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零九章 人间处处是陷阱

    因为多花了银子,所以叶青鸟很生气。

    陈余生也在旁边符合:“确实不像话,林竖横是修行者,殴打普通人,肯定给人打坏了,就算是遇上个地痞流氓,好好说话不行吗,至于连馄饨摊都给拆掉?”

    只有春夜没落井下石,拽拽宁十:“好像不止一个修行者,我能闻到最少三个以上。”

    宁十点点头,他检查过被打烂的馄饨摊,如果是林竖横欺负地痞恶霸,绝对不会将摊子拆成那副模样,连木头中都是剑气。要知道,林竖横就算功法再九流,孕穴开的再少,那也是二境的剑修呢:“先救人,把人保出来再说。”

    说是一百两,其实比一百两要多出一些碎银子。

    京兆府这么大,天又快黑了,没个熟人领着,你连办手续的门都找不到。

    继续贿赂那名衙役,缴纳保释金,签字办好手续,又等了半炷香的功夫,宁十才见到三位少年。

    第一眼看上去,就连叶青鸟都有些发愣。

    按道理,林竖横的修为是最高的,可是短短半日不见,整个人的脸色都成了雪白,嘴唇干裂,脸颊上带着好几道伤口,身上也是脏兮兮的,走路一瘸一拐,后背的棉衣也被打开裂了。

    夏平凡跟鹿严相对要好一些,可浑身上下也是破烂不堪,后背也能看到杖刑的痕迹,夏平凡的脸蛋上还肿起一个老大的巴掌印儿,鹿严的指甲坏了仨,一看就知道是让人给踩的。

    叶青鸟脱口而出:“你们到底是打人了,还是被打了?这,这也太……”

    叶青鸟话没有说完,一旁送犯的衙役就不耐烦的催促道:“这里是京兆府,不要大喊大叫,没规矩,保了人就赶紧走,还想着挨板子吗?瞧瞧你们的模样,一看就是缺少管教,现在的少年郎啊,就是欠收拾。以后老实点,眼睛放亮了,做什么事情都掂量掂量,这里是神都洛阳城,不是你们乡下的狗窝。”

    鹿严满脸通红。

    夏平凡低着头不说话。

    林竖横更是脖颈的青筋突突的往外冒。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三个少年根本不是欺负了人,肯定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还是那种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的委屈。

    可这里确实是京兆府,皇城根下的衙门,别说是林竖横这种九流宗门的落魄阁主,就算是一流的宗门弟子都不敢真的惹事儿,朝廷有的是法子治你。

    别以为衙门里只有一些会粗浅功夫的衙役,那只是明面上的,哪一年各宗各门不往朝廷里输送一大批优秀弟子?

    修行宗门占的是国家的土地,吃的是国家的资源,做的又是各种灰色的买卖,当真以为能超脱俗世?

    又不是真正的仙人!

    暮色苍茫。

    夕阳照在京兆府衙前的甬道上。

    宁十背着鹿严,叶青鸟背着夏平凡,陈余生扶着林竖横,春夜跟在宁十身边抱着孟八九留下的木匣子。陈余生很胖,但个子不高,林竖横身材消瘦,但是比陈余生高了半个头,刚好可以把胳膊搂在他的脖子后面。

    三个少年的屁股都被打开了花,就算是林竖横都有些吃不消,而且他伤的不仅是皮肉,就连心神灵海都受了极大震荡。

    伤,疼在身上,可委屈却疼在心里,林竖横一瘸一拐的走,第一次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

    “你们走了之后,我们三个本来就是安安生生的卖馄饨,不惹事,不生非,谁能想到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整条街不见收摊位费,单单找到我们头上,若是要的少,给了也就给了,可他们却狮子大开口,要拿走咱一半的营收,怎么可能给他们。”

    “原本还想着讲讲道理,谁知对方直接就动了手。咱是修行者,心里想着不能下太重的手,对付地痞流氓教训教训也就算了,谁成想,十几个人,只有叫嚣最厉害的三个人是地痞,其他人全都是货真价实的高手,最弱的一个都是穿甲境,粗略估计,二境的有五个。”

    “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三个被狠狠揍了一顿,馄饨摊给砸了,铜钱也给全部抢走了。本来以为杀人不过头点地,权当是个教训,可对方恶人先告状,打了人还报了官。”

    “衙役们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把我们带到了京兆府,定的罪名是斗殴,我们将对方打伤,杖八十。我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被杖刑,可这罪名安在我们头上,实在是委屈,我们招谁惹谁了?分明就是欺负人……”

    一路走回永欢坊,坊间已经闭市,大伙儿都收了摊。地上的一片狼藉没人敢收拾,都怕惹火上身吃官司。

    白天那番打斗,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不好惹,个顶个的狠角色。

    宁十将鹿严放到地上,拿起一把破扫帚就扫了起来,地方是自己占的地方,不能让旁人看了笑话。既然京兆府没给出公正的判决,那对方就是跟官府有勾结,留着证据也没用,不如打扫干净。

    体面一些。

    叶青鸟越看越生气:“不能就这么算了。”

    宁十扫干净地面抬起头问:“你知道是谁做的?”

    叶青鸟冷哼一声:“肯定有人知道。”

    宁十:“我们才来多长时间,人家凭什么告诉咱们?不怕惹祸上身?”

    叶青鸟:“总有仗义执言的好人。”

    宁十指指地上的垃圾:“有那样的人,当时就出手阻拦了,对这个俗世别太天真。”

    陈余生换了个胳膊扶林竖横:“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些人也好意思?”

    宁十:“人家可能想着,说不定以后就见不着咱们了,还有什么低头抬头的机会。”

    陈余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还不如蜀山纯洁。”

    翻了个白眼。

    宁十转头问林竖横:“看清楚对方的样貌了?”

    林竖横点点头:“看是看清了,但没见过,不知道是谁。”

    宁十没再多问:“我买了个客栈,咱们先回客栈,馄饨摊停一停,从长计议。”

    原本和和气气的神都,这才几天,就给少年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人间处处是陷阱,这年头,好人太少,坏人太多,做事情要多长个心眼。你不惹事,不一定别人就不惹你,这,就是江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