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隐瞒的信息

    江佐气喘吁吁的跑出了两条街,再回头看时,死侍早已不见了踪影。

    街上仅有的几个行人正在朝着江佐跑来的方向低声交谈,不知道几条街外发生了什么,颇有种想去凑热闹的神情。

    “终于甩掉了。”

    江佐暂时松了口气,略微放松下来后,腹部的饥饿感愈发明显,明明晚上才吃过的晚饭,他却有种几天没吃东西的感觉。

    不敢在街上逗留,江佐小跑着回到出租屋。

    打开门,小萝莉正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江佐的山寨平板,两条白瓷般的小腿在半空晃悠,咬着手指,好像在看着什么动画片。

    江佐没管她,打开冰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饿,满脑子里想的只有进食。

    冰箱的保鲜层放的有一堆袋装的牛奶,那是江佐以前在工厂上班时买的,早上当早点,晚上回来了当夜宵。

    一袋牛奶也才两块多钱,比点外卖当夜宵要划算的多。

    帝国的外卖业还没发展开,单是配送费就抵得上七八袋牛奶,不是江佐这种阶层能消费得起的。

    江佐撕开袋子,对着嘴里“咕咚咚”两下就干完了。

    扔了空袋子,江佐又开了一袋......

    两分钟不到,江佐干掉了四袋牛奶,冰箱里的牛奶被他干掉了三分之一。

    稍微缓解了点饥饿感,江佐长舒了一口气,这时,江佐忽然感到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江佐扭头看去,只见坐在沙发上的小萝莉不知何时放下了平板,正愣愣的看着自己。

    准确点来说,是看着冰箱里越来越少的牛奶。

    眼见着小萝莉表情逐渐僵硬,眼神中泛起泪光,江佐猛然间想起来,这只小萝莉好像挺喜欢喝牛奶的,晚上吃饭的时候她都没出去,叼了两袋牛奶就回沙发上玩平板了。

    自己这算......横刀夺爱?

    江佐干笑一声,挠了挠后脑勺,顺手关上冰箱的门:“嘿嘿,别生气,我明天给你补回来。”

    他怕再喝下去,小萝莉会直接哭出来,用小拳头捶他胸口。

    牛奶喝的差不多了,江佐去屋里搬了箱泡面,放在桌子边,又去厨房里烧了两壶热水。

    腹部的饥饿感太折磨人了,江佐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这种饥饿感好像是在他提取氦钵乙钛后开始出现的。

    难道自己要一直吃下去?

    会不会被活活撑死?

    想到有这个可能,江佐停下了泡面的动作,饥饿感是有的,但还没到不能忍受的地步,相比之下,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舒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饿吗?”

    江佐对着沙发上的小萝莉喊道。

    小萝莉之前告诉过江佐自己叫舒冉,也不知道是她的一个代号还是真实名字。

    小萝莉摇了摇头,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从沙发上跳起来,盯着江佐问道:

    “你提取了氦钵乙钛?”

    “嗯。”江佐没有隐瞒。

    “你没事提取那个做什么?你不会拿去卖钱了吧?”小萝莉瞪大了眼睛。

    江佐翻了个白眼,我是这么喜欢钱的人吗?

    好吧,是。

    江佐喜欢钱没错,可他不蠢,他一个工人拿氦钵乙钛这种战略资源卖钱,这是生怕皇室注意不到自己吧。

    江佐将街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电视上那个病毒专家对血死病和死侍的介绍,他也说给了舒冉听。

    舒冉知道的显然比江佐多得多,听到死侍气雾化时,舒冉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似乎这对她来说,是最基本的常识。

    但是,当听到死侍开始在街上袭杀路人时,舒冉的眼神中,很罕见的闪过一丝凝重。

    “我当时也是没办法了,才把氦钵乙钛提取出来的,你说我这么饿,不会被活活撑死吧?”江佐担忧的问道。

    “这很正常,一颗病毒的黑晶连一纳克都不到,却能转化一微克的氦钵乙钛,这其中质量差自然需要你的身体来弥补。

    所以你需要吃大量的东西,提取食物中的精华,弥补提取氦钵乙钛对身体造成的损失。”

    “哦,那就好。”江佐放心了,只要不是什么坏事就好,这点食物的钱他还是能出的起的。

    干完了半箱泡面,江佐逐渐有了饱腹感,他停下进食,揉了揉肚子。

    舒冉也从沙发上跳下来了,光着小脚跑到江佐身边,盯着江佐的右手看。

    江佐的右手上,氦钵乙钛的光点逐渐散去,手掌上强大的力道也渐渐消散,江佐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正在恢复正常。

    江佐半躺在椅子上,开始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自己的血死病,今晚死侍袭人的事件,让江佐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

    皇室说的百万分之一的发病率是真的吗?

    还是说,当时是百万分之一的发病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死病的发病率逐渐增多了?

    仔细想想很有这个可能,南洋市才几十万人口,明面上却有十个审判者。

    江佐隐隐间听过传闻,审判者的培养是需要消耗氦钵乙钛的,而氦钵乙钛只能从血死病人和死侍的尸体中提取。

    单从供求关系来看,若真是百万分之一的发病率,南洋市本土的病变死侍,能提供的了培养十个审判者所需的氦钵乙钛吗?

    能培养十个审判者,需要的氦钵乙钛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难道说血死病的发病率已经升到很高了?

    那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察觉呢?

    江佐眉头皱起,他越发的感觉皇室隐瞒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江佐整合他所知道的每一条信息,开始在脑海中推测:

    “血死病的发病率超出皇室预估,皇室为了避免恐慌,隐瞒真实信息,在舆论中故意淡化血死病的存在感?”

    回想皇室有关血死病的报道,江佐记得只有唯一的一次,就是那次病毒专家做的科普。

    从那次病毒专家科普后,电视上再也没出现过有关血死病和死侍的报道,官方也从没公布过死侍袭人的事件。

    所有普通人,包括江佐在内,都知道血死病,但也仅仅局限在知道概念上。

    因为大家平时里根本接触不到血死病,有没有相关的报道和信息,潜意识里,都觉得血死病距离自己太远了,甚至有些人都忘了帝国还有血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