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一把刀还是三把刀

    宁十吃到最后吃的很慢,他可不想浪费,肉塞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是你太慢了,动作太直接,让我看的太清楚。”

    叶青鸟点点头:“我很快就会变强,我已经要准备开始修行了,修行你懂吗?以后我可能会飞天入地,翻江倒海,成为在世仙人的。”

    宁十抬起头撇了小丫头一眼:“修行?”

    叶青鸟嘴角一笑,微微昂头:“当然,如果你求我,我可以考虑教教你,你是我行走人间遇到的第一个对手,你很幸运。”

    菜鸟互啄都能称作是对手吗?

    听戏文听多了吧。

    他一个剑门的弟子都不敢说成为仙人,你一个满脸雀斑的小姑娘就敢口出狂言,吹牛不打草稿。

    宁十直接低下头继续吃肉:“行走人间?什么时候行走人间这么廉价了,就您这身手,就您这年纪,您愿意教我,我敢学吗。”

    要知道,宁十的姑姑可是孟八九,他没学过剑,但他懂修行,尤其是剑修。孟八九每天在宁十耳朵边没完没了的唠叨,那可不是在胡说八道,很多知识早就潜移默化的灌输到宁十的脑子里了。

    叶青鸟没等到回复,也不强求,自顾自的准备‘修行’。

    宁十睡不着,盘膝而坐,呆愣愣的看星星。

    期间,叶青鸟一直都在活动‘筋骨’,活动了足足大半个时辰,吃到肚子里的肉估摸着都消化干净了,修行还是没有正式开始。

    宁十坐在庙前屋檐下,叶青鸟站在小院子里,都存着提防之心。

    宁十如老僧入定,目不斜视,却张口说道:“不用管我,你爱怎样修行就怎样修行。放心,我不会偷师的,没必要像防贼一样防着我。”

    叶青鸟人小鬼大,终于稍稍有些尴尬,眼眸中流露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审视表情。

    盯着宁十看了半天,叶青鸟这才暗下决心,但是仍然不忘提醒:“看可以,但你最好不要偷学,因为修行是要内外兼修的,小心走火入魔。算了,跟你说多了你也不懂,白费口舌。”

    叶青鸟停顿了一下,伸出手指再三告诫:“别偷学。”

    宁十回给对方一个死鱼眼,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剑门的弟子需要偷学其他宗门的功法了?再说,你一个小乞儿,能懂什么功法,多半是在吹牛。还内外兼修?那是普通宗门的法子,剑门的功法可都是一心一意的修剑。”

    宁十叹了口气,有些唏嘘:“拿自己的无知当作真理,真是搞笑。”

    这样想着。

    宁十就瞧见叶青鸟从关老爷的石像后面掏出来三把刀。

    三把简陋至极的木刀,做工粗鄙不堪,说是刀,倒不如说是有些许弧度的木条。

    有些笨拙的将三把刀全部握在手心里。

    那滑稽模样。

    差点让宁十笑出声。

    宁十是没学过剑,可他看过太多强大的人,见过太多厉害的剑,跟着孟八九走南闯北,他的眼力绝对是宗师级别的,说是见多识广一点都不为过,且毒辣的很。

    即便如此,宁十都没见过,有谁会同时拿着三把刀来战斗,确定不是在搞笑?

    很快。

    宁十就更加确认,这个小雀斑真的是在吹牛,她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修行,更不懂什么叫功法。

    因为叶青鸟准备了半天,都没有完成她的‘起手式’。

    三把刀。

    两只手。

    能起手才怪呢。

    宁十终于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是在嘲笑我吗?”叶青鸟恶狠狠的瞪了宁十一眼。

    “哦,没,我在……”宁十话都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知道你在笑我,笑我不该拿三把刀。”叶青鸟索性将刀全部放在地上,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把小刀,盘腿坐在地上就开始削刀。

    “据我所知,用刀的修行者,修的都是一把刀,就连第一刀仙都是一把刀。”宁十看着叶青鸟,“三把刀,不叫修行,叫杂耍。”

    叶青鸟低着头。

    默不作声。

    只是小心翼翼的继续削刀,削的极其认真,神情一丝不苟,仿佛是在制作一件艺术品。

    “一把真正的好刀,最基础的东西就是材料,木头是没有杀伤力的,削的再漂亮也无用。”宁十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他本身就话多,今天守株待兔吃了叶青鸟半只兔子,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点一下这位执拗的小雀斑,“不要误入歧途。”

    “武器在精不在多。”

    “一把刀,修到极致,足以。”

    “真正的对战,胜负往往在一瞬之间,哪里会给你耍花哨动作的机会。很多时候你只有出一刀的机会,三把刀,太多了,两把都多余。”

    “再说了,三把刀,两只手,握都握不住啊。”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吗?”宁十说着说着就发现,叶青鸟完全没有理会他,一直都在削自己的刀,一刻未停,甚至还翻了个白眼。

    翻白眼?

    你做错了,你有什么资格翻白眼?

    是对我表示不满吗?还是觉得我有哪句话说错了?我这些道理可说剑门的道理,真理,不识货的臭丫头!

    叶青鸟终于初步完成了自己的修改,小刀放回裤兜,抬起头瞧了瞧宁十:“你废话真多。”

    “真啰嗦。”

    “很烦哎。”

    “我觉得你还是去里面睡觉吧。”

    宁十愣了愣神儿:“自己是被嘲笑了吗?”

    然后,就听到叶青鸟继续说:“修行是自己的修行,其他人都修一把刀,那我也要修一把刀吗?”

    叶青鸟学着大人的口气说:“真是死脑筋,冥顽不灵,迂腐。如果大家都一样,那还有什么必要修行。修行是什么?修行不就是打破世俗的规矩,逆天而行。连人的规矩都破不了,连一把刀还是三把刀都不敢改变,不如不修行。”

    很别扭的道理。

    足够简单。

    足够直接。

    宁十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想要将姑姑从魔山上接下来,他知道这肯定是要学剑的,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学剑门的剑,走姑姑的路,却从来没想过,是否可以改变一下。

    不走其他人的路。

    走一条从来没人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