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海牢

    一路走。

    一路记忆。

    宁十从来没有这般认真过,但是必须认真,以后没人会帮自己了,路只能靠自己来走。他刚刚在黑暗中模拟出一张草图,然后就看到了一束束昏暗的幽光,幽光后面传出断断续续的哀嚎。

    每一束幽光后面都是一道石门,这些哀嚎便是从石门后面传出的。

    走过一道石门,宁十被拎起来的高度刚好能透过铁栏看到里面的景象,几个黑衣人扭着五道铁索,锁链尽头拴在一个大汉的四肢上。

    铁索收紧。

    大汉的表情开始狰狞。

    景象一闪而过,宁十没有办法看清楚,也不知道里面是在干什么,但是从声音中就能听出来端倪,绝对不好受,堪比五马分尸。

    胃里有些翻滚。

    低头再抬头,又是一道石门,又有几个黑衣人,这次的铁索换成了赤红的火烙。

    再往后走,依然是石门,这次门中没有黑衣人,但是血腥味却刺鼻的厉害,隐约间能看到一个人影倒在角落里。

    继续走。

    一直走。

    很快,耳边就传来了呕吐声,止不住的呕吐,宁十能看到这些景象,其他少年一样能看到,年纪大些的孩子还只是呕吐,年纪小一些的直接就被吓晕过去。

    都是盛世中长大的孩子,何曾见到过这种地狱般的邪恶景象。

    “吱吱吱。”

    宁十的耳边传来一阵触手摩擦墙壁的声音。

    凝神察看,一道石门中爬出来一串串红色的虫子,全是触手,嘴巴很大,头却很小,而且还不时露出獠牙……

    宁十跟叶青鸟是被同一个黑衣人拎着,所以他能看清楚叶青鸟的表情,包括她的嘴型。看着这个自己才认识一天的小雀斑,宁十莫名其妙就有些心安,仿佛有了支撑一般,或许就是因为在关帝庙的那一刀。

    叶青鸟站在宁十前面,面对强敌,不畏生死的劈出了一刀。

    似乎是感应到宁十的目光,叶青鸟扭头看过来,嘴唇微动,没有声音,但是宁十知道她在说什么:“宁十,你放心,我会想办法逃出去的,带着你一起逃出去。”

    宁十没有回复,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路,越走越远,越走越深,血腥味越来越浓。

    宁十甚至看到有一间石门后面挂着一整排的皮,人皮,活剥下来的人皮。

    毛骨悚然。

    原来人间真的是处处危机,步步惊心,宁十以前经常听姑姑说:“臭小子,人心叵测,江湖路荆棘满地,你一定要学剑,起码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以前都觉得姑姑是在吓唬人。

    真正轮到自己面对的时候,才晓得,站在自己身前的女人,到底有多么伟大,为自己遮了多少风,避了多少雨。

    浓重的潮湿水气,将宁十从回忆中拽了回来。

    眼前出现了一片地底河道,河流湍急,甚至可以说是汹涌澎湃,河道上方七八米之处,围成一圈,足足有几十道石门。

    宁十和叶青鸟直接就被扔进了石门的后面。

    原来这里就是海牢。

    黑衣人才不会管宁十这些人疼不疼,舒服不舒服,魔山的种子需要磨练,这只是开始。

    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未修行,身子骨根本经不起折腾,宁十和叶青鸟全都是浑身酸痛,宁十的胳膊更是肿起老大一个包。

    “我们要想办法出去,不能跟着这群变态走,魔山可不是人去的地方。”叶青鸟坚持着起身,直接就开始查看石门。

    叮铃铛锒一阵捣鼓。

    门没打开,叶青鸟自己却被累的气喘吁吁。

    “歇会儿吧,这石门应该没那么容易弄开,留些力气,以备不时之需。”宁十咳嗽两声说道。

    “还留什么力气,这里可是魔山妖孽的洞府,刚才你也听到了,那些黑影全都是来自魔山的寻魔师,如果被他们带到了魔山上,培养成魔种,那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叶青鸟语气有些急躁,“在宗门里的时候,师傅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可以招惹魔山的人,这下好了,直接被掳到魔山上,完蛋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求救的方法?”宁十问道。

    “求救?”叶青鸟表情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很是沮丧,沉默了半天才说话,“我是偷着跑出来的,什么都没带,只留了一张字条,我要修出点名堂才能回去,求救是肯定不能求救的。”

    “好吧,那就只能靠自己了。”宁十也跟着站起身,开始在牢房中寻找线索。

    四四方方的海牢。

    四步宽。

    四步长。

    脚下的地面潮湿的恨不得能捏出水,四面的墙壁则是坚固如铁的玄石垒砌而成,石门上的锁链足有手腕粗,想拧开更是不可能。

    从石门的缝隙中望出去,地河汹涌澎湃,冰凉的水气席卷而来。

    寒冷开始侵袭宁十和叶青鸟两个人,之前吃到肚子里的兔子肉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又开始变饿。

    方才一直在活动,还不觉得怎样,现在停下来,很快就感觉到阴冷,冷的渗人。

    “阿嚏!”

    “阿嚏!”

    两个人都开始打喷嚏。

    “如果我不偷偷的跑出来就好了,现在肯定有烧鹅吃,我师姐最喜欢烧鹅了。”叶青鸟小声唠叨。

    “如果我姑姑没走,我也不会来这里,一百个寻魔师都不可能打得过我姑姑。”宁十也跟着附和。

    “你的名字真有意思,为啥叫十?”叶青鸟问。

    “因为我姑姑叫八九,八九不离十啊。”宁十回答。

    “你出生就这么黑吗?”叶青鸟继续问。

    “那只是脏,擦干净之后,白着呢。”宁十没好气的说。

    “……”

    宁十和叶青鸟开始小声的说话,嘀嘀咕咕的说个没完,没话都要找话说,因为俩人都知道:“在这里可不能睡着,指不定睡着就醒不过来了。”

    然后。

    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海牢的门再次打开。

    一个少年直接被丢了进来,人影闪过,差点砸在宁十的身上。

    铛的一声,牢门关闭。

    三个人面面相觑,宁十刚要开口,最后进来的少年突然抬起手打断了他的问话,猫着腰凑到石门的位置,蹲下身子朝外面张望了片刻,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根三寸长的短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