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零八章 被遗忘的木匣子

    两年半以前,孟八九被魔山封印,离开洛阳时就是把宁十安排在这处客栈。后来宁十把钱花干净了,却发现这客栈竟然是一处黑店,掌柜的想伙同店小二将自己卖掉。

    幸好宁十耳朵灵,提前跳窗户跑了,那一夜,他还在客栈了放了火。

    时过境迁。

    这黑店竟然倒闭了,还要卖掉,鬼使神差的,宁十竟然记下这地址寻到了一处人家。

    叶青鸟方才就发现宁十不对劲儿:“你想买那处客栈?”

    宁十点点头。

    叶青鸟:“我不同意,那客栈也太破了吧。”

    陈余生在旁边添油加醋:“我刚才算了算,那客栈晦气的很,估计是死过人,不吉利。”

    宁十:“小凡是道士,他懂挂测,你也懂?蜀山还教这门功课?”

    陈余生:“反正我会算。”

    就连春夜也跟着点头:“那个客栈里很难闻,很臭,我也不喜欢。”

    宁十脚步不停:“那你们说怎么办?银子就这么多,逛了一天,洛阳城的宅子什么价钱,你们也听到了,不能让他们坑咱们钱吧,至于那个客栈,买不买先问问再说!”

    长乐客栈门板上的地址是一处还算不错的大宅子,门口种了两颗大槐树,蹲着两尊大狮子。

    宁十上前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老头儿开的门。

    问明原因,老头儿就把宁十让进了宅子的堂屋,不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就走了出来。

    宁十行了个礼:“我们想问问,城南的长乐客栈是不是要转让?多少银子呢?我们有兴趣。”

    老太太抬眼瞧了瞧宁十,一个不算太大的小伙子,叹了口气:“孩子,奶奶也不瞒你,那客栈的地契跟房契确实是咱家的,地段还算可以,只是之前出了事儿,上一个租客在客栈里胡搞,闹出了人命,咱家也跟着吃了官司,你要是不嫌晦气,八百两就能拿走,地契房契都是你的,要买就得一起买走。”

    叶青鸟拽拽宁十的袖子,小声的说:“八百两啊,太贵了!”

    对面的老太太看着和善,说话也直,可却是很强硬:“不贵的,客栈那么大。”

    叶青鸟:“可是死过人。”

    老太太:“所以才这么便宜,我要是不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死过人。”

    叶青鸟:“你不说,邻居也知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了。”

    “……”

    宁十在旁边听着两位砍价,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客栈里的东西您还留着吗?”

    这话问的很没有道理,因为宁十方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姑姑去魔山时,走了一个月,走之前丢在客栈里一个木匣子。宁十那时候因为实在太思念,闲暇时画过很多副画,那些画后来就塞在木匣子里扔到了客栈后院的角落,放火逃出客栈时根本就没有想起来,现在思绪飘忽就回忆起这么一件事儿。

    老太太看了看身旁的老管家。

    老管家点点头:“都留着呢。”

    距离长乐客栈不算太远的一座破旧仓库,两侧的门板墙壁被枯藤灰尘覆盖,冬日阳光留下斑驳浅影。老管家拿着一把铜钥匙费力的打开铜锁,仓库里荡起一层粉尘。

    宁十捂住口鼻,皱着眉头走进去,入眼全是破桌子烂板凳,能用的不多。烟尘渐敛,角落里的木匣子终于落入他的眼中。

    顾不得脏乱,宁十几步走过去,推开旁边的杂物,如获至宝:“青鸟,付银子,那家客栈,还有这仓库里的东西,我全要了。”

    木匣子不算啥稀罕玩意儿。

    但这匣子是孟八九最后留给宁十的念想了。

    宁十很清楚自己短时间内根本去不了魔山,想姑姑的时候看看木匣子,也算是睹物思人了。

    签字画押,一手交钱,一手过户。

    返回永欢坊的时候,宁十背了一个木匣子,春夜跟叶青鸟撅着嘴,陈余生在旁边劝着。一千两银子,本来是买宅子用的,现在却买了个死过人的破客栈,手头只剩下二百两,怎么可能不生气。

    叶青鸟越想越来气。

    然后,让她来气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黄昏中返回永欢坊,本来想着能喝一口馄饨汤,暖暖胃,可到了原本摊子的位置,却只看到一片狼藉,林竖横、鹿严跟夏平凡全都不见个人影。

    叶青鸟刚要爆粗口,陈余生赶紧去旁边问了问:“人被官府的衙役带走了。”

    叶青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卖个馄饨衙门也管?是破坏洛阳治安了,还是扰乱百姓生活了?欺负咱们是外乡人吗!不行,走,找他们去理论理论!”

    宁十盯着地上的狼藉,仔细看了看,甚至还捏起一块木头瞧了瞧,木头刚放到手心里就碎了:“青鸟,消停会儿,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再说不迟,先去衙门问问情况。”

    京兆府距离永欢坊隔着七条街。

    宁十领着叶青鸟、陈余生还有春夜,一路走过去,天已经快要黑了。

    刚好有衙役从府内出来,宁十不敢让叶青鸟上去问,只好自己过去,一番攀谈,甚至塞给对方一点碎银子,这才得到确切的消息。

    人,确实就在京兆府里面。

    抓过来的原由是打架斗殴,破坏了名例律,律法规定:“相争为斗,相击为殴,见血为伤。用拳脚打人,不管是否致伤,笞四十。用拳脚将人打伤,或者以物打人而未伤,杖六十。用器物将人打伤或拔掉他人方寸以上头发,杖八十。致耳鼻出血或吐血,加二等。”

    按照那名衙役的说法:“林竖横三个人跟人斗殴,动了拳脚,动了武器,也将对方一个人鼻梁打出了血,三个人全部杖八十,加二等。”

    若想提前离开,缴纳一百两的保释金就可以将人领走。

    叶青鸟一听就更来气了:“鹿严只是鹿家寨没见过世面的少年,夏平凡虽然有个厉害师父,可是年纪小不懂事,你林竖横好歹也做过地火风雷阁的大师兄吧,现在又是硕果仅存的阁主,你丫就这样还想着复兴宗门?狗屁!一天不见就上房揭瓦!亏了大家还以为你没从伤心中走出来,什么事情都让着你,我看是白年长那两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