿赌服输,听雨剑是我输给剑门九先生的,与她本人无关,本阁弟子不得放肆。”

    仅仅说完这一句话,关山月仿佛就老了十岁:“关山月输掉宗门至宝,罪无可恕,自愿将阁主之位禅让于第一长老。”

    这是关山月比试前就想好的话。

    赢了自不必说。

    输了责任全部由他一人承担。

    他不愿听雨阁弟子与孟八九起冲突,那不是热血,是送命。

    所以,他在孟八九出手前就将灵剑定成了赌注,这是他给宗门找的台阶,里子面子,不能全都丢了。就算全都丢了,宗门的香火也不能断送,如果真朝孟八九出手,热血是足够热血,但保不准就要被灭宗。

    关山月强行咽下第二口涌上心头的鲜血,抬头凝望,心里想着:“都看看吧,好好看看,看看这世间最嚣张的剑修,看看你们需要追逐的方向。以后,听雨阁弟子就以孟八九为目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小的洛阳城可代表不了四海神州,不能永远做井底之蛙。”

    这样想着。

    关山月觉得,丢一把听雨,未尝不是幸事。

    无数目光的凝视下,孟八九,抬指,碎剑,吞噬。

    听雨,就此消失。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孟八九缓慢的张开双臂,仿佛是要拥抱整个天地。她的头,微微昂着,眼睛轻轻闭上,一袭白衣,随风飞舞,似乎是在享受,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刻。

    天地,静的可怕。

    无人说话,无人敢说话。

    最多能听到些许吞咽唾沫的声音。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一顿饭的时间过去了。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终于。

    听雨阁下有人开始咬着耳朵小声议论。

    “女魔头在做什么啊,感觉好傻!”

    “会不会是什么恐怖仪式,或者邪魔功法?”

    “好恶心,吃剑都这么享受!”

    过了一会儿,议论声开始蔓延到阁楼之中,从第一层一直蔓延到第六层。大家都很奇怪,吃剑就吃剑,您站在屋顶张着手要做什么?要飞吗?箴言巅峰可以飞啊!您到是飞啊!

    难道是晒太阳?

    吃了剑要消化消化。

    饭后晒一晒,活过五百载。

    高手的癖好真是让人捉摸不定。

    孟八九自然能听到阁楼下的议论声,她又不是耳背,只是没心思搭理这些闲言碎语,下面的人奇怪,她更奇怪:“怎么会没反应呢?祖训上说的清清楚楚,食剑九千九,驾鹤成仙人。剑,自己吃够了,怎么没有成仙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成仙的过程到底需要等多久?”

    “一直等吗?”

    孟八九越思索越心急,越心急越胡思乱想:“难道是自己数错了?剑还没有吃够?或者以前吃的剑,有劣质品,没有达到要求?”

    “不应该啊,自己吃的每一把剑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只能是数错了。”

    “一定是自己数错了。”

    “剑道是自己擅长的事情,术算自己可不擅长,九千九百把剑,很多的,数错一两把很正常,一定是这里出了问题。”

    孟八九这样想着,眼眸忽然就睁开了,紧接着便如饿狼般扫视全场。下一刻,她身形直接出现在阁外,一把很漂亮的剑被生生夺走。

    碎剑,吞噬。

    孟八九感受了一下,没有反应:“不够数。”

    继续寻找,再次夺剑,碎剑,吃剑。

    继续感受,依然没有反应:“还是不够数。”

    孟八九的脚步不停,春堂剑会,剑,多的是。

    她寻剑的速度非常快,没人能阻止她夺剑,剑被夺走,瞬间就会碎裂,紧接着就会被吃掉,无一幸免。

    一把,五把,十把……

    孟八九从阁外,吃到阁内,从第一层吃到第六层,谁都躲不开,只要是好剑。用布裹着?玄铁盒封着都没用!

    孟八九就像是着了魔一般。

    长发飞舞。

    一把一把的剑被她吃掉。

    这一日,听雨阁,剑碎如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