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练气阶(1/5)

    第一次修炼结束,古道白并没有那种,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可以打死一头牛的错觉。

    有的,只有虚弱,疲倦,还有苍白。

    感觉是整个身体被掏空,这是血气消耗太大的缘故,估计这一次是蒸发掉了一半的血液吧。

    这一次没有控制好,下一次完成两个循环就可以了,过犹不及啊。

    拖着无力的身体回到小屋,龙须老人随后赶到,他的手里还抓着一把草,泥土都没有甩干净。

    “给你的。”

    古道白有点纳闷,给自己一把草,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灵草?”

    闻了一下味道,这草有一种清香,闻起来味道很不错,就连空虚的身体,也多了一点力气。

    “没错,这最低等的灵草,当然药效并不强,不过给你吃已经足够了。看看你都虚成什么样子,只是练了三下而已就撑不住了,不知道还以为你练的,就是三脚猫功夫呢。”

    眼皮抬了一下,古道白欲言又止,没办法,身体真的是太虚了,想争辩都没力气啊。

    “生吃啊?”

    “不然呢,你还指望我给炼成丹药。”

    “我觉得可以炒着吃。”

    “这东西的药效本来就不强,大火炒一遍,那就真的没了。”

    得,吃就吃吧,就当体验一下食草动物的生活。

    古道白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拿着这灵草清洗几遍。

    “哦对了!”龙须老人似乎想起什么,“草根剁下来留着,你在附近找个地方种起来,下次修炼自己备着,免得我再去给你找。”

    古道白“……”

    还要我循环再利用,真我当牲口养啊。

    唉,我忍,还能说什么呢。

    抓了一把塞进嘴里,古道白狠狠的咀嚼着,就好像是在啃龙须老人一样。

    咬了两口,一股极其刺激的气味,在口腔爆发开来,直冲鼻孔、喉咙和脑门。

    很难吃,没想到闻起来,气味是清香的灵草,其汁液居然是如此重口。

    呛得脑门青筋暴起,这一次眼泪真的不争气的流下来,没想到吃草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虽然难吃,但效果还是有的,吃下之后身体就恢复了几分力气。

    看着手上还剩下三分之二左右的灵草,古道白犹豫了好一会儿。

    不想吃,但又不得不吃。

    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卡比自己主动跳了出来,对着灵草一阵吸,咕咚一声便咽下去了。

    很神奇的是,卡比吃下去之后,古道白顿时感觉,自己的胃部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流动,填补自己所消耗的气血,效果十分不错。

    这是药力在发挥了,这三分之二的药力,居然比自己吃下去的三分之一,要强大了好几倍。

    这个时候,古道白似乎明白了,卡比不仅仅可是将食物,转化成为气,反哺到给他这个主人。

    同时的,它还可以吞食珍贵的草药,或许丹药也包含在内,减少药效的浪费,将药力最大限度的输送给古道白。

    普通食物,只是为了满足生命所需的基础能量,能够提炼出一些气,这已经很不错了。

    可珍贵的药草,都是长年累月,吸收天地灵气滋养自身,其中包含的能量,可不是五谷杂粮能够相提并论的。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古道白可以无限制的嗑药。

    丹药可以快速提升一个人的实力境界,就好像是在游戏里氪金一样,用金钱换取高等级。

    但是药三分毒,长期服用丹药的话,丹毒就会在身体里积累,这些丹毒不仅会阻碍药效的发挥,让身体难以吸收药力不说,一旦爆发的话,那就难逃一死。

    所以药这种东西,不能乱吃,也不可以多吃。

    当然了,无限制嗑药什么的,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古道白能够做的,也只是让卡比多吃一点草而已。

    行吧,先把草根给种了再说。

    秋去冬来,一转眼就过去了三个月。

    在这三个月里面,古道白只有两次尝试修炼龙息功,而更多的时候,则是修炼波纹气功。

    他在改良自己的波纹气功,将龙息功融入其中,取其精华融入其中。

    至于糟粕嘛,效果太强,身体承受不住算不算。

    当然算,不适合自己,用不上的东西,都是糟粕。

    先剔除放到一边,等以后能用得上再说。

    龙息功的效果很强,可对于古道白而言,太过于霸道凶猛而快速,相比之下,还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波纹气功,比较适合自己。

    就好像春雨细无声,温和而缓慢。

    对于古道白的选择,龙须老人表示很肯定,功法是死的,而是人活的。

    将功法创造出来的那个人,会让功法百分百契合自己,可他的功法,却无法百分百契合别人。

    不适合就得做出改变,那些名震一方的强者,虽然有不少人跟他修炼的是同一种功法,但却没有他强,就是因为强者懂得变通,让不适合自己的功法,变得适合自己。

    在这一点上,古道白已经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而他的波纹气功,在经过了几十次的打补丁,也更新升级了好几代,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缺点了。

    呼!

    一声吐息,隐约有一种野兽低吼的感觉,但很稚嫩,并没有太大的威慑力。

    波纹,在中丹田缓缓扩散,扩散到了全身。

    整个过程很缓慢,一个呼吸就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一个循环完成。

    缓缓收功之后,古道白的身上,浮现出一股特殊的气息。

    练气阶,他踏入到了这个层次。

    从穿越过来至今,十个月,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自创功法,踏入练气阶,整个过程虽然很缓慢,但却是一步一个脚印,稳稳的朝前,向上攀爬。

    慢也能成事,慢工出细活,这就是古道白的真实写照。

    看到古道白终于踏入练气阶,龙须老人欣慰的点点头,与其同时的也在思考。

    就只剩下一半的时间,自己要不要再收个徒弟呢!

    这一把老骨头,还能再坚持个几十年吧,可以调教一个关门弟子出来,虽然古道白的身子骨差了些,但舍了这张老脸,去给他求点药改善一下,那他将来肯定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