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病毒专家诚不欺我

    在江佐懵逼的时候,小巷的另一头,一前一后停了辆黑色密闭救护车,和一辆迷彩军用吉普。

    吉普车上先是下来了两个戴着黑铁面具,手持霰弹枪的职业军人,接着下来了一个赤手空拳,穿着黑色执行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名叫罗成弘,是南洋市仅有的几位审判者之一。

    作为一个3级审判者,罗成弘隶属于防疫部门,是南洋市疾控中心执行小组的组长之一。

    他负责在血死病人感染29天之前,将病人强制带走,送到疾控中心进行临终关怀。

    前面的救护车车门打开,两个戴着口罩的疾控人员扛着折叠担架,走到罗成弘身边,听候指令。

    罗成弘当着两名医生和士兵的面,掏出一张类似逮捕令的文件,读道:

    “病人,63岁,女性,半身瘫痪,和其丈夫一起居住。

    住所:望江公寓3幢401室。

    距血死病感染已有28天12小时。

    奉南洋市疾控中心指令,经帝国防疫部门批准,立刻将病人强制带走,进行临终关怀。如有抗法,就地枪决!”

    有关病人的身份信息,一般情况下,疾控中心都会进行保密,对外解释是保护病人的隐私权。

    因此,南洋市整个城市,有多少血死病人,血死病传播情况究竟如何,除了疾控中心几个高层外,没人知道。

    就连奉命带走病人的军人和医生,都只有在即将进行任务时,才会被告知病人的具体信息。

    宣读完“逮捕令”后,罗成弘隐隐间听到几条街外,似乎有尖叫和哭泣声,他皱了皱眉头,没太在意。

    他的任务是带走即将异变的病人,治安管理什么的,不是他该管的。

    两名军人一前一后开路,罗成弘和医生走在中间。

    几人从小巷的栅栏处进入公寓,经过老旧的水泥楼梯,来到401室。

    前一位军人敲门,连敲了几次,门内都没反应。

    罗成弘和军人对视一眼,罗成弘微微点头,几人后退,军人子弹上膛,霰弹枪口对准铁门的门锁。

    霰弹枪是真枪,里面的子弹也是真的,没有空包弹,上了膛就是真子弹。

    “呯!”

    硝烟散去,门锁掉落,军人一脚踹开铁门,后面的罗成弘带人进去。

    狭小的公寓内,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客厅的沙发上,仰面躺着一个男性老人的尸体,胸口处,大片的鲜血还未凝固。

    罗成弘眉头微皱,心中涌上一丝不祥:“搜查!立刻找到病人!”

    两名军人各自踹开一间卧室的房门,其中一个军人吼道:“有情况!”

    罗成弘三两步跑到卧室,只见卧室的墙壁裂开了一个人形坑洞,坑洞周围沾着零碎的鲜血。

    见状,罗成弘脸色猛地一变。

    病人的配偶被杀,病人撞破墙壁逃窜......

    这根本不是一个瘫痪的老奶奶能做到的。

    唯一的解释是——

    病人提前异变了!

    “又一例提前异变么......这个月第二例了......”

    罗成弘深吸一口气。

    过去的近一年里,所有的血死病人异变都是在29天之后发生的,没有例外。

    29天到35天之间死亡,死亡后两小时发生变异,这是血死病的铁律!所以,防疫部门才会将带走病人的时间定在28天到29天之间。

    然而,这个月的月初,这一铁律似乎被打破了。

    月初,南洋市出现了一例提前八小时,而且没有死亡,直接发生变异的病例。

    好在当时病人正关在押送车里,直接由押送的审判者击杀了,没有造成什么伤亡。

    可是,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征兆......

    如今,南洋市第二例提前异变的病例出现了......

    罗成弘顾不得想太多,他立刻从窗台跳了下去,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异变的病人,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死侍了。

    罗成弘从四楼跳了下去,下面是江佐刚才走过的小巷。

    其中一个军人带着两个医生封锁现场,另一个军人则从楼梯下去。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比审判者差多了,从四楼跳下去,不重伤也要摔成骨折。

    罗成弘一脸阴霾的查看小巷墙角的尸体,很显然,死侍跳下来后,袭击了一个路过的行人。

    小巷外街道上的尖叫声愈发清晰,罗成弘已经能猜到了,那是死侍在街道上袭击行人。

    “罗队长。”下楼梯的军人小跑着赶了过来。

    “守着这具尸体。”

    罗成弘命令军人看守现场,独自一人去截杀死侍。

    事实上,即使全副武装的军人,也没办法伤到死侍。

    军人佩戴的霰弹枪更多的是防止人群暴乱,针对的是那种病人家属抗拒执法的情况。

    真正对付死侍的,只有审判者!

    罗成弘面色冷峻,眼神之中,杀气四溢。

    随着他一步步前进,全身的骨骼发出清脆的爆响,身体表面,黑紫色的光辉一闪而逝。

    此刻,街道上,江佐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他才愣了几秒钟的功夫,街上的行人就跑的差不多了,那头佝偻着的血影没了目标,居然对着自己这边杀了过来。

    江佐一句下意识的“fk”还没说出口,死侍就摇摇晃晃的到了自己前方。

    跑啊!

    江佐扭头就跑!

    眼见着死侍将目标放在自己身上,江佐脑门上都是汗珠,他随手抄起绿化带上的一块砖头,对着身后的死侍扔了过去。

    死侍的样子不太聪明,只是凭借着本能在杀戮。

    从死侍的体型来看,对方好像还是个老年人,攻击力并不太高,刚才为了杀一个人,死侍抱着人家的脖子啃了一会儿才杀死他。

    这么看来,如果能打到死侍,江佐觉得自己都能干掉对方。

    江佐的手头还是蛮准的,砖头沿着抛物线砸向死侍,眼见着就要将死侍爆头。

    可是,在砖头即将砸中死侍头部时,死侍的面孔瞬间扭曲气雾化。

    砖头穿过死侍头顶的雾气,砸到了死侍身后的人行道上。

    死侍的头颅不到一秒钟再次实体化了,对着要吓尿了江佐露出嗜血的笑容。

    见此情形,江佐脸都要绿了。

    病毒专家诚不欺我,这些东西根本就打不到死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