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氦钵乙钛,死侍与审判者

    江佐脑袋嗡的一声,在原地愣了一秒。

    等他反应过来,拔腿就往小巷出口跑去。

    墙边的人是死是活,江佐哪有心思去管。

    本来一个人走夜路就心慌,再遇到这种事,江佐的第一反应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一时间,江佐脑海里想的全是什么凶杀,抛尸之类的字眼。

    一想到凶手可能还没离开,江佐脚下生风,跑出了二十多年来最快的速度。

    刚跑到小巷尽头,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了一连串尖叫。

    江佐惊疑的往街道上看去。

    只见一头猩红的血影正在街道上杀戮,血影的速度比正常人要快,所过之处,几名跑的慢的行人倒在了血泊中。

    在看见血影的那一刻,江佐再次愣住了,站在原地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死......死侍......”

    江佐一眼就认出了街道上的血影,他曾在电视上见过!

    那是血死病出现两个多月后,帝国的疾控中心给市民做的科普节目。

    当时,一个戴着眼镜的病毒专家拿出了一张血影的照片,首次公布了血死病以及感染进程:

    感染血死病的病人会在一个月左右死亡,死亡的具体时间是感染后29天到35天之间。

    血死病人的尸体会在死亡两小时后发生异变,变异成类似丧尸的怪物。

    官方将这种怪物称之为死侍。

    死后异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死侍这种生物,有着变态的能力——身体气雾化!

    那个病毒专家放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一头刚变异的1级死侍正在白色的实验室里撕咬一只兔子。

    两名手持黑色步枪,戴着黑铁面具的军人走到实验室外,在准备好的武器台上架好了一台机枪。

    帝国的电视台永远都是这么简单粗暴,上来就是干,血腥的场面甚至都不打马赛克。

    这和皇室有很大关系,皇室的几位头号人物都是从军队中杀出来的狠人,毫不避讳在电视上广播各种粗暴的画面。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江佐还有点不习惯,多看了几次,江佐也就习以为常了。

    画面中,一名军人握住机枪枪把,另一名军人抬着弹链,大口径的机枪枪口对准了正在撕咬兔子的死侍。

    机枪开火,镜头拉近,高速的黄铜子弹如暴风般席卷向死侍。

    在子弹即将触碰到死侍的一瞬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死侍的身体突然变成了一团气雾,纷飞的子弹穿过血色人形气雾,将后面的实验室墙壁射成了马蜂窝。

    在弹雨结束后,死侍的身体快速凝结,重新变成了猩红的实体。

    接下来,两名军人又用了各种方法,包括弓箭,手榴弹,燃烧瓶,甚至自爆机器人,试图杀死死侍。

    结果,每当伤害物要击中死侍时,死侍对应的部位甚至全身都会气化为烟雾,一旦伤害结束,烟雾会在一秒内重新凝聚为实体。

    一通实验下来,圆形的实验场地斑驳破碎,死侍却还毫发无损。

    最后,两个士兵上去和死侍肉搏,士兵的拳头打在死侍胳膊上,死侍的胳膊都会立刻气化。

    反倒是两个士兵被死侍一拳一个,打飞了出去。

    那时候,电视机前包括江佐在内的人,都被吓得脸色大变。

    人类所引以为豪的科技武力根本无法伤害到死侍,这岂不意味死侍完全是无敌的!

    电视里的病毒专家示意大家不用紧张,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小盒子里是一块拇指大小的黑色果冻状金属。

    “这是氦钵乙钛。”病毒专家介绍道:

    “大家不用担心,死侍并不是无法被杀死的。我们在血死病病人的尸体,和被杀死的死侍尸体中发现了这些微量金属,这些金属可以伤害到死侍。”

    病毒专家简短的说了一句,视频继续:

    视频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同样戴着黑铁面具,左手拿着一把半个手臂长的军刺,右手提着一个涂装迷彩的小水桶。

    军官掏出了小半个指甲大的氦钵乙钛,将氦钵乙钛放进水桶的水中。

    透明的蒸馏水在和氦钵乙钛接触的一瞬间,变成了闪着黑紫光点的闪光液体,氦钵乙钛很快融入了蒸馏水中。

    军官将军刺插进水桶中,那些黑紫色的闪光点逐渐附着在军刺上,水桶里的水慢慢恢复原状。

    直到水桶里的水褪色成蒸馏水,军官拔出军刺。

    此刻,军刺的表面均匀覆盖了一层薄的几乎看不见的氦钵乙钛。

    军官提着军刺走到遍布弹坑的实验场地,他大喝一声,直直的将军刺刺入了死侍脑袋。

    在和涂有氦钵乙钛的军刺接触的瞬间,死侍的气雾化能力明显被抑制了,它的脑袋没有再气化为烟雾,而是直接被军刺贯穿,杀死在实验室中。

    视频至此戛然而止,病毒专家解释道:

    “涂有氦钵乙钛的物体可以抑制死侍气化,从而杀死死侍。

    人体也可被氦钵乙钛淬炼,淬炼后的人被称为帝国的审判者,他们可以凭借肉身对死侍造成有效伤害。

    请广大市民放心,血死病的感染率不到百万分之一,死侍出现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帝国有足够的审判者可以保护大家的安全。

    这次的节目是想让大家认识到血死病的危害,请市民们积极配合疾控中心的工作,一旦发现周围有感染者出现,请及时将感染者名单上报至疾控中心。

    我们会密切关注病人,在病人感染后的二十五天,将病人带走隔离,进行人道主义关怀,避免造成大面积的伤亡情况。”

    帝国并没有隐瞒血死病和死侍,因为这种病的感染根本就没有规律可言,而且感染几率极小,不会动摇皇室的统治,因此没有隐瞒的必要。

    直接公布给市民,比被市民察觉造成恐慌要好。

    江佐也正是通过这次的电视节目才了解到血死病,审判者,氦钵乙钛,死侍这些名词的。

    那时候,这些名词和他相距甚远,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的吃瓜群众,根本没太在意。

    百万分之一的感染几率,什么概念?

    意味着一个大城市可能只有一个,或者根本就没有血死病感染者!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感染到血死病,并且亲眼见到死侍出现在街头!

    这已经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