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三章 队友伤害

    此刻,出生点内,一千多名老玩家集结完毕。

    在这一千多人中,有三百玩家是远程射手。

    “兄弟们,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按计划行事。此战,必胜!”安权涛在队伍的最前方喊道。

    “必胜!”

    “必胜!”

    热情高涨的玩家们纷纷响应,大军浩浩荡荡的从出生点出发。

    出生点外的荒原上,撕裂者大军也列开了阵势。

    当看到细胞的数量还是一千多的时候,统领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群细胞的数量没变,按照前两次大战的战损比,自己这边打赢绰绰有余。

    希望这是这群细胞最后一次复活了。

    玩家大军浩浩荡荡的前进,最终在撕裂者阵地前一百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撕裂者们列开阵势,统领已经做好了被冲击的准备。

    根据前两次的经验,这群细胞都是从出生点出来就直接冲锋。

    据统领所知,这群细胞唯一会用的战术就是往前莽,拼了命了往病毒阵地冲,直到全军覆没。

    可是,这次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继续往前莽了啊?混蛋!

    以这么诡异的方式停在自己面前,这是智力有问题,还是想搞什么幺蛾子?

    统领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安权涛在语音频道喊道:“准备!”

    话音落下,玩家阵列的后方,三百远程射手的【致命一击】准备就绪。

    远程射手所使用的“箭”并不是源细胞那种圆球型的喷射蛋白。

    圆球型的喷射蛋白在水中的阻力很大,射程很近,而且穿透力也不够,作为源细胞这种近战细胞的辅助工具还行,但专门用来远程射击就远远不够了。

    他们所用的是从专用商城中购买的“致命一击·白羽箭”,专门用来释放【致命一击】技能。

    “致命一击·白羽箭”的名字是江佐取的,他没用字母和数字命名,而是用这种通俗易懂的方式,偏向于网游化,看到名字就知道是干什么的。

    如果用什么k122,a13之类的编码来标记武器名称,玩家还得花时间去记一大串的编码。玩家是来玩游戏的,又不是来记武器名字的。

    这种“白羽箭”是由白色蛋白质构成,外形类似于缩小版的箭,但没有箭羽,虽然稳定性差了点,但能最大限度的减小在水中的阻力。

    同时,尖锥型的箭头也能大大增加穿透力。若是射中了病毒的薄弱点,甚至能一击将病毒击穿。

    退一步来说,即使病毒的外壳挡住了箭头,箭头上的巨大动能也能转化成冲击波,损伤病毒的内部结构。

    好用是肯定好用的。不过,这玩意的价格也比喷射蛋白高了十倍,一发就得100黑晶。

    远程射手队列中,“白羽箭”被囊泡包裹在了细胞内,在囊泡周围,聚集了细胞三分之一的线粒体。线粒体是产生能量的细胞器,此刻,细胞三分之一的能量都在为【致命一击】蓄势。

    “射!”

    三百远程射手在同一时刻,将体内的白羽箭喷射而出。

    箭如飞蝗,几百道白色的蛋白质飞向对面的病毒阵营。

    “噗嗤!”

    “噗嗤”

    箭雨还没到达病毒阵营,玩家这边却传来几声细胞膜被捅破的噗嗤声,浑浊的细胞质基质从伤口内喷涌而出。

    “啊!”

    “卧槽,怎么还带队友伤害!”

    “哪个狗日的背后阴我?”

    “你们弓箭手射准点啊,草!我被射漏了。”

    “我丫的被射了三箭,你们谁对我有意见明说啊,都合起伙来从背后射我?”

    十几个被误伤的玩家在喷了一阵后,纷纷瘪了下去,沉入了水底。

    玩家阵营中弥漫起一股尴尬的气氛。

    远程射手都是第一次玩新职业,还没经过训练,第一次射偏属于正常现象。

    对于误伤队友的现象,远程射手都装作没有看见。第一次射箭找不到感觉,基本都是自己都不知道射到哪的那种,谁也不知道射中队友的箭是不是自己放的。

    离得远的玩家看到这一幕,除了为那十几个倒霉仔默哀,都忍住憋笑,不能再关键时刻笑出声破坏了气势。

    离得近的玩家则悄悄往旁边挪了挪,生怕下一轮齐射落在了自己头上。

    相比于玩家阵营的损失,撕裂者阵营遭受的打击尤为巨大。

    一万多撕裂者一字排开摆在那里,受击面积太大了,基本上所有飞出去的箭都射在了撕裂者的身上。

    远程射手的平均等级在11级左右,撕裂者大部分还都是10级。

    一级之差,再加上是【致命一击】加成,11级的箭头射中10级撕裂者,基本一箭穿一个,甚至还有一箭穿俩,一箭穿三的存在。

    顿时,撕裂者阵营乱成了一片,近距离的战争还没正式开始,自己这边就损失了快四百病毒!

    这还了得?

    这是什么新的攻击模式?

    “准备!普攻!”远程射手在【致命一击】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普通攻击。

    普通攻击没有要求齐射,而是自由射击,根据每个射手的能力自由选择射击的速度。

    虽然普通攻击的单发伤害没有【致命一击】强,但普攻的射速更快,能用数量弥补质量。

    刹那间,密集了几倍的箭羽再次从射手阵营射出。

    伴随着玩家阵营几声误伤后的惨叫,撕裂者阵营遭受了无法忍受的损失,减员将近1000.

    “给我冲!干掉他们!”统领大声吼道,它也在箭雨中被射中了几箭。它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再让细胞这么射下去,别说打赢了,自己都有可能栽在这里。

    “兄弟们!挡住野怪!给射手兄弟争取时间!”安权涛见识了远程射手的强大杀伤力后,他明白了,只要能为远程射手拖住足够的时间,多来几十次的齐射,撕裂者大军很快就会被覆灭。

    “杀!”

    “挡住野怪!”

    源细胞玩家从正面和撕裂者对抗在一起,为后方的射手争取时间。

    “抬高高度,尽量射击后方的病毒,减少队友误伤。”安权涛同时对着射手们命令道。

    (推荐本书,灵气复苏下的自走棋,同期的,也是悬疑。对灵气复苏,自走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