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魔山矮了三千尺

    极北之北有座山,终年黑云笼罩,血光冲天,魔气遮云蔽日。

    山高一万三千尺,山名魔,这里是四海神州最神秘最肮脏最邪恶之地,万千正道修行者的噩梦。

    千百年来,没有一个人能以非魔之身踏上此山,因为这里是魔的世界,魔的天地,魔的聚集地。

    这一日。

    魔山迎来了一位女子,单人单剑,一袭白衣,负手登山。

    当白衣女子双脚踏上魔山那一刻,无数沙哑尖锐的鬼哭狼嚎从山门中传出,这些鬼哭狼嚎中冲蚀着暴戾、阴狠、毒辣与邪念……

    对于白衣女子的到来,他们有些困惑,他们分不清是敌是友。因为在四海神州,很多人都习惯称呼这个人为女魔头,食剑的魔头,毁在她手中的剑,比许多魔山弟子杀的人都多。论破坏力,没有一个魔山弟子能比得上这人,所以,魔山很困惑。

    “难道是拜山门?”

    “这白衣女子想要正式入魔山?”

    这样想着,最初便没有任何的攻击落在她身上。

    她挺拔的身姿逐渐消失在魔山山道间,一直消失在黑云迷雾之中,紧接着,这些魔山弟子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人根本不是来拜山的。”

    一道惊世骇俗的剑气直接刺穿了黑云。

    半座魔山跟着震动摇晃。

    鬼哭狼嚎变成了嘶吼冲杀。

    上百道强大的魔气喷涌而出,围攻白衣女子。

    然而。

    这魔山,似乎很久很久没有遭受过袭击了,都忘记了应该怎样去战斗。

    可白衣女子一直都在战斗,一直都在吃剑,一直都在积攒着能量等待剑劫的降临,等待着斩落飞升雷劫。

    这积攒的能量。

    无上的剑气。

    最后也没能落到雷劫上,反而是全部一股脑儿的落在了魔山。

    剑气肆虐了一夜,魔山摇晃了一夜,鬼哭狼嚎持续了一夜,一万三千尺的魔山,生生矮了三千尺!

    女人。

    一袭白衣,一把剑,让魔山生生矮了三千尺!

    就连那遮天蔽日的魔气,仿佛都稀疏了许多,天空中的黑云,满是裂痕。

    极北之地,第一次下起了雨,粘稠至极的雨,雨水落到雪地上,都结不成冰。

    黑雨下了整整一夜。

    一直下到魔主复苏,不得不复苏,因为再不复苏,女人的剑就会断了魔山的传承,年幼的魔种如果都被斩杀了,魔山的未来该走向何方?

    毁灭吗?

    魔山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毁灭。

    因为,魔山很高,女人很矮,并且女人只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再厉害都会力竭。魔主出现的时候,刚好就是女人力竭的时候。

    战斗终于结束。

    女人被千道魔气封印。

    虽未死。

    却比死都痛苦。

    被封印的女人自然就是孟八九,宁十的姑姑,箴言境的巅峰剑修。

    死对于宁十的姑姑很难,但是在魔山,活着可能比死更难。

    怒气攻心的魔主,对着孟八九整整咒骂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颁下魔旨:“将孟八九的剑身悬挂魔顶一百年,日日受魔剑穿刺,刺剑百万,方可解心头之恨!魔山的权威不容撼动,魔山是不败的!”

    明面上的魔旨是如此。

    暗地里的魔旨却是:“所有谍卫全部出动,全力监视正道宗门,警惕围剿偷袭。所有的寻魔师全部出动,尽快寻找新的魔种,新一代魔种需要成长,魔山需要休养生息。其余魔山弟子,十年之内,不得擅自行走人间,违反禁令者,杀无赦!”

    魔山暗旨,几乎无人知晓。

    魔山明旨,却在魔主的推动下,迅速传遍四海神州,这是在给魔山争取时间,休养生息的时间。

    ……

    魔山的消息网是非常惊人的,孟八九被封印的讯息传的极快。

    “剑门食剑女魔头被封印了!”

    “暴晒魔山一百年。”

    “恶人更有恶人制,大快人心啊!”

    重磅消息在三天之后就传到了洛城。

    宁十这时候当然不会还在晨钟暮鼓楼上,孟八九离开之前将他安排在一家很破旧的小客栈当中,临行前还特意给他化了妆,好端端的帅小伙变成了黑炭头。主要还是担心他被别人认出来,毕竟之前在落花楼吃过一把鹿耳剑,很多人都看到宁十跟着孟八九,猜也知道是很亲昵的关系。

    孟八九临走时付了一个月的房费,宁十就准备在洛城等上一个月。

    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姑姑被封印的消息,起初他还认为,肯定是骗人的。这种消息他听过许多次,孟八九经常会被死亡或者被封印,有人就是想借他姑姑的名号,扬名立万,这套路宁十懂,只是觉得很无耻。

    “咒我姑姑死的人不得好死。”

    “咒我姑姑被封印的人都是坏人。”

    “你们就咒吧,继续咒,越咒,姑姑活得越久。”宁十这样想着,心里就美滋滋起来,他从来都没想过他姑姑会死会被封印,因为孟八九真的很厉害,在他的记忆中,根本就是不可战胜的。

    无敌的存在。

    宁十平日里最操心的事情,不是孟八九会不会败,而是祈祷姑姑别杀人,别吃剑,息怒。

    这就是十三岁的少年最真实的想法。

    这样想着。

    时间慢慢在等待中度过。

    宁十始终没有等来他姑姑,却等来了一场欢庆,庆祝他姑姑终于没办法再祸患江湖了,庆祝四海神州的剑修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佩剑出门,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吃剑了。

    听雨阁的弟子甚至在宗门遗址上举行了盛大的仪式。

    醉酒三天。

    还将魔山传出的消息中,孟八九被封印那一日定成了听雨阁的复兴日。

    这一日。

    听雨阁重新开宗纳新。

    宁十冷眼看着这满城的欢呼,内心终于有些恐慌:“姑姑难道真的被封印了?她也会败吗?她会死在那个什么魔山?”

    越想越害怕:“那自己要去哪儿啊?自己要怎么活下去呢?”

    越想越自责:“好像去魔山是自己给姑姑出的主意啊!姑姑是被自己害死的吗?自己竟然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