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菜鸟互啄

    当宁十抓住那只兔子的时候,耳边也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伴着急促的喘息。

    下一刻,宁十的眼前就蹿出来一个人影,比他稍微矮一些。脸上缀着星星点点的雀斑,一身脏不拉几的麻衣,头发都开始打绺,手里拎着一根木棍。

    宁十下意识的将兔子藏到自己身后,这可不是嗟来之食,这是老天爷赏给他的,然后就听到这小雀斑尖叫一声:“放手!”

    “那是我的兔子!”

    叫声结束的同时,小雀斑的拳头也跟着砸了过来,朝着宁十的鼻梁。

    孟八九说过,宁十的天赋很高,不会剑,但是什么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更别说这种直来直去的拳头了。

    奈何宁十现在没有力气啊,歪了歪身子,小雀斑的拳头就砸在他的肩头。

    第一拳砸完之后,小雀斑的手直接就去抢宁十手里的兔子:“放手,这是我的兔子,我追了它半个核桃镇,累个半死,最后堵在关帝庙,没想到让你给捡了便宜。”

    宁十肩头挨了一拳,身子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却没有撒手,如果真是对方的东西,他可以还人,但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那就对不起了:“兔子又不是你家养的,谁先抓到就是谁的,兔子身上写你名字了?”

    一路逃跑。

    担惊受怕。

    宁十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再加上姑姑的噩耗,这一刻终于爆发:“如果是成年人,自己肯定打不过,小丫头片子难道也准备欺负我吗?”

    在台阶上打了个滚儿,躲开小雀斑的第二拳,宁十抬脚就朝对方肚子踹过去。只是力气有些小,踹是踹中了,自己也跟着倒在了地上。小雀斑朝旁边吐出一口唾沫,下一刻,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

    开始的时候还是拳脚相向。

    打着打着就没了力气。

    你拽着我的头发,我掐着你的脸颊,你盘着我的腰,我卡着你的脖子。

    小雀斑:“小偷,知道厉害了吧。”

    宁十:“白痴,你还能动吗?”

    小雀斑:“我是给关老爷面子,没出全力。”

    宁十:“别啊,有本事打晕我,打晕我兔子就是你的。”

    小雀斑:“别给脸不要脸。”

    宁十:“你咬我啊。”

    小雀斑:“说的好像你能动似的,刚才是谁的肚子在叫?你几顿没吃东西了?还有力气?”

    宁十:“说的好像你有力气似的。”

    小雀斑:“反正比你强。”

    宁十:“强个屁。”

    小雀斑:“服不服?”

    宁十:“谁怂谁是王八蛋。”

    继续僵持。

    继续撕扯。

    菜鸟互啄。

    小雀斑:“我们可以一起松手,今天就算是打平了。”

    宁十:“你先松。”

    小雀斑:“一起松。”

    宁十:“松手兔子也是我的。”

    小雀斑:“不可能,最多分你一根兔子腿。”

    宁十:“那就继续打吧,看谁赢,我保证,就算你赢了也没力气拿走兔子。”

    小雀斑:“算你狠,三七分。”

    宁十:“继续打,我不怕饿,我有的是力气。”

    小雀斑:“四六分?五五分!最多对半!”

    宁十:“成交。”

    战斗终于结束,好吧,这都不能称之为战斗,最多算是稚童间的厮打,没半点章法,纯粹依靠动物的本能互捶。

    太阳已经开始落山,核桃镇上逐渐飘荡起若有若无的饭香。

    宁十的脸本来很白嫩,让孟八九化妆给化成了黑炭,这时候经过一阵滚打,变的更黑。身旁的小雀斑自然不用说,俩人不相伯仲,比乞丐都乞丐。你黑我更黑,你脏我也脏,你惨,我比你还惨。

    现在。

    除了黑、脏、惨,又得加上一个饿。肚子咕咕叫的声音,此起彼伏,谁都不甘示弱。

    “现在就分,还是烤熟了之后再分?”小雀斑问宁十。

    “当然是烤熟了,你吃生肉啊?如果你吃生肉,现在就分。”宁十这几天早就学会了人心隔肚皮,不能轻易相信人的道理,兔子是平分了,但分之前还得我拿着。

    “我又不是野人。”小雀斑没好气的回答。

    “那好,听我的,你去捡些干柴,然后生火。”宁十开始指挥。

    “你怎么不去?你是男孩子,不是应该你生火吗?”小雀斑警惕的看了看宁十手里的兔子。

    “因为我懂烤肉,我姑姑是厨子。”宁十现在说谎已经不脸红了,被这个乱七八糟的江湖给逼得。

    你捡柴生火,我烤肉,因为我家有人是厨子,多充足的理由,小雀斑盯着宁十思考了半天,终于转身出了关帝庙。

    她选择相信宁十。

    她赌自己的眼光:“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少年,不像是言而无信的人,他的眼睛很清澈,很通明。”

    天黑之前。

    关帝庙里就生好了火,肥肥胖胖的兔子也已经处理好,说实话,这是宁十第一次亲自烤肉,以前都是他姑姑来烤,他只负责吃的。

    幸好看的多。

    他又爱吃。

    剑没学会,吃东西做东西的本事到得了真传。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小雀斑费力的将几块破板子挡在门口,然后盘腿坐在火堆旁,双手托着腮,安安静静的看着宁十烤肉。

    关帝庙里自然是没什么佐料的,但是两个人足够饿,兔子足够肥,肉烤的也足够香脆,吃起来还真是有滋有味。

    一只兔子从正中间对半撕开,一人一半,公平公正,各吃各的。

    宁十烤肉的时候都能听到小雀斑咽唾沫的声音,真到了自己吃的时候,一样管不住口水,差点咬到舌头。

    一边吃肉,小雀斑一边嘟嘟囔囔的说:“青鸟,我叫叶青鸟,今年十二岁,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兄弟了。”

    “兄弟?”宁十抬起头朝叶青鸟翻了个白眼,小丫头片子还挺江湖:“宁十,十三岁。”

    这人啊,一旦饿久了,吃东西就会很容易饱,一只兔子足以吃撑俩人。

    火。

    生的很旺。

    一点都不冷,抬头是满眼的星星,就是没有月亮。

    叶青鸟舔了舔嘴角的油脂,起身开始活动筋骨:“喂,你的身手很灵活嘛,我打了你那么多拳,没有一拳打中要害,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